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30|回复: 2

有关扬州市江都区残疾人生存现状调查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8-1-16 18:37
  • 签到天数: 77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10-07 14: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已经步入老年化时代,党和政府非常重视这一问题,近两年全国各地陆续出现了很多养老机构。但是,残疾人的养老问题却相对滞后,未引起足够的重视,他们是弱者中的弱者,一般残疾人都没有什么收入,而重度残疾人日常生活中更是离不开他人。新疆有一位高位瘫痪男孩子父母都丢下他离世了,生活不便的他只好每天吃方便面充饥,长年累月没有洗澡;福州有一位脑瘫者,父母离世后找了一位保姆照料生活,但也没过几年就去世了。福建闽侯县的一位重残文学青年,父母离世后剩下他一人生活,无人照料的他臀部褥疮导致败血症多亏被人发现送医,捡回性命。还有的残疾人,由于生存困难,疾病缠身,失去了生活的信心,他们被迫选择了轻生。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很多,他们的生活、养老问题,更要引起我们的重视和关注。
    今天,我来说说我们扬州市江都区残疾人的生存现状。我们扬州市有28万残疾人,残疾人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由于残疾,给工作、生活带来诸多不便,许多残疾人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特别是重度残疾人,虽然政府发给生活补贴,可他们仍然生活艰辛困难重重。由于重残,精神上的痛苦暂且不说,肉体上的病痛让他们苦不堪言,有的不能自理每天吃饭靠人翻身靠人,生活琐事时刻离不开亲人的帮助,无法想象,一旦亲人离去,失去了依靠,他们如何生活?没有了贴心人的精心护理,没有人帮忙翻身,身上褥疮溃烂,短则月余,长则数月会病重撒手人寰。
    家住江都区砖桥农村的重残者魏启强快50岁,父母先后离去,由于生活不便,加之农村交通偏僻,早在几年前,尚年轻的他在江都城区靠近医院的地方租了廉价的车库落脚,因为靠街生活、就医方便些,生活靠政府残疾救助。仅有的残疾救助钱扣除租金所剩不多,每天粗茶淡饭应付,饥一顿饱一顿是常事。一年到头很少去浴室洗澡,平时只能擦擦澡。现在还未老,尚能自己照料自己,问及年老后的打算时,回答我的是一脸茫然。
    家住江都区昭关农村的王玉梅今年52岁,自从打工摔下瘫痪后,亲人弃她而去,一个人靠重残补助孤零零生活,每天坐轮椅做饭洗衣,买菜及生活用品靠十天半月来一次的亲友相助及好心邻居的关照。身体不好时只能躺床上靠干粮充饥,遇上头疼脑热的少有人知晓,没有人及时问寒问暖,当邻居突然几天看不到她人而上门探望时,可怜王玉梅已经几顿没有吃了,说话有气无力。
    家住江都区宜陵镇的周青46岁,高位瘫痪,腰背酸痛慢性肠炎臀部溃破,止痛药、消炎药常年不断。原本残疾的妻子芮桂香,双下肢发生病变,需要手术治疗,否则有瘫痪的可能,只是几十万的费用如同天文数字,后来南京鼓楼医院的教授尝试吃一种新药看效果,结果制止了病情的进一步发展,这是一种进口药需要不间断服用,每月花费千元却不能报销,他们夫妻残疾,没有什么收入,政府的那点残疾钱,如何能承受看病吃药的花销?!欲哭无泪。
    家住江都区吴桥镇的仇金飞30多岁,高位瘫痪同样生活不能自理,靠政府的残疾钱度日,原来整天躺床上打发时光,后来政府发了轮椅后,可以在家前屋后转转透透新鲜空气沐浴明媚阳光,母亲尚在,可以照料他的生活,只是,假如他的母亲百年后,谁来照料他的 生活呢?
    家住江都区麾村的余学宏50岁,也是重度残疾,多年前从脚手架上摔下来瘫痪了,妻子无法面对家庭的巨大变故离开了他,留下了孩子。余学宏生活非常困难,每月靠330元低保金生活。目前余学宏的身体非常的糟糕,全身多处溃破潮湿,膝盖、屁股全是褥疮,每天需要口服12颗消炎药,而外搽的褥疮药100克要300多元这些还无法报销,孩子上学需要大笔钱,加上家庭生活开支,区区330元如何生活?多亏有老妈妈,也苦了老妈妈,每天既要服侍重残的儿子,还要抽空去想方设法打短工挣钱贴补家庭开支。长年累月的超负荷,余学宏非常担心老母亲哪一天会倒下,不敢想象。
    家住江都区麾村的花惊吾40岁,自幼严重脑瘫,言语含糊吐字不清交流困难,吃饭要人帮助。虽能够行走,但迈步歪歪斜斜,所幸父母健在,在生活上可以相帮他,花惊吾自强自立克服困难尽量减少家人的麻烦,网络给他插上了飞翔的翅膀,朋友遍及全国各地,为了让残疾人突破闭塞的世界饱览扬州的美景,他和一些社会团体在志愿者的帮助下成功举办了5届烟花三月扬州文化交流会,来自全国各地的残疾人充分感受到了古城扬州的美景和志愿者们的大爱精神。只是,近年来花惊吾的身体愈来愈差,颈椎病折磨着他,以前能歪歪斜斜走路,现在无法独自行走,没有人在旁相扶随时有跌倒的可能。
    来自江都区宜陵镇的庞志伟30多岁,患有脆骨病是个娃娃身材的玻璃人,体质极差,没有生活来源靠重残补助生活,目前是父母照应着;来自邵伯镇的卢霞,今年35岁,双目失明一级残,并且是个脆骨病人不能走路生活靠父母照应;家住江都区昭关卫庄村的周琴今年60岁,高位截瘫离不开轮椅,老伴多年前去世,孤零零一个人,依靠政府低保生活;来自江都区吴桥镇的老袁60多岁,也是重度残疾。还有江都区锦西村的老徐罹患老年痴呆,是年岁已高的老伴勉强照应着;还有的人中风瘫痪,如果身边没有亲人,该如何生活?
    残疾人特别是重残人的现实生活所面临的困难让人难以想象,政府把部分残疾人安置到福利厂,但把重残者排除在外,虽然政府给他们低保金或者重残补贴,但这点资金仍然不够,重度残疾比一般残疾更重更困难,理应得到更多的照顾,但目前的政策却不是。还有残疾人将来的养老问题,他们年轻时尚需要他人的帮助,年龄大了更离不开别人。这就需要保姆。目前的市场上,一个保姆月工资少于2000元是没有人干的,加上自己的生活费,一年也要4万元,如果有养老机构接受他们保本也要1.5万元,这对于他们是天文数字。残疾人生活困难,重度残疾人生活更加困难。习主席提出了中国梦,如何实现中国梦?他们的生活问题和他们的养老问题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15 21:21
  • 签到天数: 107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0-07 18: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残疾人弱势群体更需要帮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10-07 21: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终于说出了实情,我的眼泪吧嗒吧嗒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8-12-16 08:47 , Processed in 0.16907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