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09|回复: 10

【原创首发】不朽的阳光(散文)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09-13 12: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朽的阳光

作者:查群芳

   自2010年开通网络,有那么几年我是“钉”在电脑桌前的。就算是严冬,温暖的阳光从大门外踏着轻柔的步子来探访我,慈爱地召唤我,恶寒的我拄着双拐望着她犹豫不决,放不下网店的生意。心想等一会,等一会就去晒晒太阳,可是等一会总是把阳光等得焦急了,退到了门外。小院里一地阳光暖如炭火,我却执拗地守在阴冷的堂屋继续等待旺旺清脆的叮咚声,等着接待来自五湖四海的买家。


   我家房屋坐北朝南,采光很好,总不忘记舅舅生前用洪亮的嗓音满足地说“坐北朝南的屋,有享不尽的福”。的确,在我们这,房屋坐北朝南比坐东朝西好。尤其冬天,清晨,门外的阳光穿堂而过,像铺了一条暖融融的阳光地毯,看着就心生暖意,心情舒畅。


   冬日寒意森森,原本幽静的山村被严寒裹得更加寂静,四处没有什么声响,偶尔有几声鸟叫。此时,人们最喜爱的就是阳光了。“今天又是个好晴天哪!”睡梦里,我很高兴听到母亲报喜似播报着当天的天气。“大旱三年,日头出来是个宝。”“天干百日无怨,雨落一日都愁。”这些也是母亲常挂在嘴边的话。母亲喜欢阳光,其中有一个原因,是她喜欢帮我收收晒晒,生怕我不暖和,担心我的关节病再受潮湿。


   一早,母亲起来后,就把我房间的窗帘卷得紧紧的,好让阳光多照射一些进来,清新空气多交换一些进来。母亲这一辈子不知侍弄过多少秧苗,就我这一株太过倔强,太过脆弱,最难侍弄,操碎了心。透过朦胧的白纱窗,阳光流泻进来,照射到我的床上,白色的纱帐上,灰色的水泥地上,父亲母亲结婚时置办的老式红漆衣橱上,是那样的安静,祥和。我倦懒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均匀地呼吸着青山送来的清新空气,等着日上三竿。因为病程长,身体虚弱,总爱头晕,睡眠时间要足够的长,第二天我才能把一天坚持“坐”下来,所以起的很晚,九十点才起来。等大姐帮我穿戴整齐洗漱完毕,坐到堂屋已将近十点十一点。那时,寒意已经把阳光地毯慢慢卷起,就快只剩一米。十分惭愧,我的早晨是从中午开始的,我的买卖也是从中午开张的。


   后来,妹妹送我智能手机,侄子装好无线网,用无线网接单,我得到了“解放”,母亲也可以少为我操点心了。用同学育芳的话说,那是“一机在手,说走就走”。那些年用电脑守店,一心趴在网上,有单没单地候着,一天十多个小时地耗着,有时还强忍大小便,生怕耽误了生意。哪怕高烧39度,虚弱的我如一片轻飘的云,风吹即倒的样子,还要坚持起来回复买家,处理好售前售后,生怕买家着急误会我,回头给网店带来更大的麻烦。


   母亲苦口婆心地劝我:“孩子,要做做歇歇!你那么瘦弱,晒晒太阳补补钙……”我总是听不进去。有时,我在电脑前鼻血长流,用棉花堵住鼻孔,鼻血止不住。母亲急了,命令我:“赶快歇!赶快歇!”我还是没有听话。那个曾经在土地上锻炼得无比强悍的女人,那个四十二岁就守寡,含辛茹苦把五个孩子抚养成人的女人大发雷霆,说要一锄头脑把我的电脑砸了。我一听要砸电脑,也非常生气,和母亲顶上了,忘记回了哪句刺伤母亲心的话。现在回想,自己都有些心疼自己,非怪母亲不心疼,不过又不禁发笑。就是这样,被禁锢多年一朝喷发的激情仿佛被阳光解冻的河流,澎湃着奔向春天。像大多数残友一样,无比狂热,也不知道爱惜自己,更不知道享受生活。残友们的处境大多和我一样朝不保夕未来茫然,所以都很拼。

    有了智能手机,不用心挂两头,享受阳光的时候就多了。特别寒冷的时候,我会晒一整天,追着太阳晒。一片金色的阳光抚照着花草树木房舍楼台,四周静谧而安详,静得似乎听得见阳光爱抚摩挲的声音,血液涌动的轻响,枯枝败叶似乎都又有了生命。我把渐渐老去的自己放在阳光里晒晒,特别高兴的是母亲有时也陪我一起晒。


   和母亲一起晒太阳让我心生甜蜜。父亲在我十岁去世,母亲顶着各种压力支持我们姐妹几个读书,我带病求学十三年,被大学录取后没能继续就读,退至家中,瘫痪在床。我瘫痪后,母亲衰老得特别快,虽然只有六十多岁,却积劳成疾,腰椎间盘脱出严重。她每天拄着手杖,腰间系一条勒得很紧的旧毛巾,外面再勒一道围裙,这样干活。父亲病逝后,我的病成了母亲的又一大磨难。日子过得艰难,幸而得到了很多人的关心和帮助,我们一起走过一个个坎坷,都尚且平安。

   母亲看着我,笑得灿烂,脸上的皱纹好似菊花开了。她年轻时一口好牙,整齐洁白又细如猫齿,而今右边嘴角缺了一个,让她笑起来多了一份可爱。母亲高兴了,我也高兴了。她触景生情,饶有兴致地给我背诵了两句她儿时学过的课文“……坐在阳光底下,唱了个歌。到处飞来飞去的鸟儿,现在不知哪里去了……”我听了呵呵笑,露出缺了的门牙。因为骨质疏松严重,我的牙齿一块一块脱落,门牙缺的比母亲还多。母亲看我笑了,也笑得更灿烂。

   母亲总是忙碌的,她坐不住,也闲不住。她坐了一会就去忙这忙那,继续播撒着生命的余晖。我一个人继续晒太阳。

   邻居家一只黄猫打我门前经过,自它耸着肩迈着松松垮垮的步伐从东边小路步入我的视线,它就是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它要从小院借道去西边小巷子,经小巷绕到我家屋后去,这是它的惯常路线。它走着走着,走到小院的水泥地上时,忽的醉了似的,浑身酥软,惬意地懒洋洋地在太阳地里打了个滚。它打滚的样子很可爱,很像个顽皮的孩子,眯缝着眼睛,一脸的幸福和陶醉,嘴角还带着甜蜜的笑容。我满心欢喜地注视着它,看它接下来还要做些什么,却被它打滚时眼角的余光瞥见。它警觉地起身,用陌生和我划清界限,向西边的小巷走去,还不时回头看看我。

   无独有偶,说来也真有趣。那是一年夏天的事。那天也是艳阳高照,一只斑鸠在门前小路上觅食。不一会,它走进了小院,在花圃附近的水泥地上,也是忽的醉了似的,浑身酥软,惬意地懒洋洋地在太阳地里躺下了,小睡了几秒钟,然后很快又警觉地起身去觅食。


   还有我家的一对灰鹅。平日里,它们一前一后,形影相随,真如黄梅戏《海滩别》里的唱词所写“莫叫相思寄红豆,形影相随情更稠”。它们悠闲时一起散步,下雨时一起嬉雨,快活时一起高歌,春暖花开时一起晒太阳。它们一前一后卧在太阳地里,像“浮”在水暖的春江又像卧在绵软的金沙滩。那一刻,时光都静止了,一幅温馨恩爱的画面定格在春天的美景里,俨然杜甫诗中所勾画“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卧鸳鸯。”


   如舅舅所说,坐北朝南的屋的确有享不尽的福。夏天有沁人的小南风,冬天有充足的阳光。最近翻阅朋友送的唐诗,其中一段注释里有个小故事令人回味。南朝陶弘景隐于茅山,屡聘而不肯出,遂写了一首诗《诏问山中何所有赋诗以答》应答齐高帝。诗是这样写的: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阳光富足,亦如“岭上白云”。阳光晒得多了,容易让人陶醉,我确信阳光是能使万物发酵带着醉意,这醉意又能让时光变得柔软,心生甜蜜。因为母亲和我,黄猫、斑鸠还有灰鹅都醉过。它们卧着的那一刻,神情也都在说“多好的阳光啊!”我发自内心地欢迎它们来访,来太阳地里睡觉。只是它们不常来,也许它们也渴望常来,可是它们也有它们的命运。斑鸠是人们惦记的野味,每到冬天,总有一张无情的罗网在等着猎获它们。那以后,虽还能看到斑鸠踱步觅食的身影,也能听到它们“爹爹姑姑”的叫声,不知道我看到过的那只是否一切安好。


   上网这些年,我在网上结识的不少残友相继零落,有的是病友的亲人相继零落,这让我十分伤感。对于所有人都是这样,命运的罗网悬在我们头顶,我们正在孜孜不倦,我们正在未雨绸缪,我们正在艰苦创业,我们正在百尺竿头,可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个先来,我们自己又是否享受过人生呢?是否真正领悟过“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的真意呢?


   阳光西斜,落日熔金。在这柔软的时光里,青山醉过,翠色欲滴;山野醉过,山花烂漫;蓝天醉过,鸟儿婉转;白云醉过,细雨纷扬;清风醉过,花枝摇曳;花儿醉过,一地红装……母亲却慢慢变老,她像细瘦的红烛,在时光里变得柔软,弯曲。我深知无法洞悉命运,深知母亲是那西垂的太阳,不论我多么贪恋她的余晖,她都在西垂的路上,所以只有趁母亲健在时,多和她拥抱几次,好让我的脸上留下母亲无尽的温柔,心里刻下母亲不朽的阳光。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09-13 14:46: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多么感人的一篇美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09-13 17: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一篇温暖的阳光文字,读过让人心里暖暖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09-13 19: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叁思 发表于 2017-9-13 14:46
多么感人的一篇美文!

谢谢夸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09-13 19:2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心一片 发表于 2017-9-13 17:01
好一篇温暖的阳光文字,读过让人心里暖暖的。

谢谢冰心大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09-13 22: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支歌,一支田园的民歌,一首老百姓的生命之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7-17 08:15
  • 签到天数: 93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09-14 09: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普普通通才是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09-14 20: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鸟 发表于 2017-9-13 22:20
    一支歌,一支田园的民歌,一首老百姓的生命之歌。。。。。。。。。     ...

    谢谢飞鸟,我喜欢做老百姓,普普通通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09-14 20:5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我就是喜欢做普普通通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09-14 21:5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不见,你跑哪去了?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人,过着普通的生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09-15 09:2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函数 发表于 2017-9-14 21:52
    很久不见,你跑哪去了?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人,过着普通的生活。

    卖东西呢,各种混世去了,加我微信吧,13053289995,看看我如何混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8-7-17 13:56 , Processed in 0.17254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