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64|回复: 8

曹沫劫盟:有记载以来第一次劫持人质事件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6-25 08:08
  • 签到天数: 720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05-02 14:0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核心提示:会议结束了,齐桓公窝了一肚子火,回去后心里越想越不舒服,想反悔。管仲劝说他:“不可以。要干大事业,做大事,就要讲信用,当时既然答应了,如果反悔,就影响了齐国的大国形象,会在诸侯那里失去信誉。因此,会失去天下人的支持。不如暂且忍耐,就同意了吧。”
    齐桓公觉得有道理,就派人把汶阳之田和遂邑交接给了鲁国。虽然因被他人武力强迫而作出的许诺,即使不兑现一般也不会受到世人的谴责。孔子游历各国,经过蒲邑时受到蒲人的围困,最后被*迫立下“毋适卫”(不去卫国)的许诺才被放行。但孔子一离开蒲邑后直接便前往卫国。子贡问他:“盟可负邪?”孔子答道:“要盟也,神不听。”意思是说在胁迫下订的条约,神明是不会认可的,自然也就不用去遵守和履行了。所以齐桓公也可以完全不用履行自己在曹沫的威胁下作出的许诺。然而他出于对“取信于天下”的长远考虑,仍然兑现了原本无须兑现的诺言。而鲁国那边,鲁庄公与曹沫回国后,曹沫因要回了鲁国的地盘,扬眉吐气成了鲁国的英雄人物。
    本文摘自:《刀光剑影写历史:古代刺客的隐秘事》,作者:张建伟,出版:广西人民出版社
    时间:周釐王元年(前681年)
    地点:齐国柯邑(今山东阳谷县阿城镇)
    刺客:曹沫,鲁国将军
    目标:齐桓公,春秋五霸之首
    凶器:匕首
    动机:纯个人行为,与鲁国及鲁庄公无关
    帮手:无
    结局:齐桓公还地保命,曹沫平安回国,皆大欢喜开刺杀先例的老祖宗
    在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有名的刺客是春秋时代鲁国的将军曹沫,他以在齐鲁两国会议上劫持齐桓公而闻名天下,也因为他这一历史举动,造成后来者纷纷效仿,一个刺客的时代诞生了。
    曹沫是谁?
    说起有名的刺客,如果说最有名的刺客是荆轲的话,那第一个有名的刺客却非春秋时期的鲁国将军曹沫莫属。大概他也是中国史书上所记载的第一个留下名字的刺客,当然在他之前也有过一些宫廷政*变之类,但那都是几十人、几百人的群斗,与我们所要说的赤心孤胆、奋勇一击的壮举无法相提并论。
    虽然曹沫可以戴上刺客榜第一位出场的桂冠,但不等于就一切万事大吉了,关于此人争论颇多。而最大的争议之处是,人们根本搞不清他是谁。刺客没有留下名字是件很正常的事,因为很多人是隐姓埋名,只求成功一击,就是留下名字的,也多是迫不得已。然而,在历史上留下名字,而且大名鼎鼎的曹沫却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情况。关于他的争论主要是因为很多历史学家怀疑他就是同时代另一个有名的历史人物--曹刿。
    论起名气,曹刿要比曹沫的名气大得多,差不多中国每一个人都知道曹刿论战的故事:
    鲁庄公十年(前684年)的春天,齐国*军队攻打鲁国。鲁庄公准备应战。强邻入侵时,曹刿是隐于乡野的农夫,忧国忧民之外还担心朝中的“肉食者鄙,无以远谋”,主动求见鲁庄公出谋献策。他的同乡说:“都是得高*官厚禄的人考虑对策,你又为什么要参与呢?”曹刿说:“有权势的人目光短浅,缺少见识,不能深谋远虑。”于是上朝去拜见鲁庄公。曹刿问:“您凭什么应战呢?”庄公说:“衣服、食品这些养生的东西,我不敢独自专有,一定拿它来分给一些臣子。”曹刿回答说:“小恩小惠没有遍及于老百姓,老百姓是不会听从的。”庄公说:“用来祭祀的牛、羊、猪、玉器和丝织品,我不敢虚报,一定凭着一片至诚,告诉神。”曹刿回答说:“这点儿小诚意,不能被神信任,神不会赐福的。”庄公说:“轻重不同的案件,我即使不善于明察详审,也一定依据实情处理。”曹刿回答说:“这是尽了本职的一类事情。可以凭借这个条件打一仗。要打仗,请允许我跟随着去。”
    庄公同他共坐一辆战车。鲁国和齐国的军队在长勺作战。庄公打算击鼓命令进军。曹刿说:“不行。”齐国*军队敲了三次鼓。曹刿说:“可以进攻了。”齐国的军队大败。庄公准备驱车追去。曹刿说:“不行。”于是下车观察齐军车轮留下的痕迹,又登上车前的横木瞭望齐军,说:“可以了。”就追击齐国*军队。
    战胜了齐国*军队后,庄公问这样做的原因。曹刿回答说:“作战是靠勇气的。第一次击鼓振作了勇气,第二次击鼓勇气低落,第三次击鼓勇气就消失了。他们的勇气消失了,我军的勇气正旺盛,所以战胜了他们。大国,是不容易估计的,怕在哪里有伏兵。我看见他们的车轮痕迹混乱了,望见他们的旗帜倒下了,所以追击齐军。”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长勺之战,此役虽然规模不大,却一直为历代兵家所称道,是中国历史上后发制人、以弱胜强的一个经典战例。曹刿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理论被历代军事家所信奉。曹刿是个军事家,曹沫虽然也是一个将军,但却以三战皆败而记入史册,他们怎么会被认为是同一人呢?说起来,“曹刿论战”这件事出自于《左传》,而曹沫劫齐桓公这事记载于《史记》,所以长期以来两个名字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人们也一直当曹刿与曹沫是两个人。毕竟,中国人名简单,同名同姓的还可能是两个人呢,何况是两个同姓不同名的名字呢。然而,有细心的历史学者发现曹沫就是《左传》中的曹刿,这种理由已经提出一千多年,得到了很多研究者的认同,他们的理由如下:
    在春秋时代的文字记载中有“刿”、“沫”、“翙”等字发音相近可以通假使用的惯例;在司马迁之前的人的著述中记载“劫持齐桓公”一事的时候,有分别记作“曹刿”、“曹沫”、“曹翙”的情况发生,而最近出土的上博楚简也似乎证实了后一点,《曹沫之阵》中有庄公谋臣“散蔑”者,劝谏庄公勤俭,又与鲁庄公谈论军事,并且“沫”、“蔑”、“刿”字音近通假。
    秦汉以前,由于文字不能规范统一,致使各诸侯国在文献记载上存在文字书写上的差异;更由于书写材料的昂贵(如绢、帛)不便(如竹、木简),知识的传播在很多情况下是靠口授来完成的,当这些知识(尤其是一些文字知识)经过众口相传后再形成文本流传时,文字的读音、写法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差异甚至是错讹,同音异字有之,音近而误为同字亦当有之,因此,同一人被误解为两人或两人误为一人也就不稀奇了。所以唐代的司马贞《索隐》、清代的梁玉绳《人表考》等依据同一事件的异名记述,得出曹沫就是曹刿的结论。而后世也基本认可这种说法。
    然而,让曹刿这位历史上有名的军事家一下子成了刺客,不仅难以让人接受,而且司马贞等人提出的观点,也大多是出于猜测,难以服众。因此,这一说法一提出来,一千多年来支持者不少,反对者也不少。反对者的理论主要如下:
    《左传》中“曹刿”这一人物共出现两次:一是庄公十年(前684年)春“长勺之战”,一是庄公二十三年(前671年)“曹刿谏庄公如齐观社”。而曹沫只记载于《史记·刺客列传》。再者,两人的性格反差实在太大了,一为足智多谋、沉稳持重、重礼知义的政*治家、军事家,一为好勇尚力、大胆莽撞的猛将,性格上的巨大反差很难让人接受二人合而为一的说法。
    总而言之,言而简之,曹刿与曹沫是否是一个人,支持者与反对者各有各的理由,可谓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可惜笔者没有一台时光穿梭机,不能跑到当时去探访个究竟,因此对这个问题只能摆出双方的观点,让读者大人自己去看了。如果你不相信他们两个是一个人,那就更好了,反正下面我们只讲曹沫是怎么在会盟宴上挟持齐桓公的。好在,作为军事家的曹刿名气比作为刺客的曹沫大得多,不在乎多这一点“小名”。
    齐桓公与鲁庄公的深仇大恨
    齐桓公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比曹刿和曹沫加在一起名气还要大上一百倍的大人物,著名的春秋五霸第一个就是他。不过似乎是鲁国的不幸,这个大人物与邻国鲁庄公就是不对脾气,甚至两人间有一种深仇大恨。这事还得从齐桓公即位这事说起。
    齐桓公名字叫姜小白,当上齐国国君之前一般被称为公子小白,或小白公子,按通俗的说法,他是八十岁挂帅伐纣兴周八百年的姜子牙的第N代子孙。关于姜子牙历史上说法一向比较离奇,我们不提也罢。虽然是姜子牙的子孙,但不等于他就是天然的国君继承人,在他之前当齐国君主的是他的哥哥齐襄公,而姜小白按惯例则在齐国的另一个邻国莒国做人质--春秋战国时代国君的儿子或兄弟做人质很普遍,就连大名鼎鼎的秦始皇也是他老爹在赵国做人质的时候生的。然而世事难料,公元前686年,当小白公子正躲在莒国的人质看押地与老师鲍叔牙喝闷酒的时候,齐国发生了一次内乱。
    国君齐襄公出城打猎的时候先是让野猪咬伤了脚,那天晚上齐襄公正躺在床上疼得睡不着觉,这时一片杀声四起,自己所带领的御林军发生了叛变,攻打了进来。齐襄公反应还算灵敏,但因为脚受了伤,所以跑不掉了,只好叫一个随从装成自己用被子蒙头躺在床上,而自己躲到了床旁边的帐幔后面。叛军冲进房内,不管三七二十一乱刀砍向床铺,过后仔细查看,被砍死的不是齐襄公,正在疑惑之时,发现床旁边的帐幔在抖动,大家过去一看,看到帐幔下的一只在抖动的光脚丫子。原来那齐襄公本来就怕得要死,又加上一只脚受了伤,在那金鸡独*立着,能站得稳吗?大家发现了齐襄公,大喊“昏君”(一般造*反的都这么喊),乱刀砍死了齐襄公。后来,叛变者终被清剿,但国不可一日无君,与齐襄公血缘最近的两个人姜小白和他的兄弟姜纠同时被不同派别的大臣提名为候选人。由于公子姜纠的母亲是鲁国公主,所以他当时正在鲁国做客,俗话说“娘亲舅大”,鲁庄公自然希望自己的外甥来当齐国的国君,可惜路上耽搁了一下,就让姜小白抢了先。面对妹妹和外甥的指责,鲁庄公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一狠心一咬牙,决定与姜小白在战场上论个输赢。
    战争的结果不用说,那时曹刿还躲在乡下吃青菜呢,有勇无谋的鲁庄公自然被齐国打个大败,鲁庄公跳上了一辆小兵车落荒逃回老家。齐桓公得势不让人,一直追着鲁庄公并乘势打进了鲁庄公的老家。最后没办法,外甥再亲没有自己亲,鲁庄公只好杀了姜纠,这才换得了齐桓公的撤兵。不过两国的仇可就算结下了。
    说到这里,我们已经提到了两三个名人:齐桓公姜小白、曹刿或曹沫,还落下了一个人,那就是比姜小白还要有名的齐国相国管仲管夷吾,如果没有他,齐桓公与鲁庄公的关系充其量是两个势均力敌的诸侯在打架。
    本来,管仲与鲁庄公关系并不陌生,管仲是鲁庄公外甥姜纠的老师,他还有一个好兄弟名字叫鲍叔牙是姜小白的老师。这两个人年轻的时候就是一对著名的投机分子,先是从军,然后是经商,虽然管仲一贯喜欢偷奸耍滑占个小便宜,但鲍叔牙却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军事、商场上的投机失败后,管仲和鲍叔牙决定向政*治领域进军了,两人不愧是著名的经纪人,早在两千七百多年前就知道投资期货最挣钱以及不能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篮子里的道理,所以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当时还是期货的公子小白与公子纠的身上,并互相约定无论最后谁赢了都要拉兄弟一把。
    当时管仲保的是姜纠,而鲍叔牙保的是姜小白,结果姜小白运气更好一些,当上了国君,而一向忠厚的鲍叔牙立刻就向齐桓公推荐了自己的老朋友管仲。鲍叔牙当时对齐桓公是这样说的:“国君想有作为吗?那管夷吾可有安邦立国、经天纬地的才能,我跟他比,他比我强十倍,而且我们要想得到他,还不能明着要,还必须说他射过国君你,你要亲自杀他解恨,才能成功,否则鲁国是不会把活着的管夷吾交出来的。”那齐桓公不愧是个能当上春秋五霸之首的人物,心胸开阔,豁达大度,于是就说:“好,一切按你说的办。”
    于是齐国出兵,向鲁国提出了杀公子纠,并交出管夷吾的要求。鲁庄公没招了,只好按齐国的要求去做,杀了公子纠,把管夷吾装上囚车往齐国送。那管夷吾知道这一切都是鲍叔牙的主意,因为他与鲍叔牙相互之间太熟悉对方的脾气了,他怕鲁庄公明白了后悔,就现编了首歌,教会押送他的人唱,大家唱得高兴,忘记了劳累,两天的路程一天就走完了。那鲁庄公果然后悔了,派人来追,可管夷吾他们已经进入齐国境内了。
    在管仲的帮助下,齐桓公整顿内政,大开铁矿,多制农具,提高耕种技术。齐国靠着大海,就大规模拿海水煮盐,鼓励老百姓入海捕鱼。离海比较远的诸侯国不得不依靠齐国供应食盐和海产。一些诸侯国别的东西可以不买,盐是非吃不可的。齐国就越来越富强了。
    公元前681年,齐桓公曾经以周朝天子周釐王的名义召集宋、鲁、陈、蔡、卫、郑等八国在齐国西南边境上北杏(今山东东阿县北)开一个国际会议,宗旨是落实管仲提出的“尊王攘夷”的思想,即一是尊重天子,扶助王室;二是抵御别的部落,不让他们进入中原;三是帮助弱小的和有困难的诸侯。然而,当时鲁庄公才刚刚打赢了长勺之战,有点不把齐桓公放在眼里了,所以根本没有参加。会议一结束,齐桓公就以这个理由对鲁国发动了征讨。虽然在长勺之战中败了一仗,但此次齐国早有准备,所以一上来就打得鲁庄公是满地找牙,此时也没有了曹刿的消息。要么就是曹刿就这两下子,搞个突然袭击还行,真到了真刀真枪的时候就不行了;要么就是曹刿真就是传说中的曹沫,先胜而后败。反正不管哪种情况,既然战败了就没得说了,从古到今打仗就是为了金钱与土地,打败的一方割地赔款天经地义,齐桓公在管仲的教育下也变得“仁慈”起来,大手一挥:“赔款就免了,但地是一定要割的!”
    战争失利的鲁庄公没有办法,只好低头认败,割地求和,把遂邑(今山东宁阳西北遂城)割让给了齐国,上一次败了赔了兵还赔了外甥的人头,这一次不得不自己硬着头皮,作为战败国去参加齐桓公三个月后在齐国的柯邑(今山东阳谷县阿城镇)组织的“和平会议”。
    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鲁庄公要去开会,心里有些怕怕的,问有谁愿意陪他参加,结果只有曹沫主动要求陪鲁庄公同去。
    鲁庄公说你曹沫被齐国连续打败三次,你去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啊?曹沫回答说:“就看我的行动吧,我这次一定把三次丢的面子一起挣回来。”鲁庄公看看也没别人愿意陪自己去,就只好如此了。
    没几日后,鲁庄公和曹沫及数百护卫前去赴盟,刚到齐境,众人均内心微凉,鲁庄公内心更是难言,齐国这几年变化实在是太大了--那一片片青翠欲滴的农田,那一群群面带喜色、辛勤劳动的百姓,不禁让他叹服管仲的治国本领。仅用几年的时间,齐国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后悔当初没千方百计把管仲留在鲁国,如果鲁国也有管仲这么一位相国就好了。一到柯邑,更令他吃惊,只见馆舍全是新建造的;服侍人员一个个彬彬有礼;军士们在街上行走,一律排队前进,步伐齐整;市场上货物充盈,人群中不少鲁国人,一看就能分得出来。齐国人衣冠齐整,落落大方,处处表现出富足的派头;鲁国人一个个衣着不整,面黄肌瘦。这一夜鲁庄公想了很多,大半宿没睡好觉。馆宿内除鲁庄公外,还有一人一夜未眠,那就是曹沫……
    齐桓公的会
    一般来说,两国相争,除了一方灭了另一方,往往由胜利的一方召开和平会议,开出和平条款,战败的一方要么割地要么赔款,然后双方也就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了,战败的一方免除了干戈之苦,战胜的一方得到了玉帛,可谓是各有所得!不过,这次鲁庄公去和齐桓公会面,签订战败条款只是一个附带的任务,他还不得不跟齐国签订同盟条约,服从齐国的领导。
    在春秋时代由于国家众多,两个国家甚至几个国家难免会出一些麻烦,如果放在几十年前,出了麻烦可以向远在洛阳的周天子上诉,可惜自从周幽王被犬戎人抄了老窝,周天子的声望大降,诸侯要么根本就不理睬他,要么就是拿他说的话当耳旁风。所以很多时候,要是两国之间出了事,往往靠胳膊解决问题,谁胳膊粗谁有理,如果还不行,就找个大国给当公证人,主持公道,要是大国欺负了小国,那对不起,小国只能打碎门牙往肚里吞。
    不过,那是其他国家,齐桓公的理想非常远大,在管仲的帮助下,他提出了“尊王攘夷”的口号,这意思就是从今天起,大家都要尊敬周天子,共同打击周边的异族比如犬戎、白狄等。因此,虽然,有时候齐桓公也会欺负一下周边小国,但基本上还能够做到以理服人--把人打了之后,往往还要安排个会议之类,逼着对方承认齐国打得对,打得有理,发个“以后我再也不敢和老大作对”之类的毒誓!所以这次,在打败了鲁国之后,齐桓公照例如此办理。对很多人来说,会开多了,就会形成一种习惯,比如开会打瞌睡之类的。由于齐桓公是要在台上主持会议的,所以没有这个毛病,但另一个毛病养成了,那就是由于总是自己主持会议,所以就形成了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态,难免就麻痹大意起来。再加上,在齐桓公以前,大家做事都是老老实实按规矩来,从来没有人想过要在大会上扔个鸡蛋之类的恶作剧,就更不会有后代鸿门宴那种危险的情况发生了--那时候的人思想真是淳朴啊!这大概也就是夏、商、周一直被人当做理想社会的原因吧。
    正式开会的时间到了,由于鲁庄公不同于一般的小国君主,所以为了召开这次两国领导人的会谈,在开会的地点,齐国还专门修建了一个高台,按照双方商量好的,每个人只能带一人上台,于是鲁庄公就带着曹沫上去了,拜见早已等在台上的齐桓公与管仲。
    鲁庄公和曹沫走上盟坛。只见坛下,一队队英武的军兵按东、西、南、北四方各自分列,手举青、红、黑、白四种旗帜,由将官统领,整齐威武。盟坛高七层,每层都有将士执着黄旗把守,坛上竖起大黄旗一面,绣着“方伯”两个大字,大旗旁摆放着一面大鼓。坛中央摆设香案,案上摆放着朱盘玉盂,盛着歃盟用的器皿。两边设两处反坫(土台),一坫上放金尊,一坫上放玉斝。坛两边竖着两根石柱,拴着黑牛、白马,是歃盟用的牺牲品。
    曹沫默默走在鲁庄公的身后,魁伟的身姿在阳光下倒射出一片森然的影像,他指尖深深扣进了手掌里,内心叹道:好了,三战皆败,主公不怪责我,仍重用我,该是我报答主公的时候了……
    他已受不住更大的压力,群僚的耳语眼色,都像是在戳他的脊梁,深深印在心间,烫出了斗大的“败”字。最令他难过的是三战时倒下的士兵,紧揪着他的裤脚,哭着呻吟疼痛……血都流失了,生命都牺牲了,他的将士都走了,可是唯独自己苟活了下来!
    那时,他不知该怎么办……
    现在,他知道该怎么办了……
    鲁庄公的心怦怦乱跳,微侧首低声道:“爱卿要谨慎行事啊……”
    曹沫微微一笑,道:“主上放心好了,这时已是关乎国家利益,主上千万要保持国格!”
    庄公嘿然一笑,摇头道:“你啊,就那张嘴厉害,你知否本王为何不怪你那三战?”
    曹沫看了看四周的齐兵,逐步登坛,不解道:“为何?”
    庄公郁郁地道:“因为卿骨子里有一种味道,那味道啊……是我们国人都该有的,那三战,怪只怪我们国力太弱啊……”
    曹沫内心一阵感动!
    青云流过,气息爽然。曹沫深吸了口气,气度不凡,立时引来齐桓公、管仲的注目。
    齐桓公上前深施一礼道:“鲁侯,一路辛苦。”
    鲁庄公急忙还礼道:“寡人因身患小恙,未能出席北杏之会,有辱王命,寡人知罪。齐侯如此大度,寡人甚感惭愧!”
    桓公笑道:“身体有病不能赴会,寡人怎能怪罪?鲁侯今日来柯邑会盟也不晚呀!”
    管仲任会盟司仪,高声道:“会盟仪式开始!”
    随着“咚咚咚咚……”一阵鼓响,齐、鲁二君走到台上首先拈香行礼。
    桓公与庄公行至香案前,拈香三炷,对天一拜,又相互一拜,然后将香插入香炉。
    管仲喊道:“礼成!请二位国君歃血。”
    一个侍者将盛着牛、马鲜血的盘子端到齐桓公与鲁庄公的面前,跪在二君面前,双手捧着玉盂,高举过头。
    齐桓公对鲁庄公笑道:“齐鲁今结两国之好,寡人愿与鲁侯歃血为盟。”
    鲁庄公忙道:“得齐侯垂顾,寡人之幸,鲁国之幸!”
    齐桓公与鲁庄公同时伸出右手食指,去玉盂中沾血。
    就在这时,只见跟在鲁庄公身后的曹沫猛地跑到齐桓公身旁,左手抓住齐桓公的衣服,右手拔出早就藏在衣服里的匕首,曹沫的突然行动吓坏了所有在场的人。
    蒙了的齐桓公与傻了的鲁庄公
    只见曹沫突然挟持了齐桓公,齐桓公带来的警卫都在台下,在台上的管仲第一个反应过来,无奈手上无兵器,更何况此刻曹沫手中的刀锋直逼齐桓公的咽喉!就是手里有武器也是投鼠忌器啊!此时坛下,气氛也顿时紧张起来,齐国将士们戈矛齐举,目视坛顶,准备厮杀。随同鲁庄公而来的鲁国官兵纷纷拔剑出鞘,被齐国*军士团团围住!杀气弥漫!一触即发!
    只是齐桓公被压在那里!面上感受着曹沫喷来的杀气!坛下的齐兵闻坛有动,立时冲了上去,但一见主公被虏,都不敢动手!管仲一看情形不对,赶快来到他们俩中间,对曹沫说:“将军,你可不要乱来,你有什么意见与要求只管提,先把匕首放下。”
    曹沫瞪着眼睛说道:“齐国与鲁国就像邻居一样,一家的果树枝会伸到另一家人的院子里,围墙一倒就成了一家了,而你齐国却强占了我鲁国的田地,你齐国要当领袖,有这么欺负邻居的吗?我今天就是要你们归还我鲁国被抢的地盘。”
    这时鲁庄公紧张得心几乎不跳了。这个曹沫,事前也不打个招呼,突然发难,这不是自找麻烦吗?坛上坛下都是齐兵,连个躲藏的地方都没有,这不是置我于死地吗?
    曹沫,这位在太史公笔下的春秋四大刺客之首以一己之力,剑劫齐桓公,恢复鲁地,两千多年来为人所称颂,不愧为有信史以来的第一刺客。然而,此时鲁庄公又是何种状态呢?身为鲁国的国君,当时离齐桓公最近的就是他,而如果按照《史记》所载,曹沫从下面冲到坛上,把短剑顶在齐桓公身上的时候,鲁庄公不可能不做点什么吧!
    可能性一:鲁庄公也被吓傻了,大气不敢喘。
    可能性二:鲁庄公啥也没做,只是冷冷地看着,这一切都在他布置之中。这也是为什么曹沫三败而鲁君不加罪于他的原因。打败了没关系,今天让你给我都要回来,曹沫行刺这戏的总导演就是鲁庄公。
    但是我们通过前面管仲与曹沫之间进行问答的细节可以推出一个有意思的情况,一般来说,手下人犯了事情,事主总得找国君评评理。但是,在事情的发展记载中,齐国方面始终就没有人问问鲁庄公他的手下到底想干啥,或者要求鲁庄公约束他的手下,或者问问鲁庄公有什么条件。而是直接跟曹沫本人对话。如果可能性二为真,那这个时候鲁庄公肯定应该是一副黑*社*会老大的嘴脸,一脸阴笑地跟齐国的人谈条件,但是《史记》记载中所有的条件都是曹沫作为操盘手开的,没鲁庄公的事情。
    推论到现在,似乎也只有可能性一成立的可能性最大,鲁庄公自己也被吓傻了,自己浑浑噩噩地在那里发呆,等他清醒过来,发现曹沫从天上争取来个大馅饼,啪嚓一下砸在自己脑袋上,祖宗的基业就这么被保住了。虽然,鲁庄公好勇力,这是《史记·刺客列传》开篇就记载的,并且鲁庄公好战也是见于典籍记载的,一个好勇力的君主居然被这种场面吓傻了?这确实让人难以相信,不过一般来说再勇敢的人也有害怕的东西,特别是突然被刺激得发了疯也是有可能的。虽然很多人不愿意相信事情真就那么简单,但从当时情况来看,生长在礼仪之邦的鲁庄公显然让这种“无礼”的事给吓傻了!
    见鲁庄公呆呆地站在那里,两眼一片迷茫,齐桓公从晕着状态中清醒了过来,赶紧用目光问管仲怎么办,管仲看这架势,不答应就会出人命,就劝齐桓公答应算了。齐桓公一看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曹沫手中那匕首在眼前瘆得慌,赶忙说:“好,好,一切按将军说的办。”虽然那是一大*片肥沃的好地呀,好不容易夺到手,现在轻而易举地退给鲁国真是心有不甘,但毕竟还是自己的命更重要。
    曹沫还不太相信,要管仲整个什么保证书之类的东西,齐桓公说:“不必了,我对天发誓,一定还你鲁国的土地,并赦免你曹沫无罪。”
    当曹沫手持匕首威胁齐桓公的时候,曹沫完全有能力和可能结果了齐桓公的命。曹沫没有那样做。因为曹沫就是曹沫,不是荆轲。曹沫并没有要结果齐桓公的意思。曹沫明白,杀了齐桓公,齐国会再立新君。全国举哀之后,齐国必定全力攻鲁来报仇,弱小的鲁国怎么抵挡得住齐国心怀悲愤的虎狼之师?曹沫的最终目的是保证鲁国的领土和主权完整不受侵犯。其实,做这事之前曹沫也掂量过:齐桓公急于称霸天下,如今结盟不广,兵力尚不足以服众,那他只有以仁义来取人心。如果自己要挟,对方很可能会在这件事上让步,以显示自己深明大义,因此曹沫获胜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齐桓公不是任人欺凌的绵羊,他手下有精明的管仲、鲍叔牙,曹沫的要挟会让他觉得没面子失身份,所以反目的危险系数仍然很大。这次出手,曹沫心里没有十足的底数。可是他没有时间想得更多。凭他一个小人物,与齐桓公面对面零距离较量的机会怕是千载难逢,过了这村再没这店。三败于齐国,已蒙大耻。人活一口气,像管仲那样以家有老母为由而临阵逃跑的做法,曹沫做不出。这时他所想的,恐怕只有一种:成则洗耻,败则取义。无论成败,他曹沫都赢定了。
    现在见目的达到了,曹沫扔掉匕首,若无其事地走下台来,回到群臣之中,面色不变,辞令如常与鲁庄公一起拜谢,参拜了齐桓公,承认齐桓公盟主的身份。大家一起喝了酒、吃了饭庆祝碰头会胜利结束。
    齐国得大于失,鲁国失大于得
    会议结束了,齐桓公窝了一肚子火,回去后心里越想越不舒服,想反悔。管仲劝说他:“不可以。要干大事业,做大事,就要讲信用,当时既然答应了,如果反悔,就影响了齐国的大国形象,会在诸侯那里失去信誉。因此,会失去天下人的支持。不如暂且忍耐,就同意了吧。”
    齐桓公觉得有道理,就派人把汶阳之田和遂邑交接给了鲁国。虽然因被他人武力强迫而作出的许诺,即使不兑现一般也不会受到世人的谴责。孔子游历各国,经过蒲邑时受到蒲人的围困,最后被*迫立下“毋适卫”(不去卫国)的许诺才被放行。但孔子一离开蒲邑后直接便前往卫国。子贡问他:“盟可负邪?”孔子答道:“要盟也,神不听。”意思是说在胁迫下订的条约,神明是不会认可的,自然也就不用去遵守和履行了。所以齐桓公也可以完全不用履行自己在曹沫的威胁下作出的许诺。然而他出于对“取信于天下”的长远考虑,仍然兑现了原本无须兑现的诺言。而鲁国那边,鲁庄公与曹沫回国后,曹沫因要回了鲁国的地盘,扬眉吐气成了鲁国的英雄人物。
    这似乎是历史上最富喜剧性的一次劫持事件,当事人谁都秋毫无损。曹沫把在战场上失去的通过在主*席台上重新拿了回来;齐桓公似乎当时丢了点面子,但诸侯在这次劫持事件中都佩服他讲信用、守盟约,纷纷来归齐国,就连以前根本不理睬齐国霸主地位的几个诸侯国家,也纷纷前来拜见盟主,齐桓公因祸得福,正式成了春秋时期的第一位霸主。
    在中国的刺客历史中,曹沫算是比较幸运的一位,不但保住了自己的性命,还保住了名声,更重要的是保住了祖国的领土主权。当然,这其中也不难看出管仲的重要性。如果不是管仲及时提醒齐桓公不要惹上外交麻烦,那曹沫所能保住的就另当别论了。曹沫此举,历来颇受推崇。《战国策》中对其评价就很高:“以一剑之任,劫桓公于坛位之,颜色不变,而辞气不悖;三战之所丧,一朝而反之。天下震动、惊骇,威信吴楚,传名后世。”不过在俺看来,这种褒奖未免太过,而且很有些满嘴跑舌头、睁眼说瞎话的嫌疑。当然,齐强鲁弱,齐国又在齐桓公小白和管仲这两位伟大的政*治家的领导下,不论是国力还是军威,鲁国都是处于下风的,因此鲁国的战败也可说是具有一定的必然性。
    曹沫在战场上屡屡失败,就用劫持诸侯索还土地的行为来挽救和弥补自己的失败。幸运的是,他成功了。因此曹沫回国之后,继续甚至更加受到鲁庄公的宠爱和重视。鲁庄公多半还在内心夸耀自己能够“知人善任”吧!然而他和曹沫却似乎不曾想到,在这次行动中,鲁国可谓是失大于得,而齐国却是得大于失。为“取信天下”而不惜忍受屈辱和返还侵地的举动既体现了齐桓公和管仲两位政*治家的杰出智慧和胸怀,也从另一方面烘托出鲁国君臣的愚蠢和短视。管仲的那番进言,既可说是对齐桓公的劝谏,也是对鲁国的暗讽。毕竟齐国今天可以归还这些从他们手中夺去的国土,明天哪里又不可以再发兵夺回这些土地?个人的劫持行动可以换取国家一时的平安,但对医治国家的患痈却毫无益处。鲁国若不肯学着齐国那样任用贤能、励精图治,推行从上到下、从内到外的全面改*革,增强自己的国力,齐强鲁弱的力量对比就永远也得不到改变。鲁国得到再多的土地也仍然是鱼肉,齐国失去再多的土地却还是刀俎。曹沫的劫持行动也许是一种无奈之举,而鲁庄公欣欣然接受齐国的馈赠,对本国和自己面临的危机却毫无意识,他的短视却是比曹沫还要深重了。
    为了贪图一时的眼前之利,曹沫不惜劫持齐桓公,事情虽然最终获得成功,但他却使他的君主--鲁庄公失去了诸侯的信任。“三战之所丧,一朝而反之”,对鲁国而言是不小的利益,对对方而言却是巨大的牺牲了。再来一次“怀匕之盟”,在鲁国当然是求之不得,在他国却是避之唯恐不及的。试问经过此事,谁还敢与鲁国开国际会议?谁还会相信鲁国的和平要求?谁不会怀疑鲁国呼吁和平的花环下就隐藏着一个怀着匕首、伺机而动的曹大刺客?曹沫和鲁庄公都只看到了眼前之事能给鲁国带来的巨大利益,却忽略了这件事给鲁国的国格及鲁庄公作为一个君主的诚信形象带来的巨大损害,可谓不智。鲁国毕竟在当时还是一个大国,一个在当时诸侯中拥有着深刻影响的大国,作为周公的后代,鲁国在列国中理应是春秋时代“礼”的代表者,然而在和平谈判中以武力劫持他国君主并以其人身安全相威胁,本身就是一种为道德政*治所谴责的“失礼”行为。“城下之盟”固然不为世人所认同,这种“怀匕之盟”哪里又有诚信可言?
    无论怎么说,曹沫此举,开了劫持与刺杀诸侯君主的先河。他能成功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齐桓公和管仲的宽容和守信,若是换了当时另外任何一个诸侯,恐怕历史就会改写了。但后来人却没有看到这一点,大多只看到了他成功的结果。于是也就有许多人都步其后尘,希望能获得同样的成功,然而绝大多数都失败了,最著名的当属荆轲。他在刺杀秦王失败后箕踞而骂:“事所以不成者,以欲生劫之,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所以在外交和国事方面,曹沫的行为可以说是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1-9 10:54
  • 签到天数: 285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05-02 14:4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了。这些都是很好的历史知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05-02 15: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6-25 08:08
  • 签到天数: 720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8-05-02 16:27:17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心☆ 发表于 2018-5-2 14:42
    欣赏了。这些都是很好的历史知识。

    知识在于积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6-25 08:08
  • 签到天数: 720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8-05-02 16:28: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小妹交流评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6-24 08:43
  • 签到天数: 110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05-02 18:46: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曹都是仁智勇者,反抗强权,秉持正义,华夏千古豪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6-25 08:08
  • 签到天数: 720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8-05-02 20: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平静心灵 发表于 2018-5-2 18:46
    二曹都是仁智勇者,反抗强权,秉持正义,华夏千古豪杰!

    是啊,都是人中豪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05-02 23: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到现在还能把《曹刿论战》背下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6-25 08:08
  • 签到天数: 720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8-05-03 06: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鸟 发表于 2018-5-2 23:18
    我到现在还能把《曹刿论战》背下来。。。。。。。。。。

    没这个心要吧,知到就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9-6-25 17:47 , Processed in 0.18751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