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05|回复: 2

江宁织造府,曹雪芹祖上风光背后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21 15:23
  • 签到天数: 650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05-15 11: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扬州一怪姚大鹏 于 2018-5-15 11:38 编辑

    《国家人文历史》2013年第6期 作者:周冉
      2013年春节,位于南京玄武区长江路的江宁织造府博物馆开*放,这座投资高达7亿人民币、建筑面积3.56万平方米的庞大建筑群,历经漫漫七年,终于向游客敞开大门。
      历史上的江宁织造府绵延260多年,显赫一时。这里曾是曹雪芹笔下宁荣二府的原型,遗憾的是原建筑在太平天国时被付之一炬,连遗址的位置都成为一个谜。
      1984年,南京市因修建学校开挖地基,在大行宫地区发现太湖石和一些丝织染料,从而印证了不少红学家关于大行宫地区是江宁织造府遗址的推断。1992年,江宁织造府西花园遗址被列为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11月,中国工程院、科学院院士吴良镛提供了保存多年的《江宁行宫图》,吴良镛也是重建项目的总设计师。关于江宁织造府的史料并不多,除了这份清代样式雷的图纸,《红楼梦》中对荣宁二府的描写成为了重要参考。

    曹玺:与江南名士打成一片
      明代在南京、苏州、杭州均设有织造局,委任提督太监监督织造,名为监督采办丝帛织物,实为窥视地方的特务。太监常以钦差自居,骚扰地方、横行乡里,为廷臣和百姓所诟病。清初延续明制,康熙即位后立即废除了掌管织染局的十三衙门,委派内务府官员出任织造,第一位荣升江宁织造的,就是内务府包衣曹玺。
      曹玺两岁时与祖父曹锡远、父亲曹振彦一起被俘,在襁褓中沦落为后金国四贝勒皇太极府上的包衣奴才,身份并不高贵。《江宁府志》记载,曹玺少好学,深沉有大志,读书洞彻古今,负经济才,有很高的文化修养。学识渊厚是曹玺能够胜任官家耳目,笼络监视江南文人名士工作的重要保障。
      曹妻孙氏曾是康熙帝幼时保母,康熙出生不久为躲避天花大流行,由保母、太监跟随出宫至20里以外的避痘所居住,晚年他曾叹言自己幼时“父母膝下未得一日承欢。”康熙两岁生天花,多亏保母悉心照料,因祸得福成为皇位继承人,他与自小跟随照顾自己的保母孙氏感情非同一般,称之为“吾家老人”。
      曹玺就任江宁织造后,采取了几项大刀阔斧的改*革措施,为后来继任者铺平了道路:买丝越过中间商直接深入产地;购料越过商贾官府平价收买;废除原来工程量大时强征民间工人的制度,改为从小自主培养。逢江南连年灾荒,曹玺还捐俸赈灾。这些创新和善举获得百姓拥戴和皇帝的褒奖,康熙帝还钦赐匾额以示鼓励。
      曹玺任江宁织造后,曾在西花园亲植楝树,楝亭成为曹大人与文人名士把酒言欢、吟诗对谈的风雅之地。楝亭也是江宁织造府博物馆园林建筑的最高点。东南大学博士都荧说:“现在建造的‘楝亭’,是‘江宁织造府’工程中的标志性建筑,但苦于缺乏可借鉴的历史文献,我们只能从现有的江南园林实物及历朝绘画中寻找参考,在设计中不断否定,最后从南宋绘画中得到启发,设计出现在的这个‘楝亭’。”这处仿古建筑大部分使用了榫卯结构,工程不用电锯,圆木均由手工削成。
      关于江宁织造府邸建筑的历史,有据可查的可追溯到明朝。明太祖朱元璋统一全国后,招降了陈友谅的儿子陈理,授爵归德侯,在紧靠自己皇城的西安门外,建造了一所规模不小的侯府安置陈理。陈理在这里只住了几天,因口出怨言遭朱元璋猜忌,于洪武五年(1372年)遣送高丽。次年7月,胡惟庸拜右丞相,以归德侯府为府邸,后因谋逆案撤府。永乐二年(1404年)明成祖朱棣封二子高煦汉王,国云南,高煦不肯前往,到南京后遂以胡惟庸相府为汉王府。到了清初,汉王府遂成江宁织造署所属之织造局。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位于大行宫地区的江宁织造府署分开,织造署在督院前(南),织造府在督院西,分别承担工厂和衙门的职责。
      这年六月,曹玺积劳成疾卒于任所,死后加封官工部尚书,位居一品。适逢康熙巡幸至秣陵,亲临织府慰问。  
    曹寅:欠了一身皇家债
      清代名士周亮工是曹玺为儿子曹寅安排的启蒙老师。曹寅幼年就表现出非凡天赋,稍长,入宫成为康熙帝幼年伴读。康熙二年(1663年),年仅六岁的曹寅跟随父亲赴江宁任职,长大后当过御前侍卫,与康熙帝关系非同一般。曹玺病逝时,曹寅受皇帝恩准南下奔丧。皇帝命其临时协理江宁织造事务,随后以少司寇(内务府慎行司郎中)在京述职。
      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33岁的曹寅继承父亲衣钵就任江宁织造。他的内兄李煦为苏州织造,杭州织造孙文成则是曹寅的娘家亲戚。以曹寅为中心的几处江南织造,互为臂膀。正如曹雪芹在《红楼梦》对四大家族的描述:“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扶持遮饰,互有照应。”
      三织造虽为内务府各部门职官中的普通官缺,却均为皇帝“钦派”专差,在经费上与关差、盐税等国家经济命脉部门建立了密切联系,到乾隆时几乎可与一品督府和巡抚平行,被视为皇帝的耳目。
      曹寅任江宁织造时期,曹家逐渐成为显赫一方的名门望族,迎来鲜花着锦的辉煌时代,最重要的表现是接待皇帝南巡。康熙六次南巡,其中四次均为曹家接驾,江宁织造府屡屡成为皇帝行宫。《红楼梦》中借元妃省亲事写南巡,细致描述了接驾的排场和气派,真是“把银子都花得淌海水似的,三汊河干筑帝家,金钱滥用比泥沙”。大场面背后必然涉及的巨额花费,对于富甲一方的曹家竟也成了负担,《红楼梦》中的贾珍说过一句令人玩味的歇后语:黄柏木作磬槌子,外头体面里头苦。
      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中,有关曹寅亏空二字连篇累牍,但四次接驾究竟亏空了多少银两?似乎是一笔糊涂账。康熙对这些巨额花费心知肚明,不忘帮其打圆场。
      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7月,曹寅感染风寒,不久转为疟疾,服药不见效,康熙帝十分惦念,应奏特赐了治疗疟疾的药,还在信中叮嘱用药“须要小心”。但御赐的药还没送到,曹寅就死于江宁织造任所了,临死时,仍惦念不忘亏空银两的事。

    一朝天子一朝臣
      曹寅死后,康熙又命曹寅的独子曹颙继任江宁织造,曹颙上任后的头等大事就是和李煦一起努力清补织造府的亏空。可惜曹颙短命,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就一病不起,死时年仅26岁。
      曹颙死后,曹寅无后,过继子曹頫\承蒙恩典继任江宁织造。年轻的曹頫\上任后,除了履行织造之职,主要是向皇帝奏报江南的天时岁收,以及亏欠账目的清算,刻意回避了江南吏治和自家的事,以致被皇帝质问。这个时期,织造府依然脱离不了皇帝耳目的角色。
      康熙朝,皇帝对于织造官在任上的巨额亏空,态度十分宽容,容其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力补齐。但是到了雍正朝,千疮百孔的曹家账本,简直让皇帝怒不可遏。从一些朱批来看,皇帝对曹家甚至像积怨已久,故意找茬。
      雍正二年(1724年),曹頫\代卖人参,售价受到皇帝怀疑;江宁织造所供绸、缎、纱着水掉色屡次被罚款……两淮盐政噶尔泰曾在奏折里写:“访得曹頫\年少无才。”朱批:“原不是一个东西。”雍正五年(1727年),皇帝终于找到整治曹家的机会。
      历年江宁织造进贡御品多为水路,因几次贡品掉色,被严厉斥责罚款,曹頫\决定此次改走旱路。按照惯例,织造官员与沿途州县应协商制定马匹银两花费,曹頫\等人与当地官员在马匹银两上起了一些争执。此事被上报后,雍正帝却给曹頫\降了一个“骚扰驿站”的罪名。雍正六年(1728年)曹頫\被革职抄家,曹氏一门再无翻身机会,十几岁的曹雪芹跟随家人,离开繁花似锦的南京,移居京城。
      从曹雪芹曾祖曹玺始任江宁织造算起,至曹家被革职抄家,曹家三代四人世袭江宁织造达半个世纪。周汝昌曾在文章中写道:江宁织造曹家是曹雪芹的诞生地,他在此度过了“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肥之日”的童年……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伴随着康熙朝六十年盛世的“钟鸣鼎盛之家,诗书翰墨之族”的织造世家,绝不可能产生我国最伟大的小说家曹雪芹。
      曹氏之后,继任江宁织造绥赫德分得了曹家财物,走马上任不足五年,也因任上亏空银两被革职,此后雍正朝的几任江宁织造,结局皆不太好。

    曹家衙门改为皇帝行宫
      乾隆十六年(1751年)起,江宁织造府变成了皇帝行宫,长年锁闭,大门外冷落无人。据记载,行宫建筑群总面积约为东至利济巷,西至碑亭巷,南至吉祥街即今太平南路北端,北至督院前街即今长江街。现在的博物馆保留了西至碑亭巷、北至长江街的一角,面积为原址的四分之一。
      “织造署”改建为“行宫”后,织造事务由布政司兼管,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又由专任织造官员督理,江宁织造舒文买淮清桥东北民房改建织造衙署,此地与曹家再无瓜葛。
      《南巡盛典》中曾附有一张《江宁行宫图》,完整地展现了乾隆时期江宁行宫建筑群的样貌格局。行宫外有西北略为突出的近方形围墙,围墙内东侧为执事群房,其余建筑大体可分东、中、西三路布局。东、中两路有多进院落,院落中有朝房、宫门、前殿、中殿、寝宫、便殿、照房之称。西路建筑最为别致,前有茶膳房、戏台、便殿,其后主体建筑是有环廊的园池,池中及环池有曲桥、角亭、山楼等建筑。
      行宫经曹家衙门翻新而成,虽有些创新和增建,但大部分保留了原貌。周汝昌说:“南京织署因皇帝常临之故,楼台花木,本有可观,乾隆十六年不过增修了几层行殿,稍濬旧池,添加点缀而已。”
      乾隆六次南巡都是正月中从京城出发,四月末五月初回到圆明园,江宁行宫是每次行程的转折点。立夏前夕的江宁行宫,芍药遍开、花香四溢,“窗楹谏宇,舟艘不施,树石一区,以供临憩。俯槛临流,有合于鱼跃莺飞之境”,如果乾隆诗中的这座行宫宅院没有在太平天国时香消玉殒,曹雪芹文字中的神仙梦境便会真在人间了,不过即使江南机杼声依然,流光溢彩的曹家也永成昨天了。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1-9 10:54
  • 签到天数: 285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05-16 09: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这下知道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21 15:23
  • 签到天数: 650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8-05-16 09: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心☆ 发表于 2018-5-16 09:07
    不错,这下知道了。

    江宁织造府日子也不是想象的那么好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9-1-21 21:35 , Processed in 0.20650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