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60|回复: 8

[小说] 原创爱国动物童话:《要去天堂的小蜜蜂》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06-23 14:4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一群小蜜蜂生活在美丽的大森林里,她们在色彩缤纷的花丛中飞舞,采集着香甜的花蜜。阳光下,微风中,处处可见她们忙碌而快乐的身影;粉红的花朵,翠绿的大树,都是她们很好的朋友,时时观察着她们辛勤的劳动。

  肉肉是一个工蜂,负责采蜜、酿蜜。她心地善良,又非常漂亮,蜜蜂们都很喜欢她,她也爱帮助别的蜜蜂。她出去采蜜的时候,发现大森林实在是太奇妙了:食草动物可能会把草吃光,所以有食肉动物的出现,去吃食草动物,而食草动物数量很多,所以也不会灭绝。还有食腐动物去吃腐烂的尸体。当然,蜜蜂也身当重任,她们采蜜的时候,也传播了花粉,使得鲜花可以生长。

  肉肉想,这一切如此地完美,没有任何力量来安排是办不到的,一定是有一位神创造并主宰了世界。而且信奉神,多行善事,就可以死后上天堂,去采比世间香甜几倍的“天堂之蜜”。因此,她更爱帮助别人,干活也更卖力、勤劳了。

  有一次,她采完蜜回到蜂巢,把蜜带给可爱的雄蜂皮皮。雄蜂的任务是和蜂后交配,他们不用去采蜜。皮皮看到好朋友肉肉来了,非常高兴,他好奇地问:“肉肉,你最近怎么这么勤劳、这么爱采蜜了呀?”

  “因为我知道了神创造一切。神教我们爱人如己,所以我想多为别人做贡献,努力工作。”肉肉说。

  皮皮听了以后,感觉很不屑,就有些轻蔑地问:“你怎么证明世界上有神呢?”

  “看看自然万物就知道了。各种生物相生相克,彼此协调,井然有序,如果没有神来设计,如何形成这样呢?”肉肉说。

  “生物都是经过好几亿年的进化,不断与环境相适应,才变成现在这样的,根本不是什么绝对主宰的神安排的。”皮皮坚持表达自己的看法。

  “皮皮,你让我如何相信蜂蜜不是我们有意识地酿制,而是自然形成的呢?我们看见蜂蜜、看见一栋精美的房子,就应当相信它们是被有意识地酿制、建造的,更何况是比它们精美得多的世界呢?”肉肉说,“我只有信奉神,多帮助大家,死后才能上天堂,采‘天堂之蜜’。”

  肉肉的态度极其认真,显得特别诚恳。看到肉肉这个样子,皮皮有些想笑,但没好意思,就憋着笑说:“原来的生物和现在的生物很不一样,如果真是神创造的,那他为什么不一下子都安排好呢?再说了,就算我拒绝神,神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那样就会下地狱,地狱里都是烟雾和火。不过不是神非要这样的,是拒绝神才会这样的。”肉肉说。因为蜜蜂很怕烟雾,所以这对蜜蜂来说,听起来很可怕。

  皮皮本来只是不信肉肉说的,想表达下自己的看法而已,但听到关于下地狱的内容,他真生气了,说:“这话吓唬不了我,也就你这个胆小鬼才会害怕,你还是赶快酿制蜂蜜去吧,免得下地狱。”

  “我不会在意你说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好吧,我去酿蜜。”肉肉说。于是她就去酿制蜂蜜了。

  肉肉不断地告诉自己,皮皮的话不算什么,或许那只是对自己信心的考验,做好该做的事就可以了。但她还是无法让自己完全不在意。她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皮皮,似乎什么都变得复杂而难办了。似乎蜜蜂们都笨到只能相信看得到摸得着的东西,而超自然的概念则不能理解了。所以她一想起要跟别人讲清自己的想法,就感到有些烦。靠干活来避免和皮皮见面几乎成了唯一选择。这段时间她都不想再和皮皮说一句话。

  第二天她采完蜜,也没有随大家回蜂巢,而是独自在外飘荡着。她心情低落,漫无目的。孤独感笼罩在她的身心。她没有什么想干的事,只是想避开皮皮。身边那好看的景色,漂亮的自然万物,多彩的世界,她都默默地感受着,并对此充满感恩,但是她却无法让这种感恩被人们理解。她在外面逛啊逛,直到天色已暗,黑得什么也看不清。

  在冷飕飕的夜风中,在黑漆漆的夜色中,突然,出现了一头要在晚上捕食的狗熊。狗熊东看看、西找找,挪动着他重重的身体,扭动着他大大的脑袋,在大森林里窜来窜去,极不安分。正巧,他遇上了我们的小肉肉。

  “小蜜蜂,你为什么一个人飞着?你的那群小伙伴们都跑到哪里去了?”狗熊问肉肉。

  肉肉叹了口气,说:“唉,狗熊先生,我最近比较烦啊。”

  狗熊就问她为什么烦,她就把一切都说出来了。

  这一说,让狗熊来了精神,马上表现得很惊讶,说:“蜂巢里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你的同类无法相信神的存在吗?在我们熊窝,绝大多数都信神的。”

  “狗熊先生,我可真羡慕您。”肉肉说。

  “我知道,我知道你羡慕我。我也知道你的痛苦。但你其实可以去争取。我会帮助你,让蜂巢里的蜜蜂都感受神的恩典。”狗熊说。

  “真的吗?我到底怎样才能争取呢?您说您要帮助我,您真的能帮助我吗?”肉肉迫不及待地问。一听说能让她蜂巢里的蜜蜂都信神,她就想快点儿去做些什么。

  “当然是真的。我们熊窝可是自由的社会。我会给你资金,支持你的信仰活动。有了我的支持,信神的蜜蜂就会越来越多;有了我的支持,你想干什么都可以。”狗熊说。他话锋一转:“不过嘛,这些是有条件的。”

  肉肉忙问是什么条件。

  狗熊慵懒地靠在了一棵树下,拍了拍他的大肚皮,说:“你必须把你们蜂巢里的蜂蜜分给我,让狗熊们吃到蜂蜜。你还要让蜜蜂们看到我们的媒体,收听我们的电台。而且,我们必须想办法换掉现在的蜂后,这样神的福音的传播才真正没有障碍。到时候你我都可以拥有权力。”

  “这些事情我都可以偷偷地去做。但万一让蜂后知道了,我该怎么办?”肉肉问。为了获取她想要的支持和帮助,她还真的有些想答应狗熊的条件,因为这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暗的不行,那我们就来明的。我可以写一份决议案,给蜂巢施压,这样他们就不得不允许你的活动。你放心吧,有我在,什么都能办得到。”狗熊说,“我需要了解蜂巢里的情况,你得汇报给我。下次我们还会见面。”

  原来蜜蜂们比较弱的时候,狗熊可以直接去抢蜂蜜吃,但是现在蜂巢越来越强了,狗熊抢不了东西了,他也就只能写写决议案、捣捣乱什么的了。

  肉肉同意了狗熊。她根本就不觉得自己的行为背叛了蜂巢,相反地,她还认为这样做才真正对蜂巢有利。世间的利益再大,也比不上去天堂的大利,世间的蜂蜜再甜再香,也比不上‘天堂之蜜’香甜,因此,她觉得能让蜜蜂们都上天堂才真正为蜜蜂服务。有了信仰,信仰就成了最紧要最需要最重要的,就成了一切的一切,什么都可以付出,什么都可以牺牲,哪怕是生命,所以更何况是作为个人难以察觉的集体利益呢?

  在蜂巢里。大家都非常非常着急,因为已经这么晚了,肉肉还没有回家。端庄大方的蜂后更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想着各种办法,显得焦头烂额,她不断地问蜜蜂们,肉肉可能在哪儿,最后一次见到肉肉是什么时候。皮皮就把他最后一次见到肉肉说了出来,还把他们的对话也告诉了蜂后。

  蜂后听了皮皮的话,看起来有些忧虑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皮皮,你跟肉肉说的话不对,等见到了肉肉,你要跟她道歉。”

  皮皮一时理解不了,就有些不服气地问:“蜂后陛下,您不是教育我生物在进化嘛,怎么又说我说的话不对了?”

  蜂后朝皮皮微微地笑了笑,说:“没错,我是那样教育你。但你不应该说肉肉是胆小鬼。她有自己的信仰,你应该尊重她。只有尊重,才能让她热爱我们的蜂巢,为蜂巢贡献出她的力量,酿造美味的蜂蜜。如若不然,她会与你有距离感,这种距离感会让她不努力工作,厌恶集体,最后演变为背叛和混乱的根源,可谓隐患无穷、后患无穷。”

  “可是肉肉的那套理论本来就不正确,我为什么不能表达自己的看法呢?”皮皮问。虽然他已经同意蜂后的大部分的话,但还是有一些疑问。

  “你可以认为她的理论不正确,这是你的观点。你也可以表达自己的观点。但是表达要在团结合作的前提下,你必须认识到你们都是蜜蜂,你们的共同之处大于分歧之处,不管怎样都是一家人。”蜂后说,“肉肉是一个可爱的小蜜蜂,非常和善,大家都很爱她。这种向善之心让她有了信仰,而信仰也让她更加向善,更加爱帮助别人和服务大众,这些都是好事情。可见,只要充分发挥和调动信仰好的那方面,这是很积极的东西。”

  “想帮助别人,要向善,为什么非得信神呢?这种由精神安慰启发出的行为,会是真心实意的吗?她还说不信神会下地狱,并且不是神非要如此,是你应该如此,这也太凶残了吧。”皮皮问。

  “皮皮,你要明白,一切思想既然存在就有存在的根源和理由,包括下地狱也是这种思想的组成部分。我并不鼓励由信神启发的善行,但是如果信神可以启发善行,也没必要拒绝。”蜂后说。

  “蜂后陛下,我会牢记您的教导,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但我还是不明白,肉肉她为什么非得信一个神呢?”皮皮问。

  “皮皮,你是一只雄蜂,不用去采蜜、实际劳动。你不知道实际劳动者的痛苦。劳动是快乐的,但也是艰辛的。劳动中会出现各种情况,也有很多不如意和不平衡。你要想跟工蜂们搞好关系、打成一片,就得理解和尊重工蜂。”蜂后说,“工蜂看你不去采蜜,可能会仇视你,但你为繁衍后代做出的贡献,跟她们是一样大的。工蜂和雄蜂都功不可没。要消除隔阂、化解矛盾,两方都得做出努力,得相互理解。你必须尊重工蜂,其中就得尊重她们对信仰的选择。事实上,如果你能让劳动者们都感觉到公平公正,感觉到生活幸福、平衡满足,她们也就不会去信神了。不然,她们不仅会去信神,甚至还会去相信狗熊提倡的那些东西。那样问题就又大又复杂了。”

  经过这番和蜂后的对话,皮皮认识到了很多自己的问题。他知道了以后该怎样做,也认识到了自己原来对待工蜂的态度有些盛气凌人。只有把工蜂放在心上,真真切切地去理解和尊重工蜂,雄蜂才可能生存。要不然没有工蜂去采蜜,雄蜂吃什么、有什么骄傲的资本呢?

  蜂巢里的雄蜂会不断扇动翅膀,保持蜂巢的温度。但工蜂们也会把没用的雄蜂赶出蜂巢。于此可知,想比占绝大多数的工蜂清闲,不是件容易的事,那意味着要做出比采蜜更特殊的贡献。否则,就是死路一条。这样的日子并不一定比工蜂过得舒坦。

  最后,蜂后语重心长地说:“任何事物都有利有弊。信仰可以导人向善,抚慰心灵,启迪灵感,收获美好,成为促进社会和谐的因素;但也可以让人消极避世,厌恶集体,走向极端,万劫不复,成为导致社会不和谐的因素。只有尊重信仰者,改善其生活,充分发挥信仰的积极因素,调动信仰者热爱集体、服务并适应社会,才能让一切持续往好处发展。”

  就在这时,肉肉回来了。蜜蜂们看到她回来,都可高兴了,一个个都围到她的身边,向她问寒问暖。肉肉回答着大家的问题,但是显得很机械,因为她答应了狗熊的要求,所以面对别的蜜蜂的时候很是紧张。虽然她觉得自己在争取应有的权利,应当是光明正大的,但这毕竟是为蜂巢所不允许的,所以难免有些作贼心虚的感觉。

  蜂后也看出了肉肉的这种不自然的反应。她对身边的皮皮说:“皮皮,快,给肉肉道歉去。”

  皮皮飞向了肉肉。皮皮面对着眼前的肉肉,结结巴巴地不能把话说出口:“肉肉,我对……对……哎呀,我说不出口。”

   “你想说什么呢?”肉肉问。

   “肉肉,他想说对不起,他不应该说你是胆小鬼。他现在知道他错了。”稍远处的蜂后说。

  “没关系,我根本就不在意他说的话。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肉肉说。

  肉肉说完就径直飞走了,留下皮皮在那儿略显寂寞地待着。蜂后从皮皮的身后慢慢飞来,边飞边温柔地说:“别伤心,皮皮,道歉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人们总是不想或不敢承认自己的错误。我相信你是一只勇敢的小蜜蜂,你会改变自己的错误和缺点的,肉肉也会鼓起勇气承认并改变她的错误和缺点的,你们一定能和好的。”

  皮皮默默地点了点头,像是一声不响地说了“恩”。

  而已经回到蜂巢的肉肉,当然没能避免其他蜜蜂好奇地询问。大家都想知道夜晚是什么样子的,会不会比白天好玩,还是比白天危险。真是七嘴八舌,叽叽喳喳。肉肉很耐心地回答着问题,解除大家的疑惑。眼前这幅温馨又热闹的景象,让她的心里涌现着对蜂巢和蜜蜂们的爱,她真的不想背叛这个生她养她的蜂巢啊。可惜的是,蜜蜂们大多数都不信神,都不能理解她,所以她感觉一肚子委屈,好像投靠狗熊是被逼无奈似的。因为狗熊说好了要帮她推广她的信仰,要予人自由,并且狗熊那么厉害,说不定事成之后能分给她什么好处,或是权力或是金钱,到时候岂不是自己站对位置了?但这一切的发生,都必然要伴随着蜂巢的决定的失败,所以这也让她于心不忍,十分难受。不过她又觉得如果蜂巢不能接受神,失败也是必然的。隐隐约约之中有着她自己难以察觉的破罐破摔、报复的心理。虽然如此,她内心深处那对蜂巢的感情,也是始终存在的。

  皮皮出现在这群好奇的蜜蜂当中,在一个角落里静静地注视着肉肉。他发现肉肉是那么美丽,举止是那么优雅,简直超凡脱俗,跟别的蜜蜂完全不一样,自己一定要好好向她认错,好好保护她。望着肉肉,皮皮露出了微笑。

  过了一阵子其他蜜蜂都离开了,只有皮皮还待在那儿不动。等蜜蜂们都看不到了,肉肉就对皮皮说:“大家都走了,你怎么还不走呢?”

  “大家都走了,我就必须得走吗?我们得允许不同的选择啊。”皮皮说。皮皮慢慢地飞向了肉肉,说:“肉肉,我真诚地向你道歉,对不起。我现在是真真正正明白了,就算我跟你想的不一样,我也不应该嘲笑你。我应当尊重你的需要,尊重你的选择。我不应该说你是胆小鬼。你有了信仰之后,变得那么爱帮助他人、那么友好,这些我原来都没有认识到,却只是一味地认为你是错误的、你是在找精神安慰。现在我知道了,你有很多我没有的智慧,都是值得我去吸取的。我可以不跟随你的信仰,但是我必须包容你。”

  听到皮皮真诚的道歉,肉肉那种纠结的情绪化解了很多。“我不会怪你的,而且你已经向我道歉了。你那种尊重的态度很让我欣赏,让我感动。”肉肉说。

  “如果你能原谅我,那真的是太好了。说实话,我可能属于你说的心肠刚硬的那种小蜜蜂,我实在无法拥有你的信仰。但这只是我的选择,我也要允许别人有别人的选择。对了,蜂后陛下说,她已经命令其他工蜂在蜂巢里,建一个特殊的蜂房,让你在里面表达你的信仰。其他蜜蜂到了那个蜂房里,你还可以传播你的信仰和理论。”皮皮说,“蜂后陛下理解你,其他蜜蜂也都理解你、爱你,都想让你活得更好更幸福。”

  肉肉突然觉得,蜂巢也没她想象得那么不好,还是挺温暖挺有人情味儿的,自己不一定非要背叛蜂巢吧。但狗熊似乎更能给她权力和地位,所以她心里摇摆不定,还是对狗熊放不下。“那真的谢谢蜂后陛下了。我就知道蜂巢是我的家,蜜蜂们都是我的家人。”肉肉说。

  “那就好了。我会把你的话告诉大家,大家一定会很开心的。”皮皮说。

  工蜂们开始忙碌了起来,她们在建造给肉肉的特殊的蜂房。经过一番劳动和努力之后,这个漂亮、大气又神圣的蜂房最终完工了。蜜蜂们都跑来去参观这个蜂房,大家觉得这里充满着文化的气息,真是好玩儿极了,都很喜欢这里。皮皮也带着肉肉来了。蜂后也过来了。

  “肉肉,你喜欢这个蜂房吗?”蜂后问肉肉。

  “太喜欢了,蜂后陛下。我一看到它就很喜欢,它简直是太完美了。谢谢蜂后陛下。”肉肉说。

  “那你以后就在这个里面表达你的信仰。但是不可以在其他地方传播你的信仰,也不能妨碍其他蜜蜂的正常生活、工作。”蜂后说。

  “恩。我记住了,蜂后陛下。”肉肉说。

  “皮皮,你也不许到这里面跟肉肉辩论。”蜂后说。

  “恩。我记住了,蜂后陛下。”皮皮说。

  就在这个时候,蜜蜂当中走出来了一个做生意的小蜜蜂,向蜂后表达了不满。原来是给肉肉的蜂房太大了,占了做生意的地方。蜂后听了,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保留肉肉的蜂房,并让做生意的小蜜蜂做出让步。

  蜂后对做生意的小蜜蜂说:“我绝对不会阻止我的人民赚钱致富,但我们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也要兼顾信仰、发展文化。如果不这样,自己没有文化在心里、没有高雅的文化熏陶,那狗熊说什么大家就会信什么,就没有了凝聚力。”

  做生意的小蜜蜂听了蜂后的话,也很理解,同意让步。

  肉肉亲眼见证蜂后为了保护她的信仰,连赚钱的机会都放弃了,心里很受触动。她想到蜜蜂们那么爱她,都对她那么好,大家都在一起的时候那么开心,而皮皮的道歉也非常真诚,蜂后的决策也非常英明,一股股暖流就涌上心头。她想到自己曾经答应狗熊的事,想到自己还想要什么权力,就觉得很过意不去,于是,她鼓起勇气,要把狗熊的事说出来。

  “蜂后陛下,皮皮,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原谅我,但我一定要把一件事说出来,让蜂巢知道。”肉肉坚定地说。

  “你说吧,肉肉。”蜂后和皮皮说。

  肉肉就把她和狗熊的事说出来了。听了肉肉的讲述,皮皮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在场者都感到有些着急。蜂后马上就在心里计划着如何应对。蜂后说:“蜂蜜是小蜜蜂们辛苦酿制的,不可以给狗熊。但是狗熊一直想偷吃蜂蜜,总不死心。我们要知道这一点才是。”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太任性,太自私了,才给狗熊机会,做出了‘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们。”肉肉把她的歉意表达了出来。

  “肉肉,其实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没有尊重你,你才会对蜂巢不满,才会做出傻事。我做的又何尝不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呢?我错了,我对不起肉肉,也对不起大家。”皮皮也知道自己有错。

  蜂后看到她的人民这么懂事,便感到很欣慰。她对肉肉和皮皮说:“你们都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都明白了应该反省自己,这就是非常勇敢、了不起的。肉肉还没有给狗熊提供什么,现在也把这件事告诉了我们,就有将功补过的机会。皮皮现在也清楚应该怎样对待工蜂的选择,怎样尊重工蜂了。愿你们以后能重铸彼此之间的友谊,做互相谦让的好伙伴、好朋友。”

  “那皮皮,我们还当好朋友吧。”肉肉说。

  “好啊,肉肉。”皮皮说。

  就这样,因为懂得了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因为能观察到自身存在的问题,因为明白了怎样才对个人和集体都有利,小皮皮和小肉肉和好了。他们一起享受生活的美好,友谊的快乐。

  “不管是有神论者,还是无神论者,遇事都应当从自己找原因,观察自己的认识、语言和行为有什么问题,然后再做出适当的监督,而不是去抱怨环境和现状,这样我们才能去努力,建设好我们共同的家,维护好和谐稳定,防止各种对我们的渗透和分化。”蜂后说,“无论是工蜂,还是雄蜂,都应当将心比心,理解对方的处境和难处,社会各阶层都客观、理智、平等地认识和对待别的阶层,大家心里都很满足,狗熊就不会有可乘之机。”

   “可是狗熊下次还要和我见面,我该怎么办呢。”肉肉说。

  “没关系,你就和他见面去,我们告诉你怎么办。”蜂后说。

   “放心吧,肉肉,狗熊我们总得遇着,我们不仅不能仇视他,反而应该爱他,因为狗熊那些好的地方我们还要吸取。这里的底线只不过是不能给他蜂蜜,不能让他以任何形式控制蜂巢而已。”皮皮说,“同样的,不能因为狗熊提自由,就把追求自由的都看成有问题的。这里的底线只不过是不能做出对蜂巢有害的事,不能不择手段地伤害集体利益而已。”

  肉肉听后,点了点头,也放心了下来。这个要去天堂的小蜜蜂,经历了助人带给她的快乐、信仰带给她的美好、误解带给她的痛苦、集体带给她的温暖、觉悟带给她的升华,思想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知道应该怎么做,也越来越会与大家相处,蜂巢里,花丛中,处处都是她的舞台,处处都是她的画卷,她尽情描绘着自己信仰的图画,尽情演绎着自己生活的舞蹈。

  要去天堂的小蜜蜂,理应有相信去天堂的权利,理应受到尊重,理应被当做蜂巢社会的一份子。但是作为要去天堂的小蜜蜂本身,也理应去建设蜂巢,理应维护和谐,理应不破坏集体利益。这两方面都要做到,谁也不应该推脱。尊重信仰,不仅仅是蜂后在政策上的保护,更是皮皮在交往中良好的态度。有了好的政策,还要有好的素质,在交谈中真正不歧视对方,不流露出瞧不起、不屑的神情或语气,这样才能让对方爱自己所处的环境。同时,也不能对对方过于好奇和鼓励,这会让对方过于自信,认识不清真实现状。要做到这些,不能仅靠行为上的约束,更要提高个人修养,让自己真正、真心地明白,就可以自然而然地尊重自己,尊重大家。要去天堂的小蜜蜂就会感觉幸福。

  “肉肉,我们都知道你是个要去天堂的小蜜蜂,我们也都爱你这个要去天堂的小蜜蜂。你是蜂巢里一种无法抹去的色彩,你是有识者一种必须正视的存在。”蜂后说,“你有权利去创造自己的生活,有机会去施展自己的才能,天地广阔,岁月悠悠,你的未来一定会是无比的美丽与美好,你的智慧也一定会被认可和认同。”

  “蜂后陛下,我相信您所说的。我热爱蜂巢,我会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我必能兼顾现世和超世。”肉肉说。

  每一个要去天堂的小蜜蜂,每一个不想去天堂的小蜜蜂,都辛勤地工作着,努力地付出着,快乐地收获着。到处都是进步的机遇,时刻充满向前的动力。如此地自由自在,如此地欢乐无忧。无神论者脚踏实地,有神论者良善温和,蜂巢发展得即富有又美丽、即活力又健康,如同已然在天堂了一般,其实只要蜜蜂们都顺应环境、懂得顺应时势,并在此基础上做自己应该做的,那生活就有比天堂还美好的可能。经历过无数苦难,也犯过一些错误,小蜜蜂们通过不断地反省自己,改变现状,生活得无比幸福,真是比蜜还甜,比花还香。

  终于,到了狗熊约定与肉肉见面的日子。狗熊早就在当初说好的地方等候多时了,大森林的夜晚寒冷而神秘,虫鸣声让此地有一种静逸中的喧闹,而他,狗熊的出没,更让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领域危机四伏。肉肉还是显得形单影只地飞过来了。

  “肉肉,你来了。蜂蜜带来了吗?”狗熊看到肉肉,问。

  “狗熊先生,您还是得跟我去一个地方。”肉肉说。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为什么要去呢?”狗熊问。他只想领着别人,不想别人领着他。

  “您需要了解蜂巢里的情况,还要在蜂巢里推广我的信仰,乃至要决定蜂后的更换,所以您应该随我看看。一只狗熊难以进入蜂巢,如果有一只蜜蜂领路,一切就都合理好办了。您就可以在大家毫无察觉地情况下,形成操控。我愿意当这个带路党。”肉肉说,“我需要推广我的信仰,需要资金。而您需要蜂蜜,需要操控蜂巢。我们团结合作,有什么不好呢?”

  狗熊听了,觉得有道理,就迫不及待地要肉肉领路。这样,这个笨狗熊就跟随着肉肉,走了很长很长地一段路。我们的肉肉飞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一棵棵树跑到身后去了,一段段路都已然踏过,真是不知道要被引到何处去,他发现眼前是下坡路,不知该怎样选择、怎么面对。

  最后,他看见了一群蜜蜂在眼前。“狗熊?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蜂后问。

  “我……我正好要向你宣布一个决议案,就碰上你了。”狗熊说。如果不提决议案,他还真没什么理由再待在这儿。

  于是,狗熊就把他写好的决议案,从他那厚厚的皮毛中掏了出来,并一本正经地念给蜂后听。

  “狗熊,你为什么要写这个决议案?”皮皮突然问。

  “我是为了蜂巢里有更多的人权。”狗熊说。

  “狗熊,你到底是想让蜂巢里有更多的人权呢,还是想让熊窝里有更多的蜂蜜呢?”蜂后说,“如果是后者,那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不可能。”

  “当然是前者。你们表面上说要保护信仰自由,实际上却打压信仰,这是多么悲惨的事情。”狗熊说。

  “都说你是黑瞎子,你还真是个黑瞎子啊。蜂后为保障信仰自由做出了多少努力,你怎么统统都看不见呢?现在蜂巢越来越好,蜜蜂们越来越幸福,你都没看见么。”皮皮说,“可你也不是全辖,蜂巢里有什么不好的事,有什么缺点,你都看得一清二楚,并大声地告诉整个森林。”

  “我们不仅要保护信仰自由,还要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两者并行不悖,因此也没有什么打压。所以,狗熊你不能形成干涉了。”蜂后说,“如果你真的是为别人好,就拿出你的诚意,不要多管闲事,用行动来表示。”

  “你们确实没有保护好信仰自由,我有证据。”狗熊说,“肉肉,你把你的遭遇给大家讲一下。”

  狗熊以为肉肉能向着他,能为他编造有蜜蜂受迫害的证据,就让肉肉出来与蜜蜂们对话,这样就形成一种从内部进行的挑拨与破坏。

  肉肉从大家中间飞出,缓缓地向上升起,像个拥有神奇法术的小精灵,停在了大家的头顶儿之上。蜂后抬头望着她,心中充满着对这个蜂巢一份子的信任,露出了微笑;狗熊抬头望着她,不断盘算着对这个被收买者的利用,也露出了微笑;皮皮抬头望着她,脸上也浮现出了笑容,因为她是皮皮的好朋友,是那样亲和友善。

  皮皮故意装作很担心的样子,说:“肉肉,你想说什么?”

  “皮皮,监督也是为了让蜂巢更好,有话为什么不让说呢?”肉肉说。

  这话又让狗熊高兴了,他以为自己的挑拨已经成功,就有些骄傲地说:“是啊,有什么话要藏着掖着,不让说出来呢?大家都来监督,蜂巢才会越来越好嘛。”

  其实他的话本身没有问题,只是使用得有问题,他心术不正。

  肉肉稍作沉默,然后不紧不慢地说:“我在蜂巢里,可以自由地表示自己的信仰身份,可以表达自己的思想观点。我有一个特殊的蜂房,在那里我可以与志同道合的蜜蜂聚会、举办活动,还能向别的蜜蜂传播信仰。为了这个蜂房,蜂后陛下放弃赚钱的机会,也要保证它的规模。如果有谁侮辱我的信仰,我就可以指控谁,因此我的信仰从没受到侮辱、歧视。属于我的财产和蜂蜜受到保护,谁也不能侵占和非法剥夺。综上所述,我活得非常幸福,自在逍遥。”

  这番话说完,狗熊在那儿呆呆地愣了几秒。他的心真是“拔凉拔凉”的。“肉肉,你到底向着哪边?”狗熊大声地问。

  “狗熊先生,我是一只蜜蜂,您说我向着哪边?”肉肉反问。她顿了顿,温和而平缓地说:“狗熊先生,既然我们都相信我们是神的儿女,那我下面说的这些话您应该能懂:您整天想着偷吃蜂蜜,多管闲事地攻击我们的人权,发展了自己的贪心。您觉得您这样能活出神的样式吗?您觉得自己是一个真正有信仰的吗?如果您放下贪心,您一定会感到豁然开朗,您会发现蜂巢并没有那么坏,并且对您是包容的。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必然会受到局限和束缚,而站在大森林里所有小动物的高度,一切都会越来越美好,越来越舒服。这样我们才是真正的有信仰者;这样我们才能让神的光芒照耀全世界。”

  狗熊气得无话可说。他不能用丛林法则为自己辩驳,因为他自己都是表示要打破丛林法则的。事实上,食肉动物去吃食草动物,也是在为大森林服务的情况下才能实现——因为食草动物太多会把草吃光,这样食草动物自己都生存不了——如果没有服务,无止境地伤害别人,最终必然是自己倒霉。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就是这个道理。弱肉强食绝对不是为恶行辩解的理由,因为当私心打破平衡的时候,这个私心的产生源就会遭到大自然的强力清除,完成再平衡——这是大自然的再平衡。当然大自然也是慈悲的,她总是一次又一次地给我们提醒和机会。

  “狗熊,你别想着再利用肉肉了,她已经识破你的打算了。”皮皮说。

  “既然决议案的内容并非属实,那么狗熊你可以离开这里了。”蜂后说。

  阴谋遭到粉碎,狗熊气急败坏,他向肉肉大声地嚷着:“肉肉,你确定这是你想说的话吗?你真的是想说这些吗?你重说一遍,你重说一遍!重说一遍……”

  “我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我也知道我应该做什么。难道要我作假见证陷害人,才是您想听到的吗?”肉肉说。

  “肉肉,你可真是个可耻的叛徒。”狗熊小声地咬牙切齿地说。

  “本来我不是个叛徒,但因为轻信您的话,我曾经当了蜂巢的叛徒。”肉肉说。

  蜂后看到狗熊缠着肉肉不放,并对蜂巢喋喋不休,就看了看身后蓄势待发的蜜蜂们,她觉得时机已到,大喊一声:“孩子们,上!”

  蜜蜂们就一齐涌向狗熊——蜜蜂之中当然包括肉肉了——吓得狗熊转身就跑。不管他是多么地着急,跑得多么迅速,似乎都无法摆脱蜜蜂们的赶超。来时是下坡路的地方,现在便是上坡路了。无法盛气凌人的狗熊,担心自己被蜜蜂蛰到,尽管他还是有各种各样的打算,尽管他还想让自己再像原来那样施加压力,也只能不甘心地狼狈逃窜了。他的那份决议案啊,在惊慌之中被一下子扔到河里去,泡得谁也看不清了。

  其实蜜蜂们也不会那么急着蛰他。因为蜜蜂的蛰针连着内脏,蛰向目标的同时很容易把自己的内脏带出,并因此死亡。其他动物可以用尖牙利爪攻击敌人,但因为蜜蜂的特殊性,所以小蜜蜂们不能简单地效仿其他动物,不能看谁厉害就跟谁那样做,而是结合实际情况、自身特色来制定方针。这绝不是什么懦弱,而是智慧。不过有些好战的蜜蜂就理解不了这种智慧,总说是蜂巢无能。如果蜂巢真的是无能,这些蜜蜂也不会有说这些话的时间。

  狗熊就这样被小蜜蜂们赶跑了。气势汹汹地来,却灰溜溜地走,他的样子看起来可好笑啦。

  (完)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9-17 17:49
  • 签到天数: 275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06-24 09: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象力丰富,寓意深刻。佩服你写出这么好的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06-24 17:44:01 | 显示全部楼层
    佳作,拜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9-22 16:52
  • 签到天数: 591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06-24 18:4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一个有丰富想象力的天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9-22 07:47
  • 签到天数: 90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06-27 15:59:19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很不服气,但也不得不承认,你写的非常好,真的非常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07-08 17:49:1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心☆ 发表于 2018-6-24 09:53
    想象力丰富,寓意深刻。佩服你写出这么好的作品

    求评价每个人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9-17 17:49
  • 签到天数: 275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07-09 13:5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易静远 发表于 2018-7-8 17:49
    求评价每个人物。

    不好意思,这个就没有时间了,我最近比较忙。
    但是你写的真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9-22 07:04
  • 签到天数: 59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8-08-02 13:4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写的既完整又有深刻寓意,好佩服你的想象力,我花了很长时间才通读完,下面说说我对故事里刻画的动物角色的看法和理解:
         小蜜蜂皮皮是个无神论者,就算肉肉给他讲再多关于“神创造了一切”的言论,再怎么极力向他证明也无济于事,这样只会令他们之间出现隔阂、分歧,而蜂后深知这样会破坏团队之间的和谐,甚至还会对整个蜂巢招来祸端,所以就命令小蜜蜂皮皮积极的去向肉肉道歉,以挽回安抚因愤懑和受狡猾的狗熊挑唆而想要背叛蜂巢的小蜜蜂肉肉的心,而这期间,受蜜蜂团体包围的肉肉也感受到了蜂巢里快乐和温暖,以及蜂后对她的理解和厚爱,最后肉肉终于醒悟过来,与蜂蜜们团结一心赶跑了企图谋乱的狗熊
         这个故事也向我们反应出:世界上的许多人和事,我们无法要求其做到和我们心意相通,唯有求同存异才能保持社会和谐稳定发展,除此之外,这个社会还需要一个深明大义的主导者来引领我们走向更好更有序社会主义新时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08-02 15: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琦迹 发表于 2018-8-2 13:40
    故事写的既完整又有深刻寓意,好佩服你的想象力,我花了很长时间才通读完,下面说说我对故事里刻画的动物角 ...

    你的评论很好,非常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8-9-23 04:29 , Processed in 1.66017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