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59|回复: 4

[杂文] 二十多年前的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07-14 16: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烟雨苔 于 2018-7-16 07:52 编辑


    五月是春夏交替的季节,麦子成金黄色有半个成人高了,沉甸甸地弯下了腰,整个田野成了一望无垠美丽金色的海洋,这种景色在高楼耸立的现代都市里所见不到,自然广袤。预示着麦子要收割,这是个农忙的时节。在外工作的人儿也得要赶回来忙活田地里的事,忙碌之余大家伙儿免不了要聚聚,吃喝和打牌。一天晚上大家伙儿几人聚在一朋友家里打扑克牌,到了午夜时分,其中一人输了牌起身要回家,就这样结束了牌局。他们几人刚打开家门,眼前场景惊住了。南面不远处的麦田里燃起一团火,而且火势向他们所处的农村居民房子的区域蔓延,眼看要烧到离麦田最靠近一户王爷爷家门前的场子上。他们几人赶紧去敲王爷爷的家门,嚷,不好了,你家门前着火了,赶快出来救火。屋里的王爷爷说:你们大家伙儿嚷什么,把我的美梦给搅没了,外面着火管我什么事。大不了烧掉了我这不值钱的旧瓦房,我也这么把年纪的老头儿,反正都是个烧。睡在对房里的儿媳不满地说:这死老头儿,还没分家呢你就不管了,你不要紧,还有我们呢。她急冲冲地打开家门,果然火近在咫尺了,再不救,就要殃及到房子。这火不同于一般麦田里的火,带有一股酸腥气味儿,地上有一节节硬杆子的东西,有似于胡桑树杆。奇怪,自家门前没堆放胡桑树杆,说不定是公公干的,问了下公公。公公答:我都七老八十的人了,还能干得动这活儿。不要烦了,睡觉,睡觉好了。儿媳又发觉这杆子节不似于胡桑树杆,这是什么?拿出电筒来仔细地照看,好似骨头,这好似骨头的东西正是从南面的麦田里那团火带来的。刚才打扑克牌出来敲王爷爷家门的几人,已跑到麦田里。他们不禁哇地惊叫起来。“是在焚烧人的尸体,是具没有头的男性尸体,发生人命案了,谁杀了人。惊叫声一下子震惊了这 平静的村庄,也震惊了整个地方。
     阿凤飞快地蹬着平板三轮车,一路畅通无阻地赶回二十多里远的家中,到家时已是大汗淋漓,神色慌张,仿佛间有种无形的东西缠绕在她身上。匆忙地冲洗完后上床休息,一直噩梦连连,身子不住地在哆嗦,至到第二天中午一个电话打来告诉她事情处理得不错,没有人发现。阿凤这才敢起床,活动下肢体。但心理很是恐惧,家门不敢打开,外面的声音对她非常警觉,特别是警鸣的声响,她全身几乎要痉挛,精神快要崩溃。两天后的周日,心理好像不是那么的警惕 ,敢走出家门。平日里穿戴极为朴素的阿凤,这天好好地妆扮下自己,化上了浓妆,戴上帽子和墨镜,可以说是改头换面一番,去丈夫家为老人祝寿。老人感到很异外,儿媳妇跟他们关系很是疏远,这次怎么会亲自登门祝寿,格外地热情,忙前忙后,席间不断地向二老敬酒。阿凤说:连子单位有事派他去江南出差,一时不能回来,所以我来替他来为你老人家做寿。公公说:这孩子出远门有事,事先也不通知我们一下,真是养儿不中用,亏得我们准备他喜欢的菜肴。前天夜里梦见连子流着泪跟我告别,梦醒后隐约地看到他回来了,当时我还说你回来得这么早,瞬间不见了人影。这可能是我盼儿归来的心切吧,造成思想上幻觉的缘故。我跟他妈说了这事,他妈说这段时间想起他或提起他时有不祥之感,怕是会发生不幸的事。我劝她别胡思乱想了,什么祸福,连子都这么大的人了,不会被人给欺骗 ,老人顿了一会儿又说:阿凤啊,连子总不会正如他妈感觉的那样,会有不幸的事儿发生!阿凤低下头呸的一声说:连子能会有什么不幸,你这不是咒骂我受寡吗?今天是你大寿的日子,不许讲不吉利的话。公公哈哈地说:你们年轻人还要讲吉利的话,我一辈子从不讲这个迷信,世上哪来会有咒骂的吗?再说不幸也不一定非得是出人命,你也用不着这么紧张,好了。万一连子果真是出了人命,你年轻还可以重新嫁人,过上幸福的生活。我跟他妈才是真正地失去他这个儿子了。寿宴间公公说起近来一麦田里发生一起无头尸的事件,问阿凤也听说了没有,阿凤趁机去厨房端菜,离开了现场。公公觉察到事情的不妙,那麦地的事很有可能跟他家的连子有关。记得前天打电话到儿子单位,没有说连子有公事出差在外,只是说他人不在单位里。公公决心要到那具无头尸现场看看究竟。阿凤祝完寿走后,公公把她送来的寿礼全扔了,把吃剩下的寿宴的饭菜也都倒掉了。其实阿凤她心理时刻布满恐惧,也想摆脱这种恐惧的心理。她往返于丈夫家的线路,舍近求远地选择人烟稀少的小道,思想在不断地争扎。究竟是自投罗网地坦白事实,还是再继续这样得过且过地下去呢?她想既然这样,就这样地得过且过的下去,说不定会漏过灰灰的法网,不是说漏网之鱼总比网到的鱼要多吗?

    办完事归来的亮哥是小别胜似新婚,买了珠宝首饰给妻子,比往日更加亲密,跟妻子促心长谈,勾划美好未来蓝图。他们是对公认模范夫妻,结婚二十来年,很少有拌嘴红脸,两人都是牵着手出门。对妻子体贴入微,家务活尽量让自己包揽,岳丈家的事他一应必办。亮哥不仅爱护自己的家庭,而且他的为人众所周知,是一流的人品。从未跟邻里发生过矛盾,哪家有困难会锦襄相助,左邻右舍发生纠纷他出来调解充当和事佬。单位里人称亮哥是焦裕禄式的好干部,秉公办事,解决了困难职工实际的问题,从不感情用事,更不会滥用职权,曾多次立功受到上级的佳奖。几乎完美不缺人格的亮哥,谁也没料到居然会是刽子手。

连子的父亲去了认尸的现场,烧得乌七八燋的尸体,剩下了骨架和衣服的碎角片。父亲细心地观察,发现了一条还没有完全烧尽的皮带子,像似连子单位发放的工用皮带子,还有张烧得半燋纸片儿上的字样有似于儿子的笔迹。父亲估计这具无头尸十有八九是儿子连子的。老人嘴里念道:人被害得可真惨,连头都没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父亲立即向警方提出验尸要求,准确无误的检验报告证实了老人的估计,顿时泪流滂沱,说一定要把凶手绳之以法。

阿凤正准备跟心爱的亮哥要逃出这恐惧地方,到外去散散心,忘记这里的一切,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一切都太迟了,短暂自由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终究没能逃过法网,不到一周的时间成了网中之鱼。长鸣的警车声到阿凤家门前。她知道已到了四面梦歌的境地,不得不为自己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只得流泪面对现实,面对命运的安排,让法来处置自己。审询时哭诉着丈夫对她非人般地虐待,万般无奈之下才杀死他的。叹息自己不懂法,一时的冲动才做出这种不可挽回的傻事,留下了千古恨。办案人员询问阿凤死者的头颅去了哪里,阿凤含糊其辞地回答埋在那堆烧焦了的尸骨架旁边的田地里,然后又说是扔到当地的沙河里 ,总是不得自圆其说。他们认为这案子可能是有隐情, 不仅是一人所作,另存同谋。阿凤在刑讯逼供下最终交出了合作的人亮哥。亮哥成了杀人犯,他单位里简直是炸开了锅,没有人相信这会是真的,认为是公安人员断错了人。唯独妻子不这样认为,丈夫近来行为异常,对她过于亲密,莫明地在她面前落泪,言语里总支支吾吾的,确信法律是不会乱来,立即断绝了跟丈夫及婆家人的交往。亮哥家在外地读中专的女儿,得知一向宽厚慈祥父亲的丑闻后。觉得整个世界变了样,与周围的人隔绝了,变得郁郁寡欢,认为自己无颜面对生活和人群,没有再生活下去的勇气,几度自杀未遂。亮哥在严肃的法律面前,没有像阿凤那样隐瞒,如实地承认了自己是阿凤杀害连子的同谋,并且俩人分工处理尸体的事实。阿凤负责连子的身体部分,他负责连子的头颅,把连子的头颅扔到四百里外的淮河里。亮哥交待了犯罪的事实后,连声叹息地说实在对不住自己的家庭,妻子和女儿。没想到自己与阿凤二十几年的恋情竟落到如此的地步,纯粹是一时糊涂,人间的作孽。阿凤面对一直深爱的情人流下了痛心的泪水说:“一切都是为了你这个家伙,我完整的家就这样散了。”

   二十多年前阿凤正值妙龄少女时期,长相妩媚动人,是远近闻名的一枝花。擅长于弹唱舞艺,活跃在乡村文艺宣传队。她不俗的外表和出众的才艺被人所重视,迅速地成了名台柱子,拥有众多的仰慕者,算是个时髦人物,向她表达爱意的人不计其数,她的家门槛也要被说媒的人踏破。阿凤不屑一顾地把这些人达不到她择偶标准的人拒之在外,她和家里人共同追求是有固定工作单位,城里户口的人士,以此好改变农村人的命运。想以婚姻方式来改变自己命运的人其实是很愚痴。有时上天似乎眷顾有理想有追求的人,阿凤追求理想中人物,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竟奇迹地出现在她的眼前。她在台上精彩演出深深地吸引住观众里一小伙儿的目光,给她最热烈的掌声。演出完后小伙儿主动向阿凤献礼物,两人漫步于充满了诗情画意桃红柳绿的田间小路上。小伙儿介绍自己是当兵出生,刚转业到城里一家单位里做保管工作,是家里的兄长,称他为亮哥。家父也是拿工资吃饭的人口,家里除母亲外其他人基本脱离了农村。并肩的阿凤显得几分逊色,她家族祖祖辈辈都是生活在这偏僻的小乡村,只有个哥哥在部队参军,是家里唯一的骄傲和希望。羞涩的她不敢正视身旁仪表堂堂英俊伟岸的亮哥。其实她打心里很是喜欢,这正是她理想中人物。两人相识后雁书频频,阿凤仿佛看到命运的希望,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生活变得更有力量和精神,好像每件事都是为亮哥所做的。亮哥也不顾一切地跟阿凤交往,成了他感情的唯一,谢绝了其他人媒妁的盛情。正当他们情投意合,到谈婚论嫁之时。世上哪来有不食人间烟火的恋情呢?世俗的观念是不能被冲破。亮哥带着未婚妻阿凤去他家,向家里人宣布他俩的婚事,遭到其母亲激烈地反对,如果娶了农村户口不务正业的阿凤,立马就撞墙而死。以死相逼的方式拆散了这对即将成为眷属的恋人。后来亮哥随长辈所愿跟有工作的城里人结婚了,阿凤得知亮哥结婚后,也为自己找到婚姻的归属,嫁给在城里工作老实人的连子。人的情感是难舍难分的,爱到尽头覆水难收。阿凤结婚时亮哥亲临现场作为主婚人。婚后两家人作为亲朋好友互相走动。阿凤称亮哥妻为嫂子,是无话不谈的好闺蜜,亮哥跟连子关系亲如兄弟阿凤让女儿管亮哥为干爹,他对干女儿更是喜欢不得,干女儿对他也是胜于自家父亲的情感。亮哥的家父弥留之际时带上他干女儿回家看望,对父亲说这可是养在别人家你的真孙女,是这家的真种,家父见了这从未谋面的真孙女后安心地瞑目了。亮哥和连子始终保持铁哥们的关系,俩人共谋事业,闲暇时出游,交谈各自家庭情况,一起打麻将时连子输了钱亮哥主动垫付,亮哥把连子转正干部编制,并当上部门负责人,还为他争得一套宽敞舒适房子的福利,请人给新家装修房子。连子对亮哥的恩情感激不尽,万万没想到这恩人居然是自己杀身的仇人。阿凤喜欢在情人亮哥面前大失丈夫的面子,甚至耻笑丈夫,这令连子大为不满。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传言妻子阿凤的不忠,外面早有人了,他只是招牌丈夫。于是他爆发了家庭战争,仁慈的亮哥做起了情人夫妇的思想工作,撮合情人夫妇俩的感情,但连子暴力越来越严重。事发的两周前一周日亮哥在外路遇到阿凤和连子夫妇,问起他们的关系如何,连子不理不睬。阿凤背着连子对亮哥说丈夫虐待她,可能是连子知道了她跟亮哥之间特殊的关系,大概也知道了女儿的真相,大骂女儿不是人,是野种,他不是一次发狠地说要揭发亮哥见不得人的密事。亮哥听后便狠狠地斜了连子背面一眼,说:他只是我手下一条狗,这样子绝不会让他有好下场,放心,我非要整死他不可。亮哥的话让阿凤在家里变的温顺了许多,自责不是个好妻子,亏待家庭丈夫,以后要好好经营家庭,。然而妻子的温柔背后却是对他致命的打击。亮哥趁妻子到外出差之时,在家里准备了饕餮盛宴,邀请阿凤夫妇来作客,连子的心情比较舒畅,这天竟是他的末日。临近傍晚时,亮哥谎称自家卫生间里的下水道出了问题,要求连子修理,不明真相的连子信以为真。谁知自己刚弯下身子低下头正准备着,头颈部受到重重的击打,脸上立即流出了血来,人处于半昏迷状态。阿凤见这情行对亮哥说:这样子做也太没良心了,他跟我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二十来年,也是有一定的感情。好歹夫妻一场,总不能这样恶狠吧,他人不坏,我们送他去医院救治吧。这时亮哥失去理智地说:既然这样就要干到底,如果把他救起来,那我们就逃不过了。阿凤听了后,方才的一丝良知也被抹去,跟随情人再次合谋致死连子。阿凤用手指费劲地塞着丈夫的鼻子,亮哥紧紧捂住连子的嘴,直到连子的生命最后一刻,死者直到痛苦地离去双眼还死死地盯住这对恶男女。情人俩致死人后又惨忍地实施了分尸的重任。当晚阿凤把丈夫身体部分注入麻袋里,用平板三轮车运到二十多里外的麦地里焚烧。亮哥则负责连子的头颅,第二天驾驶单位的公车到四百里开外的淮河边给处理了,投颅至河中。他们本以为这样两人默契地合作是可以逃脱法律的灰网,可是天理总是在,没到两周后这对合谋的情人,在高墙之里狼狈地相见了。审判罪行时亮哥面对情人愤愤地说:阿凤,你这恶婆娘,把我好人形象全给毁了,成了阶下囚,我家里的妻子和女儿怎么办!阿凤对驳:都是为了你,我的家没了,剩下未成人的女儿,她一个人多可怜啊!你有本事也杀了你妻子。亮哥又驳道:这一切是你咎由自取。阿凤不断地流泪叹息。他们两人共渡过铁窗一年后,仗义的子弹让这对相爱的人永分开,阿凤遭一抢后生命还存有奄奄一息,艰难地爬到她深爱的亮哥身旁合上了眼,实现了她的愿望做刑场上的情侣。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14 11:23
  • 签到天数: 649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07-15 08: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杂文内函丰富深刻,是一扁不多见的佳作!早安!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07-15 19:4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很吸引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19 00:12
  • 签到天数: 164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07-15 21:5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意思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19 09:39
  • 签到天数: 318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07-29 19: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好像以前见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8-12-19 15:05 , Processed in 0.23929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