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2|回复: 1

[小说] 原创 姊妹花友谊的春天 (三) 未完待续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07-20 17: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婚后一个月的一个周末。这天,柳树垂下了头;鲜花裂开了嘴;小雨点滴滴答答拍打着玻璃,风儿呼呼地诉说着过往。
    王蕊带着悲喜交加的情绪,正走在去冯梅家的路上。她身穿一件蓝色带花,无袖连衣裙,斜挎着一个白色小包,脚上那双偏带高跟鞋,支撑起被生活压力即将砍折了的腰杆,挤上了公交……
    冯梅正在家里和安静、小月、还有春燕开“茶话会”呢。
    “诶,”看你现在越来越水灵了。冯梅嗑着瓜子,扫视了一下她的腹部,微笑着对春燕说。那时的春燕腹部已经微微凸起了。
    “讨厌呢,难道,你不晓得我是水蜜桃型的啊。”春燕连比划再说。
     安静笑道:“水蜜桃?切,我看,你整个一大酸梨……”
     “喂,你能不能正常点说话啊,自打你结婚后,整个声音都变得很甜了,甜得让人浑身发抖……”小月在一边插嘴道,“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冯梅,你们家有棉被吗?给我披上点,冻死了……”小月一边说着,一边还夸张地抱着双臂,做出一副寒冷的样子。
     “我们家没有棉被,不过嘛……到有麻袋,把你装在里面正好。”冯梅开玩笑地说。然后,几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门铃突然响起。梅,手里的瓜子紧贴在唇边,楞了一下,大脑迅速地翻页,搜索:大中午的会是谁呢?最近也没有网购啊,不可能是快递呀。而且,上班的妈妈也不可能中午就回来了呀。这两个可能都排除了以后,又想:也许是按错门铃了。
     “梅,谁来了?”小月问道。
     “嗨,准是按错门铃了。一天类似这样的事情发生几次,不新鲜。再说,大中午的,谁会来啊,又下着个雨。”
    十分钟过去了,“咚咚咚,姐,你在家吗?”敲门声和蕊的喊叫声一时间覆盖了她们的欢乐声。
     “嘘——”春燕把食指竖在唇边,“我去开门。”打开门,一个身影闯进她们的视线“你可真行,还以为你没在家呢,按门铃,也没人,如果不是楼上邻居下来,估计我就进不来了……”蕊,站在门口,一口气,连环炮似的发射完。
      “你怎么来了呀?”春燕问道。
      “哎呀,怎么是你呀?”王蕊的视线,扫视了一下,看到坐在茶几前面,沙发上的月和梅,还有眼前的燕儿,说,“你们怎么都来了呀,是知道我今天来,迎接我的吧不会。”
       “您老人家这么厉害,可不是迎接您来的。”冯梅,蜷缩在沙发上,笑着说。
      “看错了,我还以为是你开门呢,所以就……”
     “如果是我开门,你还不得把我给吃了啊……”冯梅瞪了她一眼,假装生气说,“软的欺负,硬的怕的家伙。再说了,我哪知道是你呀,谁让你来之前不预约的呀。”
    “除了欺负你,还能欺负谁呀,你可是我们大家的撒气筒啊……” 冯梅这个倒霉催的,交友不慎啊。
    走进方形的客厅,环视了一下四周,迎面是一个两扇,双开门,白色,带有图案的组合家具。家具旁是一个一张半床宽的沙发,距离沙发足有半块瓷砖远的前方摆着一个不大的茶几。茶几上居住一套崭新的茶具,诸多个水果,也正在做客,还有一盘花生米,也在此串门子。右侧是通透式的阳台,卧室在客厅左侧。厨房和洗手间分别居住卧室的左邻右舍。
    蕊,摘下包,随手扔到一边,跟她们挤在沙发上。迎面的电视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正在聚精会神地观看着姐妹们的精彩演出。
    冯梅拿起茶几上的各种水果,和冰箱里的饮料,来迎接王蕊的到来。看着肌肤依然像是刚喝过水一样细腻柔滑的她,刚想说什么,还没等冯梅张嘴,王蕊的话匣子一下子又跳入了她们的耳畔:
    “他,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说最近工作忙,要去外地。”望着冯梅的她,此时此刻,又出现了那种野兽般,可怕的眼神,“我那天试探他,但我手机上显示的,明明就是本事号码,他愣说在外地,说不定,又在外面,招花惹草来着。”
   “是你失恋了,还是,他放的烟雾弹?”躺在沙发上的小月问道。
    冯梅,坐在一旁,提醒道:“没有任何根据,可不能随便下结论哦。”
     “根据?满脸都写着呢,就他这样的,我还不了解他,哼……”说着,她站起身,走向阳台,扑通一声跪在一个角落里,透过玻璃窗,仰望天空,痛哭流涕地质问着:“命运为什么这样对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跟我开这样的国际玩笑。难道,你想跟我PK坚强和毅力吗……”好久,天空没有回应,她的膝盖痛得钻心,直到慢慢沁出血迹……
    她们来到她的身边,架着她的双臂,蕊弓起
腰部,才缓缓地站起身来。坐在沙发上,两眼空虚地望着前方,呆若木鸡。
    “不是我说你,当初就不应该跟他,要长相没长相,要本是没本事,你图他什么呀?”小月说道。
    春燕也来帮腔:“就是就是,离了完了
……”
     冯梅叹了一口气,道:“宁拆一座庙,不破一门婚。你们就别在火上浇油了。”
     王蕊听了她们俩的建议,一拍脑门,道:“对啊,离婚!”然后,她气鼓鼓地说,“我为他操持这个家,他就拿招花惹草的方式来回报我吗?等他回来,就办离婚手续……”
     “离什么离,这婚是随便结着玩的吗?”冯梅,喝了一口水,“你以为是小孩儿过家家啊。”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懂什么啊……”王蕊气哼哼,“白对你这么好,胳膊肘往外拐。看看她们俩,多是那意思啊!从现在开始,剥夺你的发言权。”
    “你这孩子,几日不见,还会聊天吗?”冯梅含笑着问。王蕊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性格也只要冯梅最了解了,因此,跟她在一起,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日久天长,她的坏脾气,不讲道理也就见怪不怪了。
  “我现在才知道,从结婚的那一天,我就跳进了他的陷阱里……”
    王蕊委屈地告诉她们,结婚的当天,回到家。他们把所有随份子的红包一一拆开,王蕊在石磊的“监视”下,把红票子整理一番后,一个能把人鼻子气歪了的天文数字出现了“17400”要气死你你。随后,蕊将那些堵心丸没好气地塞进抽屉里。然后,全身如散了架一样,无力地摔在沙发上……
    “那他呢?”
    “玩游戏呢。”
    “那你们俩,第一天就分居了……”喜欢八卦的春燕和小月异口同声地问道,“不会吧,他让你守活寡啊……”她们俩瞪圆了眼睛,嘴巴形成一个‘o’形。
    “可不是。”王蕊垂下了长长的睫毛,泪珠啪嗒啪嗒砸在了地上,“更可气的是,第二天拉开抽屉一看,一分钱都没有了……我问他,他不但不承认,还怪我怀疑他。不是他拿的,难道这个钱长脚,跑了?还是长翅膀,飞了?这不见鬼了吗……”
     “他就是一只煮熟的鸭子。不过,就你那眼神儿跟CT一样,从他的表情上扫描一下,不就真相大白了。”
     这时,安静插嘴道:“蕊,你听我的吗?”然后,她趴在王蕊耳边,耳语了几句。
    望着憔悴不堪的王蕊,让冯梅心痛不已。王蕊告诉她们,自己已经几天几夜没吃一口东西,没喝过一口水,甚至一夜一夜睡不着。其中,尝试过几次极端的方式,想一了百了,但都没有如愿以偿。
    精神几乎到了崩溃边缘的她,就是想不明白,原本一项厚爱她的命运为什么一下子变得这么歹毒、这么无情、这么冷酷、这么……如拿一把尖锐的刀子在一下一下戳着她那颗已经千疮百孔的心房。几天的时间,140斤的王蕊被抑郁和焦虑耗费了三十斤的体力。但,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就算她付出了再大的代价,依然捡不回来失去的东西。不过,只要她相信自己,跨过这道沟坎,一切阻碍也都会变得畅通无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07-21 17: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你的作品,感觉你在写作上很有功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8-10-16 22:16 , Processed in 0.20255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