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09|回复: 1

[小说] 原创 姊妹花友谊的春天 (六) 未完待续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07-20 17: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月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方成笑呵呵地迎上前来,将小月手里的背包挂在门后,把她换下来的高跟鞋放回原位,再把饭菜又重新微了一下。这是方成每天下班后的另一种身份——保姆。
    她一边吃,一边把经过告诉了方成,一项水分很大的她把整个故事讲得神乎其神。自己似乎就是半个神仙。方成,坐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像是在听评书。
     “那最后是什么结局呢?”
     “最后的结局就是……人跟丢了呗。”她瞥了一眼方成。
     “嗨……”
    小月喝了一口汤,说:“这回,他们家就有好戏看了,搞个对象,了不起了。哼,我早就看穿小石是个什么货色了,整个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狼,不过,配王蕊还是绰绰有余滴……”
    行走在四季的时光,仿佛带着温暖的微笑,定格在人间。
    第二天,小月坐在办公桌前,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她一只胳膊肘拄在桌面上,紧握拳头。手臂顶在颧骨前,抿着嘴唇,眯起狐狸眼睛,一会儿,打开电脑,登陆上微信,找到冯梅的头像。先发了一张笑脸,半天没有反应,她站起身,端着杯子,走到饮水机身旁,来了点温水。又重新回到办公桌前。这时,电脑里“嘀嘀”响了两声,冯梅回复了她一个可爱的图片。
      “告诉你一个天大的消息,我那天在健身房看到王蕊的老公了。”
      “啊?他也健身去啦?”
      “不晓得。”
      “然后呢……”
      “然后,他就走出了健身房,我就跟着他来到一家西餐厅,我在一个角落里,望风,猜我看到了谁?”
      “谁呀?”
      “一女的,两个人还挺亲密。你说,他们俩之间是什么关系呢?原来石磊脚踏两只船啊。王蕊知道不知道这事呢?如果,给王蕊来一电,你说,她会是什么反应呢……”
     中午,在某所学校任教的王蕊,这天,连午饭都来不及吃,饿着肚子,顶着太阳,按照安静给的方案,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只有一个人赶回家中,开始翻箱倒柜,展开寻宝之旅。不一会儿,在他的衣服口袋里,居然发现了一张大学本科文凭和数张信誉卡。也正因为这些信誉卡,成为了他们之间的真正导火线。
    文凭,犹如一块敲门砖,和一个挡箭牌。不过,求职只要已通过,敲门砖也好,挡箭牌也罢,也就随之变成一张没用的草纸了。为了尽快跳槽,更为了满足他的虚荣心,石磊瞒着王蕊,花了近万元,弄来一张大学文凭。这个还不够,为了在同事、朋友面前讲讲排场,他又整了多个信誉卡,但,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事情,又能撑多久呢?还有房子每个月的按揭。想想这个败家子,王蕊眼前一黑,晕倒在地上……
    “怎么着,哪天跟我PK一下游泳吗?”小月的同事——那位跑步机上的美女,坐在办公桌的转椅上,仰着头,望着天花板,双臂搭在扶手上,左右来回转动着椅子,向小月发起挑战。
     “你out了吧,哈哈。现在谁还比赛游泳啊?”小月紧皱眉头,盯着电脑屏幕,聊天框上的文字,不甘示弱,“我们来个田径比赛如何?那才锻炼肺活量呢。”
    “这么大热天,坐着都出汗,还田径?你想让我挂了啊。”
     “放心,over不了,没这么严重,多出点汗,还排毒呢。”
     冯梅,坐在窗前,捧起会说话的手机,放在右耳,两根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搜索着。不一会儿,在语音提示下,打开了“多看阅读”软件,双击打开,进入小说界面,点开小说右下角带有耳麦的图案,就可以走进另一个世界了。这是她除了在线上、线下做手语公益、练声、练朗诵外,阅读,成为她的第二职业。听着听着,她的思绪,不由自主,又张开了翅膀。王蕊最近怎么样了?好像人间蒸发了似的,要不要发条语音,问候一下呢?不行,万一打扰到她工作该怎么办呢?冯梅这颗牵挂的心一直悬在半空。就在思绪正准备振翅高飞的时候,她卯足了全身的力气“嗖”一下把它拽了回来,又想:没有音讯也是一件好事情呀,证明他们夫妇相处得很和睦嘛。提到嗓子眼的那颗心又重新安稳地放回腹中。继续回归到小说的世界!
    谁知,这个心照不宣的王蕊突然间就出现在冯梅的视线里了。难道,这就叫做心有灵犀吗?
    “你说他还是个人吗?
这么多天还不回来,死哪去了?”王蕊说道。
    冯梅说;“感情是建立在信任之上的,你知道吗?”
    “什么?”
    “信任!你得相信他,身为一个妻子整天疑神疑鬼,你查岗,就证明不相信他。”冯梅继续说,“人家不嫌弃你,应该知足了,你第一次给了别人,有几个男人能接受这个现实啊。我觉得小石就已经很不错了。”
     “你也太保守了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都很正常。”说罢, 她眯起眼睛,摇头晃脑。
    冯梅瞄了她一眼,低下头,端起杯子,说:“也许我说话比较直白,你也别过意,毕竟我们是好姐妹,也没必要讨好你,只希望你能过得更好。”然后,喝了一口水,“多在自己身上找点缺点吧,作为一个女人,要具备一个温柔如水的性格,小鸟依人点,别总像一个炮筒子一样,不管当着多少人的面,性子一上来,噼里啪啦一顿鞭炮,身为一个男人的脸面往哪方?自尊何在?你想过吗?还有,筹洗酱做,可是自古以来就是为女人准备的光荣劳动。就算你做不出那种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最起码也得学会能把饭菜弄熟,能填饱肚子吧,就算你不为别人想,也得为自己着想吧,如果小石临时回不来,你预备怎么办,修仙不成?”这样的语言也就是冯梅这个真心实意,胆量十足的敢这么冲她肺管子。
      “小鸟依人?哼……再依着他,就更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这个时候,蕊,突然一阵恶心,她一手捂住口鼻,低着头,猫着腰,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洗手间;“你怎么啦?不舒服吗?”梅,追进去,关心地问道。蕊,摇摇头,垂下睫毛,两行热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七零八落,滚了下来。镜子里那个干瘦的蕊让梅心痛不已:“你……是不是……有啦……”她,微微地点点头。
    “多久了?”梅,继续追问道。蕊,从洗手间走出来,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头,转向窗户,面无表情地说:“两个多月了。”
    “啊?My,god这么快就有了呀……”梅,停顿片刻,又问,“叔叔,阿姨知道吗?”
     蕊,依偎在沙发背儿上,眯起眼睛,摇摇头,说:“自从结完婚,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揣着明白装糊涂。知道我不计较,一分钱都不交给家里不说,还伸手管我要钱。两个人的工资,一个月都不够花销的,还要孩子,养得起吗?就他,赚那俩半子儿,连一杯茶水钱都不够……”
    “你就别操那份心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还珠格格里的紫薇不是说一句吗,“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换不来。”对于一个没有婚姻经历的冯梅而言,除了安慰她,还能做些什么呢?
    “姐,我……现在真是走投无路了,不想要这孩子了?”
     “孩子是无辜的啊,毕竟是个小生命,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了呢,叔叔,阿姨知道吗?”
     “不敢告诉他们,怕他们着急。”王蕊说眼珠咕噜一转,“你……能借我点钱吗?等下个月开支就还你。要不,我写一张欠条吧……”
    冯梅抚摸着他的后背,道:“不用,那样岂不是太见外了。可是……我手里也没有多少。”冯梅,东拼西凑了一下,塞进蕊的手里,叮嘱道,“你现在可不比从前,如今是两个人了,一定要注意多增加营养,自己身体好,孩子才能健康。如果家里没有人照顾你,要不,你在我这如伙吧,免费的。”这时的蕊眼睛里充满了感恩。
    感恩,乃是中华人民传统美德。除了感恩给于生命,养育之恩的父母外,还要感恩一见如故,肯帮你的朋友。
    梅,留蕊吃个便饭,蕊,谢绝后,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的石磊见蕊一开门,便站起身来,走上前去,紧皱眉头,上下打量着蕊,没好气地问道:“你去哪啦?家里什么都没有,我都快饿死了,知道吗?”如今,光阴已经过期的王蕊,令人羡慕的是,无论生活如何对她,在她身上仍然可以物色到童年的证据。   
    她换下鞋子,扑向石磊的怀里,如小孩子一样,撒娇道:“老公,亲耐滴。我知道你心情不好,这不借钱去了吗。你想吃什么呀,我们出去吃,好不好啊?”听了冯梅话的王蕊变得温柔了许多。
    可没想,一项不“吃”这一套的石磊推开蕊:“吃什么,吃气去呀?老大不小的人了,会好好说话吗?看看你这是什么样子。”这时,眼睛定在她的手提包上,语气有些阴转多云,“没看出来呀,你还真有本事……”
    “那当然啦!”蕊,得意地如兔子般,连蹦带跳,进了房间。客厅里只留下石磊一个人愣在那,平时沉默寡言的石磊,难道,他的流量都跑光了吗?不!这时,眼珠咕噜一转,一个新的主意就崩了出来。他追随着王蕊进了房间,凑上前去,清了清嗓子,趴在她的耳边,耳语了一阵,然后,微笑着,对她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这位一直站在爱情压板上,失去平衡的王蕊终于经过冯梅一番苦口婆心的劝导下又重新捡回情感的信心,拾起即将夭折的婚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07-21 17: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8-12-19 16:05 , Processed in 0.16270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