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18|回复: 2

[小说] 原创 姊妹花友谊的春天 (八) 未完待续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07-20 17:2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晨,大雨过后,每一根树枝,犹如刚被洗浴了一样。作秀的舞台上面并排“落汤鸡”一样,身着绿色,带有露珠的演出服装的表演者。随着风的主旋律,骨子里注入了热恋文艺的树叶便兴高采烈, 沙沙地跳起舞蹈来。
      梅,坐在书桌前,打开事先准备好的录音笔,正聚精会神跟着播放器回顾手语单词。突然躺在床头上的电话响起了悦耳动听的铃声,她,关掉录音笔的播放器按键,站起身,走到电话旁边,托起它的身体,按下语音键,原来是蕊的来电,划开屏幕:“蕊,有什么事情吗?”
   “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蕊,沉思了片刻,为难地说,“小石那有点紧急事……原本是想把上次的钱还给你的,可是……他爸妈那又犯病了,钱都给了医院,还不够,你能再借给我点吗?小石说,下次一块还……”心地善良的冯梅因身患重残,丧失劳动能力,如今没有任何收入的她也只能干着急:“我这没有多少了,你也知道,自从我失业以来,只能靠你阿姨打工来维持生活了,还得负担我的医疗费用。所以……这样吧,一会儿先给你打过去,你看不行再找其他人借点吧,治病要紧。”
   “多少都可以,我实在是没办法了,石磊找他的一朋友——胖子都借了好几次,现在人家都不借他了。”
   “实在不行,你找春燕吧。”春燕是她们大学的同班同学,现如今自己开了一家公司。
    听了冯梅的话,一时乱了手脚的蕊“啪”,拍了一下额头说道:“对呀,怎么把这个大老板给抛到九霄云外了呢……”蕊,放下梅的电话,十万火急般拨通了春燕办公室的电话:“燕儿,在忙吗?还记得我吗?我是你蕊姐呀!”
   个头不高,胖乎乎,一双绿豆眼的春燕刚刚产下了一名女婴。她一边笑呵呵:“哦,哦,蕊姐呀,好久不见,挺想你的,最近还好吧!”一边忙着手里的工作。
  “我属于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呀。呵呵。”蕊开门见山地说,“妹子,我有一事相求,我公婆都住院了,房子还要还贷,实在周转不开了,你看……”没等蕊的话说完,春燕马上翻脸了,没好气地丢一句:“姐,我的宗旨是:救急不救穷。抱歉,我还有事……”然后“啪”一下挂断了电话……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距离预产期还有屈指可数的几个月。原来那个利落的蕊,行动起来随之也明显笨拙了不少,就算睡觉时,翻个身都很吃力。本应该处处都得需要人照顾的她,然而,还要挺着大肚子为磊忙前跑后。
   几个月后
   蕊顺利地产下了一名女婴。冯梅和妈妈得到消息以后,前来道喜。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放进蕊的枕头下面。
“姐,你这是干嘛呀?”蕊,侧过身去,将红包从枕头下抽出来。
     “这是我妈跟我的一点心意,再说了,这是给孩子的,又不给你。”
     “那个……石磊呢?”冯梅问躺在病床上的蕊。
“他说出去一下,有事。谁知道呢。”在家人们的期盼中,他们那个聪明伶俐,健康可爱的小美女诞生了。从那个粉嫩水晶般的肌肤里散发着母爱的气息,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前面忽闪着长长的睫毛。看上去好似一个洋娃娃。
    尽管宝宝出生在一个一贫如洗,生活拮据的家庭里,但,幸福与快乐永远伴随着她的成长。
    往往会开玩笑的生活还在暗地里捉弄着他们。日后,他们夫妇经常踢破冯梅家的门槛。为了报答蕊的救命之恩,冯梅三番五次将牙缝里勒出来,屈指可数的钞票送到蕊的腰包里。
    提起报答还得从2007年的某一天说起……
    那天,张灯结彩的马路上用温暖的爱心给寒冷的津城升着温。从事翻译工作的冯梅,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挎着包,走出单位。正巧碰上刚刚下课的蕊,她们一路有说有笑地来到往返的公交车上,人满为患的公交,摩肩擦踵。她们站在司机背后,梅对蕊说道:“你可得抓牢了扶手,可别摔着了。”谁知,话音刚刚落地,自己却来了一个老头钻被窝。只感觉汽车猛然间向前探了一下头,“砰”地一下,和前面的大巴车接了个吻,司机师傅一个紧急刹车,让毫无准备的冯梅在强烈的冲击力下,咣当一声,仰面朝天,摔倒在车上,头部遭受强烈撞击后,大脑一片空白。这个时候急中生智的蕊手疾眼快,一下子把梅抽起来,随后,车里的爱心人士站起身,说:“坐我这吧……”王蕊把冯梅安顿下来后,拨通了交通大队和急救中心的电话。这时,被摔蒙了的冯梅的颅内发生剧烈的不良反应。把司机师傅吓得魂飞魄散,慌乱中,于是乎,丢下一车老少乘客,抱头鼠窜,了无踪影……
    颅内压增高的三大主征:头痛,喷射性呕吐,视乳头水肿。一样不差地及时赶来。看着面色惨白,神情恍惚的冯梅,战战兢兢的王蕊四肢冰冷,泪眼朦胧,握着梅的手,蹲下身:“姐,你可千万不能有什么事情呀……万一……我也……”她泣不成声了。这时,急救车和警车不分彼此,前后赶到现场。医护人员把冯梅抬上担架,在王蕊的陪同下,一起装进车里。随之,血压、血氧跟心电图,同时咬住了她的前胸、胳膊和手指。随着“来啦,来啦”的急救信号声,一路畅通无阻,风驰电掣地来到了附近三甲综合医院的急症处。
   尽管夜已深沉,但急诊科的患者和家属仍然不少。叫喊声、哭闹声混在一起,像是一首不协调的二声部。“哎呀,糟糕,我没有带多少钱呀。”王蕊急得带着些许哭腔,对挂号处的工作人员哀求道,“能不能给我们通融一下呀,一会儿她家人就赶到了……”然后,她从包里拿出身份证,递给了工作人员。这时的冯梅躺在急症大门外的担架上,她的脸颊犹如一张白纸,凛冽的寒风,呼啸而来,剧烈的疼痛感使昏迷中的冯梅浑身不停地抽搐着。血氧饱和度如瀑布般,飞流直下;血压忽高忽低;心率的脚步也时快时慢。不一会儿,均匀的呼吸一点一点变弱……
   “你们还是转院吧……”一位值班的医生站起身,一手从工作服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玲珑,发光的仪器,一手掀开梅的上眼皮,照了照。转过身去,皱着眉头,神情严肃地对王蕊说道。
    一点医疗常识都不具备的王蕊听罢,揉搓着冯梅那只冰凉的手,吓得嚎啕大哭起来……坐在梅头直前的医生撇了王蕊一眼。
   “哭什么哭……”护士走过来,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几经周折后,他们又来到了脑系专科医院。那时,已经到了夜晚21点钟了。
    医护人员取下了冯梅头上的发卡和发带。乌黑光亮的头发挥洒在整个背部。然后把她推进CT室。
    放射科周围不断地散发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
    王蕊站在放射科门口,门上的信号灯把她的额头染上了一片红。她,抬头望了一眼,双手合十,放在唇边,两眼微闭,默默地为冯梅祈祷着……
    望着浑身上下插满管子的冯梅,王蕊吓得瑟瑟发抖。泪流满面的冯母,气喘吁吁赶来。这时,生命指征发起了信号。冯母在一旁无声抽泣着,脚下一软,如一滩泥一样堆在地上……
    “冯梅,你不能这么狠心啊……”王蕊不顾一切趴在冯梅身上哭喊着。
   “冷静一下,我们要实行抢救措施了……”手持电击的医生严肃地说道。哭天喊地的王蕊被两位白衣天使连拉带拽,推出了抢救室“砰”一下,关上大门……
    王蕊,蹲在一个角落,双手捂着脸颊,呜呜地哭泣着,瘦弱的肩膀有节奏地,不停地抖动个不停。这是她生平以来第一次体验坐在120里的感受。在她丝毫没有准备的时候,命运给了她一次大大的考验。不知过了多久,带着帽子口罩,汗流浃背的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冯梅怎么样了?”王蕊哭着跑到医生面前,问道。
   “放心吧,我们会尽力而为的……”
     皎洁的墙壁刺碎了王蕊的心,同时也刺痛了她的神经细胞。
    冯母转过身去,握住王蕊的双手,感激不尽地说:“好孩子,谢谢你及时救了冯梅……”然后低下头,掏出红票,回头望了一眼冯梅,说,“时间不早了,她这样,我也走不开,放心,等她醒了给你打电话。”
    这时,两位身穿制服的交警,一前一后,背着手,走了过来,瞄了一眼病床上的冯梅,向王蕊招呼了一下。蕊站起身,泪眼婆娑地跟在交警身后,走出了抢救室……
     寂静的午夜,她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情,上了警车,一路上,她的双手浸湿了汗水,紧张的心灵压得她几乎有种窒息的感觉。My,god太刺激了吧,今天警车、救护车全都尝试了一遍……她,摇了摇头,接着深呼吸一口气,低着头,犹如犯错误的孩子,深思熟虑着车祸事件的整个过程。随着疾如雷电的车速,深夜的风,嗖嗖,迎面而来,吹动着她那浑身发毛的肌肤。跟着交警来到交通大队……
     脸颊苍白如纸的冯梅,眯着眼睛,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呼吸微弱,血压忽高忽低,血氧饱和度在逐渐下滑,随之,心脏的脚步也时快时慢。
    下了警车,望着交通队大门的额头上写着“公安”两个字,王蕊的双腿,不由得有些颤抖。这时,大脑一片空白,怎么跟着警察走进去的,说了些什么,如今早已淡忘。然后,迷迷糊糊,犹梦游一样就回到了家。尽管畏惧。但,为了冯梅,就算让她上刀山,下火海,她也会在所不辞。
    夜里,从梦中醒来,脸色一寸寸变白,面部神经轻颤几下,做梦的疲惫感比工作的疲惫感还大。她的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眼底升起一种浓厚的忧伤。
    一片片灰色的乌云,联起手来,一点一点,吞没了天空的整个面孔。热情的雨点儿,渐渐沥沥地亲吻着大地。第二天,还在为昨天的车祸事件担心冯梅安危而无精打采的王蕊身穿一件黄色,A字形无袖连衣裙,那双黑色,锃光瓦亮的皮鞋带着她走进了学校的办公室。那是一间不大的阳面房间,里面足足可以装在四五套棕色的办公桌椅,和一个饮水机。恰巧那会儿,办公室内,空无一人。她,一脸沉闷,呆若木鸡,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的椅子上。打了一个哈欠,攥紧拳头,伸直双臂,深呼吸了一口气。从桌面的玻璃板上,端起装满准净水的杯子,放到嘴唇边,抿了一口。拿起手机,瞄了一眼时间。一只胳膊肘拄在桌上,拖住倾斜在一面的头部。给冯梅发了一条语音:梅姐,怎么样了,好点没,现在可以说话了吗?如果你收到这条信息,请速回!放下电话的瞬间,眼前又浮现出昨天那个惨不忍睹的画面……脑子里随机而来的是正躺在医院里,浑身上下插满管子命在旦夕的冯梅,晶莹剔透的泪珠,一下子冲湿了眼底。
    她的眼泪又不自觉地往外蹦哒:“王老师,你怎么啦?”这个时刻,她的一位身着粉色带点点,连衣裙,梳高辫儿的同事,正巧走进办公室。一眼看到满脸泪痕的王蕊,好奇地问道。
   “我一姐们儿,昨天出车祸,进医院了……”说着,眼泪如洪水般又涌出了眼睛。
“你也别太难过了,吉人自有天相嘛。”那位美女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这两天来,王蕊说过最多的话就是“如果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也不要活了……”
    抢救室里的仪器“嘀嘀嘀”日夜叫个不停。一会儿不是临床的奶奶停止了呼吸,就是对门的爷爷心脏罢工。于是乎,把这些医护人员忙得焦头烂额。
    冯母将浸湿了的棉签如涂口红一样,轻轻地擦着冯梅那干裂的口唇……
    经过医护人员三天三夜的极力抢救,昏迷中的冯梅终于完全清醒过来。精气神满分的她尽管落下了终身残疾,但生命指征最终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记忆时常深藏在时间的遮风里,随着某些场景便会再次浮现到脑海中,黄连的苦,沉淀在岁月的一份甘甜里。
    半路姊妹花的友谊就好比一个大橱柜,里面装满了杯具。
   “王蕊,告诉你一个特大新闻……”小月,幸灾乐祸地举着电话说道。
    王蕊反问一句:“新闻就新闻呗,跟我有什么关系呀?没时间听……”
    “和你关系大啦。不然告诉你干嘛?”小月说,“你老公有外遇了,你知道吗?”
    “什么?”
    “你老公有外遇了。”
    “不可能,开玩笑也得有分寸呀。”
    “开什么玩笑,你看我有时间跟你开玩笑吗?我那天……”听后,王蕊气得手发抖,肝发颤。接下来就是“啪”地一下子,把完好无损的手机摔得面目全非,就连五脏六腑都被摔了出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10-7 07:43
  • 签到天数: 277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07-21 15:5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07-21 17: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8-12-19 15:45 , Processed in 0.14515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