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0|回复: 0

[娱乐] 娘心可怜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09-04 20:21: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娘心可怜(民间故事)

许大娘有三个儿子。这天许大娘突然感到肚子绞痛,正好许三在家,他连忙把娘送到医院检查。结果让许三吓呆了,老娘得了不治之症,且是晚期,没几天活头了。许三把老娘安顿住进了医院,然后给许大、许二打电话,让他们赶紧来医院。
许大娘老伴死得早,伺候她的事自然落在三个儿子身上。许二立即赶到医院,忙前忙后照顾老娘,而许大却迟迟不到。许大娘虽然有病,但心里却明镜似的,解释说:“老大太忙,没时间来,一有时间他就会来的。”
许二却把嘴撅得高高的,气呼呼地说:“平时大哥对娘就不那么孝顺,现在娘生病住院,他竟然还不顾不看的,像什么话!”
许三也气鼓鼓地说:“他是老大,理应多照顾娘才对,现在却连个面也不见,电话都打了无数。如果我们都跟他一样,那娘不就没人管了?”
许二黑着脸,说:“是,他敢胡搞,我们也跟他学。”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现在许大娘刚病没几天,儿子们就开始扯皮,着实让人心酸。不过,许大娘却心平气和地劝说:“你们跟他不一样,不能跟他学。”
正说着,许大来到医院,问了问娘的病情,丢下一沓子钱,说:“老二老三,你们辛苦,娘就指望你们了。我太忙,实在没时间过来照顾。”
许二一听就火了,冲着许大叫起来:“什么话呀!是我的娘,就不是你的娘啊?娘现在病成这样,你就是再忙也得来照顾。”
三儿也跟着嚷起来,气呼呼地说:“就是嘛,谁都有事,谁都没时间,可是娘躺在病床上,得有人伺候啊。要不然,我们兄弟三人轮流换着照顾老娘,谁也别偷懒。”
许大根本不跟他们理论,扭头就走,病房里其他病友忍不住叹息。许二是个急性子,手一甩,气冲冲地说:“老大走,我也走!”
这时,许大娘把许二、许三叫到病床前,压低嗓子说:“你大哥不来就不来,你俩多辛苦点,谁让你俩是我亲生的呢。”
许二、许三一怔,问:“娘,你是不是糊涂了?怎么说我俩是亲生的,那大哥就是抱养的?”
许大娘点点头,苦笑一下,说:“算你们说对了,你哥真是抱养的。我跟你爸结婚头几年没有生育,我们还以为有病不能生育呢,于是就抱养了你大哥。可是,抱养没几年,我又能够生育了,接着就生下了你们两个。本来,我打算把你哥送人的,但你爸心善,说一只羊子是放一群羊子也是放,而且你大哥跟我们也有感情了,于是我们就把你大哥留了下来。”
听到这里,许二、许三跟傻了似的,半晌才回过神来,嘴里喃喃着说:“难道大哥他现在知道真相了?”
许大娘叹了口气,说:“这不好说。不过,你俩不要说出去,别让他知道,免得生出其他事来。反正我也没有几天活头了,你俩就辛苦辛苦,陪陪我吧,我谢谢你俩了。”
许二、许三顿时哭成一团,发誓说:“娘,我们一定尽孝心,你就放心吧!”
从这以后,许大几乎再也不进医院。许二对许三说:“大哥也太没良心了,即使他是抱养的,也应该经常来看看娘啊,养育之恩哪能忘掉!”
许三点点头,说:“你说得对。这事我们不能就这么简单过去了,我们得想办法让他回到娘身边来,照顾老娘。”
说着,老三把想法告诉了许二,许二也同意了。于是,两人轮流伺候老娘,另一人抽出时间办别的事。许二找到懂法律的朋友询问,朋友听后直摇头,说:“你大哥太不应该了,不管从哪个角度说,他也应该伺候病中老娘。”
许二摇着头说:“他可能也有理由,认为反正我是抱养的,不需要承担伺候义务。”
朋友搬出法律书籍,说:“像你大哥这种情况,他必须承担赡养老娘义务,因为他是你娘一手带大的,你娘对他尽到了抚养义务,那么他就应该为你老娘养老送终。在法律上,这叫权利义务对等原则。”听了朋友的解释,许二心里有了底,准备找机会好好跟许大摊牌。
许三也没有闲着,他偷偷从许大家里弄到他的几根头发,送到医院里,要通过DNA测验求证真相,因为他压根就不相信许大是抱养的。
经过一番努力后,许二、许三终于心中有数,他们把许大叫到许大娘病床边。此时的许大娘已经非常虚弱,面容瘦削,时而昏迷时而苏醒。许二指着病床上的老娘,开门见山地说:“娘病成这样,你当老大的连看都不来看上一面,你还像个人吗?”
许大娘上次跟许二许三说的话,让其他病友听到了,结果传来传去已传到许大耳里,他心里早就有了准备。许大听后理直气壮地说:“我是抱养的,为老娘送终应该是你们亲生儿子的事,我来不来都行。”
许二木着脸,拿出一本法律书籍,认真地说:“从法律上讲,你必须承担赡养老娘的义务,因为你是老娘一手抚养大的,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也必须这样做,否则我们可以上法庭告你。法律上规定得清清楚楚。”
许大怔了一下,随手翻了翻法律书,但最后还是强硬地嚷道:“你们愿告就告,我不怕,反正我不是娘亲生的。”
这时,一旁的许三掏出一张纸,泪流满面地说:“哥,你不是抱养的,你是娘亲生的。看看,这是我用你的头发和娘的头发做的DNA鉴定结果,你是娘亲生的。”
许大一愣,接过鉴定书看了又看,白纸黑字,千真万确!恰在此时,病床上的许大娘痛苦地呻吟了一声,两眼直愣愣地盯着许大看。许大心里像是被猛地撞击了一下,突然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娘面前,哭着说:“娘,我是你亲生的,可是你为什么要说是抱养的啊?”
备受病痛折磨的许大娘,气若游丝,盯着面前的三个儿子看了又看,最后目光停在许大身上。她抿了抿干瘪的嘴唇,微笑着说:“你们三个都是我亲生的,没有一个是抱养的。特别是你老大,我生你那天是腊月十四,天下着大雪,好大的雪啊,漫山遍野一片白,你是后半夜出生的……”
许大泣不成声,追问:“可是,娘你为什么说我是抱养的啊,为什么?”
许大娘两眼泪成行,从嗓子眼里挤出微弱的声音:“我都病成这样了,你却不愿来伺候我。我怕老二、老三跟你学,也不来伺候我,把我一个人孤零零地扔在医院里,让别人笑话我儿子不孝。我编出这话,就是要把老二、老三拴在我身边,我不能没儿子伺候……”
说着,许大娘脖子一梗咽了气,三个儿子顿时哭成一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8-11-14 12:19 , Processed in 0.149526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