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14|回复: 9

[小说] 长篇小说连载《此情可待》第三章(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04-11 23: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天,云浩又出现在朝天门码头。方脸汉子看到云浩,一膀子把他撞了个趔趄,指着他鼻尖质问:"怎么又来了?你讲话不算数!"
    云浩努力站稳没倒。"昨天输了是昨天的,你又没说我今天不许来。这码头也不是你开的,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云浩尽管嘴硬,心里可知道自己今天比昨天更糟,手脚发沉,头昏脑胀,他在发烧,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可还是要来,因为这里现在就是他工作的地方。
    这一趟没白来,云浩碰上了他想见的人。上午的时候,一个瘦高的中年男子从岸上下到码头登船。他头戴一顶礼帽,鼻子上架着一副金边墨镜,着一袭麦青色长袍,一只手提着袍襟,步伐轻捷而稳健,身前身后还有几个人给他扛着行李,一看便知很有身份。等待上船时,他摘下了墨镜,云浩一惊——这不就是佐天权吗?!和相片上不同的是,他唇上蓄起了一字胡,但身材相貌和相片上一模一样。
    中午,云浩坐在江汉公司工人们聚餐的大棚外。虽然可能被他们取笑,但云浩还是希望多接近他们,以便了解那个"佐天权"的情况。方脸汉子三下两下扒光了饭菜,一边抹嘴一边问云浩:"兄弟,你到底有家没家?从哪儿跑来的?怎么混得这么惨?你叫啥?"
    "我叫许志发。从奉节来的,想找个人,可是找错了门,就糊里糊涂让人抓进牢里,也不晓得搞么子名堂。关了几天,就把我放了,可又说三个月不许离开重庆。钱没了,要找的人又没有下落,只好到这儿来混口饭吃。"
    "瞅你这身板,干这活可是自讨苦吃哟。你会写会算不?去找个店子当伙计嘛。"
    "您瞧我这副叫花儿相,又是刚从牢里出来的,谁要啊?"
    汉子没再搭茬,只是叼着筷子端详云浩。其实这个人一点不凶,从他的眼里,云浩看出了三分悲悯和七分无奈。
    搭上了话,云浩便问起来:"对了,上午有个派头蛮大的先生上船,那是……"
    这时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从台阶上飞奔下来,一路喊着爹,汉子迎上去。只听小孩带着哭腔嚷嚷:"快回家去!娘要死了,快回去!"汉子好像已经习以为常,向工友们交代了一句才走。云浩站起身:"带我去吧,我懂医,兴许能看看。"
    汉子的家在码头旁边的一条小巷里,走三五分钟就到了。推开门只一间屋子,一张大床就占去大半。床上住着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和三个蓬头垢面的孩子。孩子们哭爹喊娘,女人则抓着自己的胸口不停抽搐。
    汉子要扶她起来,云浩叫了声"别动",过去一把脉,又翻开眼皮看了看瞳孔,她的呼吸已经十分缓慢微弱。云浩把她身下的枕头被褥都挪开,让她平躺好,然后双手抱拳,运了运气,对准她的胸口用力一捶。汉子懵了:"你要她的命啊?"云浩也不答话,深吸一口气,又是一捶。这样捶了六七下,自己也快晕倒了。云浩扶住床头,一边喘一边对汉子说:"往她嘴里吹气。我数三下,你就吹一大口;我再数三下,你再吹。听我的。"
    抢救了十分钟,女人终于回过气来。汉子又惊又喜,摇晃着云浩的肩膀笑道:"老弟,想不到你还有这么一手啊!我这婆娘平时总病恹恹的,我也没当回事,今天多亏了你!……我看你也病得不轻,你先在这儿歇着,帮我看着她。我去干活,晚饭今天老哥我请了!对了,咱们还没通名姓。我叫洪大勇,人称洪大胳臂,你就叫勇哥吧,咱们这班弟兄都这么叫我。"
    此事过后,云浩转了运。他被推荐到江汉公司的医务科工作,又有了住处——在嘉陵江边的吊脚楼上找了个小空间。他还打听到,那个酷似佐天权的人是对面新城公司的副经理,叫魏传城,是今年春天才来的。所谓"对面",意即江汉的对立面。江汉和新城是重庆最大的两家运输公司,在生意场上下明争暗斗,难分伯仲。此人神通广大,认得不少高人,在方方面面都吃得开玩得转,所以很快就升为副经理。名为副经理,实际上公司的事务已经由他主持了。
    魏传城到底是不是佐天权?如何打探他的底细进而取得联系?就像浓雾笼罩着这座城市挥之不去,这一串问题紧紧纠缠着云浩。
    一九二九年初的重庆阴雨连绵。
    云浩没有念过医科,只是在北京时跟着开诊所的舅舅,怀着好奇心边看边学,主要靠自悟,再加上舅舅的一些点拨。虽未达到医师的水准,但基本的护理救治以及常见病的处理已经了然于胸,不会出差错。他做事中规中矩,老实可靠,又能和洪大勇等一班人打成一片,所以在公司的中下层员工那里口碑不错,很快就在江汉立住了脚。
    医务科比较清闲,手脚勤快的"许志发"没事的时候就去隔壁的庶务科帮帮忙。在云浩眼里,公司的工作有不少地方需要改进,但他对此绝口不提。他不断提醒自己:我现在是一个文化不高、见识有限的农民,决不能有任何与这个身份不符的举动。有时他感觉自己过于斯文了,说话作派都不够土气,幸好没人注意。闲下来之后,云浩就会在脑海里编织许志发的过去,他的家庭,他的亲友,他的兴趣癖好,甚至给他设计一些习惯性动作和坏毛病。他无时无刻不把自己装在"许志发"这个套子里,渐渐进入了角色。
    三个月过得很快,是时候回成都了。但云浩还是不甘心,无论如何也要摸摸魏传城的底,掌握一些情况,回去才好向王锦南交代。他等待着机会。
    一天,庶务科派云浩去几家指定的店铺采购。在石桥铺的彩裳布店,云浩叫老板扯七丈红布。因为是大主顾,不仅可以坐在柜台外的藤椅里等着,还有人敬上茶水。云浩顺手抄起几上的报纸,举在眼前翻看。报上的大字标题说"井冈山朱毛共匪退却,开始向赣南闽西逃窜",云浩在这篇报道上注目良久。
    忽然,后台传出一个女声,不高不低,略带一丝沙哑,仿佛纯净的水里沉着几粒纤砂,不算甜美动听,但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
    是月寒!没错,一定是月寒!云浩迅疾从椅子里跳起,冲出门外。他不能见她,起码现在不能。他走得很急,因为脑子很乱。他怕她跟出来,怕她追上来拽住自己。他不知如何解释,不敢面对的她的眼睛。一直走到坡道上,感觉身后没有什么异动,才在一棵树下停住。背靠树干,他点起一支烟,可是没有抽。他望着悠悠腾起的青烟,心中也升起一丝惆怅。


    三月冰泮,航道里刚开始繁忙起来就出了一起撞船事故,相撞的两艘货轮恰好是江汉和新城公司的。双方自然互不相让,都把肇事的责任推到对方身上,要求赔偿,一场官司在所难免。
    之后的一天,洪大勇来医务室治伤,他脚上扎进一根铁钉。云浩一边给他包扎伤口,一边问起撞船的事。洪大勇摇着头说:"我看这官司咱们八成要输。"
    "为啥?"
    "你不晓得,咱们那只船上装了好多烟土,当天夜里咱们就把那些烟土全卸下了,这要是查出来还了得!"
    "卸下来不就没事了?"
    "但愿如此吧。"洪大勇又摇了摇头,"可总会留下一点蛛丝马迹的。新城的人又不是白吃饭的。"
    "查出来又怎么样?这年头,只要有钱,黑的也能变白嘛。"
    "你是会使钱,可人家也会使钱呀!老弟你瞧着吧,这场官司可有得打啦。其实谁输谁赢都无所谓,害怕的是上头那些人,咱们这帮光屁股的在哪儿混不都一样!"洪大勇瘸着一只脚走出去,到  门口又回头叮嘱一句:"兄弟,话是这么说,可这事还是不敢随便乱讲啊!捅出漏子砸了饭碗,倒霉的还是咱们自己。"
    云浩没有迟疑,当晚便去造访魏传城。
    魏传城的名头在重庆蛮响的,他的大宅邸在天主堂街上,很多人都知道。云浩敲响那两扇醒目得有些招摇的白漆大门,门房说老爷还没回来。云浩在寒风中徘徊等候。约莫一小时后,魏副经理的专车驶到,魏传城一下车云浩就迎上去。自报家门道:"我是江汉公司的许志发,有很重要的事跟您说。"魏传城打量云浩一下,说了声请,把他带了进去。
    魏宅是一幢洋式的二层小楼,楼下的大客厅气派豪华。魏传城给云浩让了个座,自己站在壁炉前取暖。一边眯眼望着跳动的火苗,一边问云浩有何见教。火焰映着他的脸,云浩再次断定,他就是照片上的佐天权。
    "见教可不敢当!"云浩侧坐在沙发上,腰背绷得笔直,"眼下江汉和贵公司就要打官司了,我有一个重要消息,特意来告诉您。"
    魏传城坐到云浩对面,命人端上咖啡。云浩笑了笑:"不过请您先答应我一件事。我在江汉不得志,想转投到贵公司。"
    "这个没问题。许攸夜奔曹营,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哪!"魏传城说话很客气,同时又不失经理的风范。
    云浩把洪大勇讲的复述了一遍。魏传城手指支着鼻梁,沉吟片刻道:"真是这样,也须有人证物证才行。"
    "人证我就是,物证嘛我去找,也不难。"云浩很有把握。
    "那可就辛苦许先生了。——许先生哪里人士?"
    "奉节县三漆村。"
    "一直在江汉做事?"
    "不。我在成都做了几年小买卖,三个月前来重庆,去白鲤巷找个人,结果却让人抓到号子里去关了几天。现在暂时在江汉栖身。"云浩故意提到白鲤巷,留意着魏传城的表情,可他脸上没有一点变化。
    魏传城微笑了一下:"我看许先生一定是见过世面的。要不然,怎么会这么漂亮的大房子都不放眼里,进了门就只一个劲地盯着我看?"
    云浩暗自佩服,这人真是老练!可他也没有卡壳,马上接道:"我是想不通。听人说魏经理您是去年初才进新城的,怎么一年功夫就这般了得。不晓得您有啥子通天的本事,我学得来不?"
魏传城大笑起来:"我哪有什么通天本事,全是运气!"
    看得出这个人心思很深,从他嘴里套话可不容易。云浩随便恭维了几句,告辞而去。他的计划是先接近魏传城,观察一阵再说。
    云浩被魏传城安排进了营运科。他从人事科领了证明来到营运科,科长钟超然不在,他跟几位同事打了招呼,互相介绍一番。不多久又有一人进来,竟是高春柏;云浩的出现同样令高春柏意外。两人对怔一阵,脑子都飞转着。云浩在思索怎样解释自己的身份,高春柏则在想该不该告诉他月寒也在重庆。
    "云浩,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我找得你好苦!"还是高春柏率先发问。
    云浩把人事科开的证明递过去:"我叫许志发。"他压低了声音:"现在上班时间,中午我请你上对面小铺去,到时候再细讲。"这是个好主意,双方都能得到缓冲的时机。两人相视一笑,各怀心事地工作去了。
    和新城公司的大楼隔一条马路有一家米粉铺子,地方窄,门脸小,不起眼。高春柏指着云浩笑道:"真有你的!头一天来上班就侦察好了地形。我可不晓得这儿还能吃米粉。"实际上,每到一处陌生地,先勘察好地形做到心中有数,这已经成了云浩的习惯。"好了,现在说吧,好端端的你怎么要改名呢?"
    "大丈夫坐不更名行不改姓,我这是被逼无奈啊!"云浩晃着脑袋说,他已经为此思量了一上午。"我在成都的时候就出了件事,我有个叫薛治平的同学……"
    "我听说了,你救了他,他是共党。"
    云浩赶紧竖起一根手指挡住嘴,低声问:"你怎晓得?"
    "廖雄斌告诉我的。他是我姐夫的弟弟,我们关系还不错的。"
    云浩点点头:"就是这么回事。后来荣发典当行的王老板要我来重庆找个人,我照着地址找去,敲开门进去没讲几句就稀里糊涂叫人给绑走了,硬说我是这个。"他做了个手势,高春柏明白指的是共产党。"在一间小黑屋里关了好几天,没饭吃没水喝,连屙屎屙尿的地方都没有,遭罪遭大啦!我想这八成跟老薛有关系,我要说我是谁,查出来我救过他,我可就百口莫辩了。所以在提审的时候,我一口咬定我叫许志发,编了一套瞎话。他们到底也查不出什么,就把我放了。"云浩凑近高春柏说:"春柏,我可跟你掏了心窝,你不会卖了我吧?"
    "这说哪里话!你我什么关系,就算你真是'那个',我还要帮你保守秘密哪!"高春柏拍着胸脯说。他给云浩碗里洒了一把辣椒末,又问:"那后来呢?"
    "后来我到码头上干活,我懂一点医术,救了个人,就进了江汉公司。可在那边不受重用,没意思,就转投这边了。要是知道你在,我早过来了。哎,你怎么跑重庆来了?"云浩也往高春柏碗里洒了一把辣椒末。
    "在成都做事不顺心,来投奔舅舅,他就是营运科的钟科长。——你怎么不回成都,不管月寒了?"高春柏回答自己的事很简单,也不关心云浩为什么改姓更名,他在意的是最后这个问题。
    云浩喝了一口汤说:"大丈夫先立业后成家,眼下我一无所有,难道靠着人家姑娘不成?"
    高春柏还想问什么,可是收住了嘴。听江云浩的话,他现在还不想谈婚事,可也没有放弃月寒的意思。
    当晚,高春柏买了花去看月寒。月寒住的是吊脚楼,屋子很小,一张床、一只衣柜、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差不多就把空间填满了。高春柏坐在椅子上,和坐在床边的月寒几乎膝盖相抵。他不是第一次来,可今天却突然感觉不自然。想变个姿势可是身体发紧,想说说话可是舌头发硬。
    "这个礼拜天,"高春柏小心翼翼地开了口,"我们出去走走吧。来重庆这么久了,我们还没看过浮图关,还可以去温塘公园逛逛。"
    "我没心思。对不起!"月寒望向墙上的日历,像是自言自语:"明天四号。"
    "是书店开业两个月的日子。"高春柏接道。
    "还是云浩离开成都三个月的日子。你打听到什么消息么?"
    高春柏摇摇头,又叹了口气。"都三个月啦!"
    "才三个月……"
    "月寒!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万一,我是说万一,他已经不在了呢?"
    "不会!我知道他就在这里,他是故意躲着不见我。"
    高春柏吃了一惊:她怎么知道?
    "有一天有个人去店里买布,我把布拿出来他就走了。我知道,他就是云浩,肯定是!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见我。我必须见他一面,听他解释清楚,不能有头无尾。"……
    在云浩转到新城之前,魏传城已经通过他得到了江汉所运的那批烟土的货单,货物名称、发货单位、到货单位都写得明明白白。手握这样的证据,不愁告不倒江汉。但魏传城另有打算。他向总经理献计说:如果打官司,旷日持久,耗神费力,又数不清要请多少客送多少礼。即便打赢了,也只是面子上好看,不实惠。与其对簿公堂,不如把拿到证据的事透出去,让他们有所顾忌,这是对江汉最好的挟制。
    不过对方也不是没有办法。江汉的老板在听风阁饭庄宴请新城的经理,这个面子是不能不给的。江汉老板先敬了三杯酒,然后语气恳切地连声道谢,说要不是新城这边透出口风,他还不晓得运烟土的事,这种祸国殃民的勾当完全是手下人背着他干的,他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严惩不贷。为了肃清那些蛀虫,他希望新城也出手协助。他很想见见那位向新城透露消息的高人,不仅要重重奖赏,而且要请他"捉虫"。
    新城的经理嘴里应承着,事后便交给魏传城处理。魏传城当然不会把云浩交出去,他决定拖着不理。
    没过几天,突然有几个不明身份的短衫汉子闯进魏公馆大搜了一番;在魏传城接到电话赶回家去以后,他的办公室又被翻了个底朝天。魏传城请警察局长调查,局长一问下去,原来是曾经提审过云浩的老马派人干的。局长把老马叫去,先不动声色地问搜查有什么结果,老马苦着脸摇了摇头。局长说,小马啊小马,你以为你抓了几个共匪就粘上鱼皮变成麒麟了?然后突然擂着桌子大骂起来:"搜查这么大的事问我都不问,你想当局长就直说嘛!"吓得老马连说不敢不敢该死该死。局长撸起袖子戳着老马的鼻尖教训道:"我告诉你,魏传城跟我是拜把子兄弟,你要再找他的麻烦,我先把你当共匪抓起来!"
    新城的人都认定魏传城被骚扰是江汉所为,独高春柏不以为然。他把云浩的真实身份和来历向舅舅钟超然细说了一遍,特别强调"江云浩这个人很可疑,很可能跟共产党有瓜葛。"
    不久,魏传城把云浩召进自己的办公室,叫他在办公桌对面坐下。他没有马上说话,而是点上一根烟,手肘支在桌上,认真打量云浩。云浩也不说话,微笑着平视对方。两人目光相交,无言对望了一阵,魏传城开口道:
    "你抽大重九还是哈德门?"
    云浩努力用外表的平静掩饰着内心的激动。这句话他已经等了很久,这是王锦南教给他的和佐天权接头的暗语。
    "谢谢!我两年前就戒了,肺气肿。"
    ……
    魏传城就是佐天权。二七年搜捕共产党最厉害的时候,他避居贵州。二八年初改头换面又回到重庆继续从事地下工作,公开身份是新城公司的职员。起初负责押运。他刚来时,新城的实力还不及江汉。谁都知道,这年头搞运输冒的风险太大。沿途关卡林立,各方大小军阀以此敛财,而一些地痞恶霸也纷纷效仿。一路下来,赔钱搭命地能把货物如数送达就很不容易了。但魏传城凭着出色的公关能力很快便在"道儿上"混熟,对各方人物都有很好的交代,无论官道匪道都自觉自愿地给"魏兄弟"打个让手。有了魏传城,新城便渐渐与江汉平起平坐了。这还不算。有一回新城总经理的儿子闯祸,冒犯了市长的公子。又是魏传城居中斡旋,利用自己的人情关系圆满解决了纠纷。这些都是他升任副经理的资本。
    魏传城对云浩说:"重庆是四川的门户,和外界交往频繁,而且川东南地区革命势头发展很快,任务比成都那边重。和锦南同志的联系我会派人去完成,我希望你能留在这里协助我工作。还有,你的科长钟超然也是我们的同志,有事你可以找他商量。"
    云浩也不想走了,因为月寒也在这里。虽然经过慎重考虑,他已经决心和月寒断绝往来,可远远地看着她也是好的。万一她有什么不测,他决不会袖手旁观。
    云浩被魏传城提拔为营运科副科长,这令高春柏格外气闷。在爱情上他输给一个已经不存在的江云浩,在事业上他又不敌一个蹲过大牢、不干不净的许志发。这个人巨大的阴影重重地压着他,他实在忍不下去了。
    高春柏请云浩吃饭,说是祝贺云浩升迁,还告诉他一条"喜讯"——
    "你晓得么,月寒来重庆了!她是特地来找你的。"
    "是么?"云浩一时还不明白高春柏主动捅出这件事的用意,他摇头说:"我不想见她。"
    高春柏沉默了一阵,问道:"你和月寒的婚约还算不算?"
    云浩盯着酒盅不回答。
    "你不想见她?"高春柏看出云浩的犹豫,这是个机会,"她可是你的未婚妻啊。月寒的脾气你还不晓得,她不找到你,这一辈子都不算完。你怎么也该见她一面,当面把话讲清楚,才是个交代嘛。"
    云浩垂下眼睛,他明白高春柏的用意。他仰头吞下一杯酒,然后把酒盅重重礅在桌上:
    "好吧,见就见!"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4-24 06:23
  • 签到天数: 27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9-04-12 16:56:1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好!我觉得这一章节的小说内容像是您在《叙事技巧》 第4课里讲的“人物关系”的设立需制造秘密和隐情、目标的冲突以及之间关系发生转变的几个知识点的写法范本。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4-24 06:37
  • 签到天数: 111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04-12 16:5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紫玉玲珑 于 2019-4-12 17:06 编辑

    哈,这次不是我第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4-24 06:23
  • 签到天数: 27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9-04-12 18:5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琦迹 于 2019-4-12 19:15 编辑
    紫玉玲珑 发表于 2019-4-12 16:59
    哈,这次不是我第一了。

    是不是第一不重要,也不是目的。主要的是阅读老师的小说,汲取里面的精华,学习创作技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04-12 19:36:52 | 显示全部楼层
    琦迹 发表于 2019-4-12 16:56
    老师好!我觉得这一章节的小说内容像是您在《叙事技巧》 第4课里讲的“人物关系”的设立需制造秘密和隐情、 ...

    琦琦,不知你注意到没有,在江云浩向工人们打听佐天权时,线索突然被洪大勇的儿子打断了,而江云浩接近佐天权的路径也从另一条线发展下去。也就是说,云浩打听佐天权,其实是一条“虚晃一枪”的假线索。如果没有“搭上了话,云浩便问起来:‘对了,上午有个派头蛮大的先生上船,那是……’”这句话,直接就接上洪大勇的儿子来求救呢,当然也可以。但叙事技巧的微妙之处往往就在这些看似可有可无的地方。如果是编剧,这条假线索可能还会再放大。在人物探寻某一真相时,我们需要给他多画几个岔路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04-12 21: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技巧与应用,火候拿捏的轻重,盘盘好菜汇成满汉全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4-24 06:23
  • 签到天数: 27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9-04-12 23: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_袁泉 发表于 2019-4-12 19:36
    琦琦,不知你注意到没有,在江云浩向工人们打听佐天权时,线索突然被洪大勇的儿子打断了,而江云浩接近佐 ...

    嗯,这样能衍生出更多的故事情节,放慢主要事件发展的步调,吊足读者们的胃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04-13 10:50:40 | 显示全部楼层
    琦迹 发表于 2019-4-12 23:45
    嗯,这样能衍生出更多的故事情节,放慢主要事件发展的步调,吊足读者们的胃口。

    这个理解特别到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4-24 06:23
  • 签到天数: 27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9-04-13 13: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_袁泉 发表于 2019-4-13 10:50
    这个理解特别到位!

    我也光是明白这个道理,但到实际操练上就不会了。还望老师多多指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4-24 06:37
  • 签到天数: 111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04-15 17:26:24 | 显示全部楼层
    琦迹 发表于 2019-4-12 18:51
    是不是第一不重要,也不是目的。主要的是阅读老师的小说,汲取里面的精华,学习创作技巧。

    呵呵,好,那我下次换个词,打蘸水的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9-4-24 06:49 , Processed in 0.229745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