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05|回复: 5

[小说] 长篇小说《大义梅花拳》2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15 08:25
  • 签到天数: 134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08-10 18: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铁拐残龙 于 2019-8-15 16:07 编辑

    《大义梅花拳》
    之一
    《黑土岗打擂》



    第三回
    杨家店玄子接尺棍     山海关飞毛腿收心

            过了年,开春以后,刘真清领着十几个人,各自背着大锯,带着家当离开家乡,踏上了闯关东的路。
            到了晚上吃饭时,家里不见了刘玄子。
           祖爷喊道:“谁见我孙子了?赶紧找回来吃饭。”
           刘清河问老婆史三奶奶:“儿子去哪儿了,你赶紧去找找。”
           史三奶奶说:“别找了,我今天洗衣服的时候,原打算把他的棉衣拆洗了,没想到他的春衣也找不见了,我就纳闷儿,到处也找不着他。想起年前刘真清找过你们,我就去杂房看,锵锯还在,只是顺锯和做木工的家当少了。我想这孩子肯定是追他真清叔去了。”
           祖爷听了,把碗一推,饭也不吃,转身回了里屋。

           刘清河着了急,哎了一声,回到屋中取出三尺乌木棍,来到大哥刘清海家中,告诉刘清海,交代好了,叫他带着乌尺棍赶紧去追。
           张大奶奶赶紧包了几个玉米饼子塞到刘清海怀里,说道:“赶紧去吧,把孩子追回来,听说东北那块儿被鬼占了,还说这帮鬼杀人放火吃人不吐骨头。孩子还那么小,我的天哪,想想都害怕啊。”说着,转过身拿袖子霑起了眼泪。
           刘清海喝了一碗水,把三尺乌木棍别在腰中,告别了家人,洒开大步,顺着大道,踏着夜色一路向北而去。

           再说刘玄子,自从上次刘真清在演武场讲过那事之后便留了心了。
           开春之后,眼见刘真清等人高高兴兴的离开家乡,刘玄子心里就不是个滋味儿,他从家里偷偷打好铺盖卷儿,带好了衣服,从杂货房偷偷的带出了顺锯等做木工的家当,背好了,偷偷出了村子,一直向北去追刘真清,追到赵县才追到刘真清他们。
           刘真清见了,一脸惊讶:“小玄子,你咋来了?你爷爷同意你出来啦?”
           刘玄子一边擦汗一边说:“同意了,我爷爷疼我,经不住我软磨硬泡。”
           刘真清一听:“不对,你小子是不是偷着跑出来的?我看你还是回去吧,要不然家里还不知急成啥样哩。赶紧回去。”
           刘玄子听了,拉住刘真清的手:“真清叔,带着我吧,你就可怜我跑了这么远的路,就带我去吧。”
           刘真清就是不答应。
           一个叫徐二愣的和同村的刘长青也说道:“真清叔,叫我们说刘老弟跑了这么远,咱们就带着吧,这里数我们年龄小,这样我们以后就有个伴儿了。”
           同村的刘大年一扯他俩:“你们懂个啥。”徐二楞二人不再说话。
           刘真清被缠不过,只能答应先带着,等到了赵县,找个店住下再说。
           到了晚上,住到了城南一个马车店,吃过了晚饭,大家正在说话,外面有人问:“店掌柜的在吗?”
           掌柜的姓杨名贵,杨掌柜听了赶紧出门一看:“哎呦!这不是刘大哥吗,赶紧里面请,你有大半年没来了吧。”
           刘清海说道:“是啊,去年至今我就没走这一路。对了,我们村真清来过了没有?”
           杨掌柜说:“都在呢,真清他们刚吃饭不一会儿。还带了两个新伙计。”
           刘清海说那就好,跟着杨掌柜一起来找刘真清。
           进了屋,刘真清看到刘清海,说道:“大哥,你终于赶上来了。”说着话,从炕上扯开一条被子,“玄子出来。”
           刘真清一扯被子,只见刘玄子乐呵呵的从被子底下钻了出来:“大伯,您咋来了?”
           刘清海见了,用手点了点他,气的说不出话来。
           杨掌柜见了,一脸迷糊地问道:“这孩子是……”
           刘真清答道:“这是你三哥家的孩子。从家里偷着跑出来要和我闯关东。我料想大哥必定会追过来,所以住到你这里等。”
           刘玄子把嘴一噘:“原来真清叔还是不带我去。”

           杨掌柜闹明白了,拉住刘清海坐下,劝说:“大哥不要生气,孩子老大不小了,也到了该锻炼锻炼的时候了。”
           刘清海说道:“我父亲不同意他去东北,我三弟也是担心。”
           刘玄子从炕上跳下来,说道:“我也老大不小了。大伯和二伯那个不是十六七出去走生活的啊!就连我父亲十六岁就跟着爷爷走过甘肃。我也十七八了,为啥就不能闯关东?”
           杨掌柜和刘真清等人听了也都点点头。
           刘清海叹了口气,说道:“你爷爷不同意你去东北,要你去山西。”
           刘玄子说道:“不就是东北有鬼子吗?现在山西没鬼子,以前东北有鬼子吗?鬼子能占领东北,没准儿也能占领山西、河北、河南、山东,那时候还出不出门啊?”
           杨掌柜的点点头:“这话有理。”
           刘清海见说,只好从腰间抽出乌木棍,刘玄子见了赶紧躲到刘真清身后,回头说道:“你拿我爹的乌木棍干嘛?”
           刘清海听了,递给刘玄子:“这是你爹叫给你用的,不是揍你的,怕啥?”。
           刘玄子高兴,转过来,接过乌木棍拿在手里。

           一夜无话,天明,用过早饭,刘清海辞过众人转回家乡。
           刘真清带着刘玄子等人辞过杨掌柜,一路向北走去。
           大家走了十多天,这一天走到山海关隘口,这山海关山高路险,城墙高大,城楼高耸,十分巍峨,不愧是天下第一雄关。
           到了关前,刘真清先叫大家住了店,一切安排妥当,带着刘大年去关口,交割过关事宜。
           刘玄子、徐二楞、刘长青、赵驼子、史书魁、马二牛、夏德等人在店里闲着没事。徐二楞提出要去转转,看看山海关景色。刘长青和刘玄子也要去。
           史书魁听了坚决不同意:“都给我在店里老实着点,这山海关进进出出人员混杂,万一惹出点漏子来可不得了。”
           徐二楞把头一梗,一脸的不服气:“我们也就出去转转,能捅啥篓子啊?再说了,我们不惹事,难道这事还能自己惹到咱们身上啊?”
           史书魁说:“那好,你们三个年纪轻,我不放心,万一出点事儿,真清回来了不好交代。不如叫夏德跟着,有事也好有个照应。”
           三人听了高兴,跟着夏德一起出了店门。

           四个人高高兴兴逛起了大街,买了点吃的。这山海关虽是个隘口,但买卖却也昌盛,饭店、杂货店、估衣铺、珍宝店、大小当铺。大街之上耍杂的、卖蒜的、耍猴儿的、算卦的、摆小摊的数不胜数。
           四个人正在往前走,只见前面过来四五个女人,穿着和服,手里拎着小包儿,脚下踩着榻榻米,边走边叽哩哇啦的说话。
           三个年轻人见了觉得有点稀罕,夏德说道:“这就是日本娘们儿。”
           徐二楞问:“日本娘们儿长这样啊?也不像鬼啊,长得还蛮俊的嘛。”
           刘长青说:“我看也是,没准儿日本男人长得像鬼呢。可惜了,真可惜了,日本鬼能有这么好的娘们儿。”
           说着话,日本女人越走越近,夏德止住大家不再议论。等她们过去了,大家继续向前走,刘玄子回头一看,不见了徐二楞。叫住夏德说起,夏德听了大吃一惊:“这小子是个飞毛腿,万一惹出篓子可就坏了,大家分头找,找到务必叫回,然后店里会合。”
           大家赶紧分头去找,找到日头落山也没找到,各自回到店里,史书魁急的在地上直转圈儿:“不叫你们出去非要出去,还看什么景色?这下可倒好,徐二楞这小子说不准要捅出什么漏子了。”转过身指着夏德骂道:“你啊你,连个孩子都看不住,亏你还活了这么大岁数。”
           马二牛说道:“你埋怨也没用了,这徐二楞自达咱们带出来的时候,他师父就交代过,说这孩子是个飞毛腿,叫看紧着点儿,他要跑,谁能看得住啊?”
           夏德低着头也不说话。
           正说着,门帘一挑,刘真清与刘大年进来,刘大年问道:“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史书魁见刘真清他们回来,把这事讲了一遍,刘真清听了也不说话,听了听外面,喊了一声:“徐二楞,给我滚进来。”
           大家闻听,正在诧异,只听门外脚步响,徐二楞从门帘缝挤了进来。刘长青见了,一把扯住徐二楞:“你干啥去了,也不说一声,叫我师傅替你挨了这许多骂。”
           刘真清止住刘长青,说道:“以后谁也不准私自外出,更不许私自离队,若不然打断双腿。”
           自此徐二楞真的听了刘真清的话,再也不敢私自离队,直到后来杀出东北,辗转到山西,刘真清遭了日本人暗算之后,他才敢独自行动。究竟为什么徐二楞这么听刘真清的话,将来咱们还会慢慢的说个明白。
           欲知后文如何,请看下文详解。

    第四回
    和枫林夜斗无头鬼     刘真清月下巡辽河

           过了山海关,一行人昼行夜宿,不一日,便过了热河,来到了辽东阿拉花子库。这阿拉花子库位于通辽东南,虽属于半山区,但人烟稠密,因紧挨着西辽河,水路方便,倒也买卖发达。
           刘真清带着众人还未进镇,便遇到有人打招呼,刘真清都一一应付。进了镇子,走上一条东西大街向东走,到了街头便离西辽河很近了。刘真清引领大家进了一处木料场,看门的老人见了,赶紧迎上来:“刘掌柜的回来了。”
           刘真清上前拉住那人的手说道:“西库大叔,一别小半载,您还好吧?”
           叫西库的老人说道:“托刘掌柜的洪福,我这把老骨头还可以。刘掌柜的,你们赶紧进屋暖和一下,我叫人给你们做点吃的。”
           刘真清等人进了屋,一个盘着头辫穿长棉袍的老女人把大家让到炕上坐了,然后出去往炕洞里塞了几把干柴重新点着。
           不一会儿,棉布门帘一挑进来一人,边走边说:“刘老弟回来了,可想死老哥哥啦。”
           刘真清起身与那人抱了一下:“我也日日想念老哥哥,不知老哥哥身体可好?”
           那人回道:“还行吧,就是前几天有件事闹得我心里烦闷。”
           史书魁问道:“老哥哥,是什么事啊?”
           正说着,西库老人进来说:“老板啊,还是叫刘掌柜的他们先吃过了饭暖和暖和再说吧。”
           那人说道:“你们瞧我这人,倒忘了你们还没吃饭呢。我先给大家赔罪了。”说着话,搬过一张桌儿摆在炕上,招呼大家来坐。
           刘玄子和徐二楞看了不明白,可也不敢问。
           夏德他们几个在这里待过的二话没说,脱鞋上了炕,盘膝围桌而坐。刘长青也招呼刘玄子和徐二楞学样子坐下。
           那人见了呵呵一笑:“这俩孩子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刘玄子和徐二楞点了点头。
           那人笑着说道:“难怪。你们关内的风俗和这里大不一样。你们看看这窗户和你们那里的有啥不同啊。”
           别人听了只是看着他们俩个笑。
           刘玄子和徐二楞看了看窗户,只见一样的窗户棱子,没啥两样的,再一看,窗户纸怎么都糊在了外头。
           那人哈哈一笑:“小伙子,有没有听说过东北三大怪:窗户纸糊在外,大闺女叼烟袋,生个孩子吊起来。”
           徐二楞一脸迷茫的说道:“大闺女叼烟袋还好说,生个孩子吊起来那还了得。”
           一句话说的大家哈哈大笑。
           此时,西库老人和那个老女人端上饭菜,招呼大家吃。
           刘真清说道:“大家吃吧,这是本地的猪肉炖粉条,相当于咱们那里的大锅菜。这也当是和老板为咱们接风了。”
           刘玄子这时才知道那人就是和老板,名叫和枫林,满族人。
           吃着饭,刘真清问和枫林:“你刚才说什么事闹得你烦心啊?”
           和枫林叹了一口气:“老弟,说起这话,估计你也得吓一跳啊。”
           大家听了,一起看向和枫林。
           刘真清把筷子桌上一放:“老哥哥,到底是什么事?”
           和枫林讲道:“过了年以后,西辽河口来了一支日本军队修筑工事,他们的翻译官袁大麻子来过几次,要咱们厂出木料和人工。我当时便回绝了。后来一个日本军官叫做何野的亲自来找,我以过了年天气还冷,暂时还未开工为理由又回绝了。可就在前几天夜里,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个无头鬼入了这小镇。”
           刘真清打断说道:“无头鬼?”
           和枫林:“是啊,我也不信。我听了这事,便每天夜里带着几个人出去巡视,哪知道前天夜里还真叫我遇上了。”
           大家听了不由得打了个冷战,齐声说道:“真有鬼啊?”
           刘真清道:“老哥,你继续说下去。”
           和枫林接着说道:“那晚我带着两个人巡视,走到东边河码头,见到有个人影一晃,我和两个伙计赶紧过去看,哪知道出来一个人穿着长袍,手里拿着倭刀,可就是没有脑袋。见了那情景,两个伙计吓得回头便跑。我虽说不信鬼怪,可头皮也发麻啊。我强壮着胆子走过去,长剑一指问道:‘你不要装神弄鬼,要不然我叫你真的变成死鬼’。那无头鬼既不动也不言声。我向前靠近了几步,他突然向我发起了进攻。”
           大家问道:“结果呢?”
           和枫林叹了一口气:“哎!我不是他对手。他身法很快,刀法勇狠,不是咱们中国的功夫。一开始交手,我还能占上风,哪知道就在我快赢了他的时候,突然这个无头鬼变出了好几个。若不是我有暗器防身,怕是早就不能与诸位见面了。”
           刘真清听完问道:“他的武功路数老哥哥可能记得一二?”
           和枫林听了说道:“说不出来,忽东忽西,时隐时现的,没几个回合我就败了。我就等着你们回来,有你们在,也许能想出点办法来。”
           刘真清说道:“大家赶紧吃饭,今夜里咱们就出去巡视,我倒要看看这个玩意儿是人还是鬼。”
           吃过晚饭,刘真清说道:“今晚咱们这么安排。我和大年、徐二楞、小玄子一路。史书魁、夏德、二牛、驼子和长青一路。余下的人与和老板在家做接应。”刘真清回过头问和枫林:“家里还有没有信炮?”
           和枫林答道:“有,西库大叔取十五个信炮来。”
           西库大叔答应一声去了。
           和枫林问刘真清:“我给你们都准备什么家伙什儿?”
           刘真清问大家:“你们都用什么家伙比较趁手?”说完看了看刘玄子和徐二楞。
           刘玄子从腰间抽出乌尺棍:“我有这个就行了。”
           徐二楞也从包袱取出一件说道:“我也带着呢。”说完取出一件家伙给大家看。大家看了,原来也是一件木匠用的尺棍,只是他这个尺棍是铁的,三尺多长,半寸多厚两寸来宽,磨得正明刷亮。一头钻了个小洞,系着一簇红头绳。
           大家看了都说:“这俩孩子有意思,趁手的家伙都是三尺棍。”
           刘真清笑了:“小玄子的乌尺棍有些来历,他父亲曾经用它击退过顽匪。不知二楞你这个铁尺棍有啥来历没?”
           徐二楞拿着铁尺棍说道:“我可没刘老弟那好运气。我是嫌木头的不趁手,便叫我师傅给做了个铁的,这既可以做木工量木头,又可以当兵器,一物多用。”说完插在背后。
           这时西库大叔取来了信炮,刘真清发给大家一人一个,嘱咐千万不许弄丢了,遇到紧急情况便可发信炮相互联络。
           和枫林带领大家到了后院演武场,刘真清取了把大刀,史书魁拎了把单刀,刘大年取了条长枪,大家各自过了家伙,收拾停当。
           刘真清说道:“我带人由北向南沿河巡视,史书魁你带人由南向北沿河巡视,回来码头集合。如遇情况信炮联络。”
           史书魁应了声,带领夏德、马二牛、赵驼子、刘长青出门去了。
           刘真清回过头嘱咐和枫林:“老哥哥,我们去后你要带人小心看守门户。如遇紧急情况千万不可出去,可发信炮招我们回来。”
           和枫林说道:“贤弟,我明白,现在我们还摸不清那无头鬼的目的,你们也要多加小心。”
           刘真清别过了和老板,带领大家出门向南边走去。


           这西辽河码头虽不大,但到了晚上泊的船也不少,灯光之外隐隐约约的传来船工喝酒划拳还有嬉笑唱歌的声音。
           刘真清嘱咐大家不得出声,分成两组向南摸去。
           刘大年徐二楞沿河岸向南,刘真清与刘玄子沿河边小树林向南。
           转到河头湾,两组会合,然后又向回走。
           走到河神庙,刘大年说道:“点袋烟吸了再走吧。”
           刘真清说声好,大家一起坐在河神庙前的石台上,刘大年取出荷包拿出烟袋,装满点了吸上。
           徐二楞说道:“转了这大半夜,哪有什么无头鬼啊?”
           刘真清说道:“和老板与大家生死之交,断是不会哄人的。”刘大年吸着烟点头称是。
           刘玄子问徐二楞:“二楞哥,真要是遇到了这无头鬼,你可别吓得迈不开腿啊。”
           徐二楞跳起来喊道:“就凭我徐二楞会那么胆小啊。”
           刘真清说道:“就凭你这一嗓子,有无头鬼也叫吓得不敢出来了。”
           刘大年吸完了烟,收起带好,大家继续赶路。
           走不出多远,来到一片小树林,这徐二楞突然惊乍乍的喊道:“我的乖乖,还真有无头鬼啊。”
           大家听了顺着徐二楞的眼光向西边一看,只见一道黑影闪没在树林之中。
           刘真清大刀一摆,说了声追,与刘大年一前一后便追了去。
           刘玄子和徐二楞相互看了看,各自拉出三尺棍也撒腿追了过去。
           欲知大家能否降住这无头鬼,请看后文分解。
    第五回
    星月夜兄弟巧结识    喝卤盐整治马二牛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08-11 11: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乖乖,还真有无头鬼啊。”

    我怕怕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15 08:25
  • 签到天数: 134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1 14: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19-8-11 11:18
    我的乖乖,还真有无头鬼啊。”

    我怕怕呀,,,,,

    明天你接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08-11 15: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铁拐残龙 发表于 2019-8-11 14:12
    明天你接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胆特小,天黑就不敢出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15 08:25
  • 签到天数: 134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1 16: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19-8-11 15:18
    我胆特小,天黑就不敢出门,。。。。。。

    不会吧,都是人吓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08-11 16:2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铁拐残龙 发表于 2019-8-11 16:01
    不会吧,都是人吓人

    是的,人吓人,吓死人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9-12-15 23:46 , Processed in 0.23113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