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88|回复: 9

[小说] 长篇小说《大义梅花拳》3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15 08:25
  • 签到天数: 134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08-12 10: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铁拐残龙 于 2019-8-15 16:07 编辑

    《大义梅花拳》
    之一
    《黑土岗打擂》


    第五回
    星月夜兄弟巧结识    喝卤盐整治马二牛

           前文说到徐二愣发现一人闪进小树林,大家一起追了过去。这正是二十前后的天气,月光不怎么明亮,加上天有点阴沉,更显得眼前灰蒙蒙的。大家追进小树林,只见前面有个人影晃动,看不清有没有脑袋。
           刘真清喊了声:“徐二楞不要怕,追上去先把他缠住。”
           徐二楞应了声,这徐二楞不愧是个飞毛腿,只见他前脚一迈后脚一蹬,像一支利箭一般窜了出去,不一会儿便追上了那人,徐二楞也不答话,跳起来抽出铁尺挂着风就砸了下去。
           那人也不示弱,一个懒驴打滚抢了出去。徐二楞一尺砸空,那人爬起来腰间取出一把刀,两人打在一处。
           那人单刀凤凰单展翅,徐二楞铁尺一挥画弧宏,那人捧刀分心刺,徐二楞摇身腾空起,那人刀锋一变撩阴裆,徐二楞挥动铁尺砸昆仑。
           两人打了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正在打的难分难解,刘真清三人赶到,看到徐二楞一时不会落败,便站在那里观战。
           徐二楞与那人打斗了几十个回合,眼见那人头顶冒出了白气,呼吸也变得不匀,显得手脚散乱,力不从心。那人跳出圈外说道:“别打了,我不是你对手,不过我死在你手里显的冤的慌。”
           刘真清上前说道:“你说说你怎么个冤的慌。”
           那人把刀往地上一扔,说道:“我没死在日本人手里,却死在你们手里,岂不冤的慌。”
           刘真清问道:“你与日本人有仇?”
           那人说道:“有仇,不共载天之仇。”
           刘真清上前一抱拳:“原来也是自己人。”
           那人一愣:“怎么,你们不杀我了?”
           刘真清一听笑了:“我们出来原本寻找无头鬼的,见你身影一闪进了树林,我们追你便跑,我手下人不知就里的和你交了手,原以为你是歹人。”
           那人听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说道:“我还以为是日本人派来追杀我的。”
           刘真清说道:“既然是误会,不便打扰了,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说完带领大家转身便走,那人喊道:“等等!”
           大家停住脚步,徐二楞转回身说道:“怎么,还没打够?”
           那人说:“谁和你还打!”说完站起身,“你们不是要寻无头鬼吗,不知你们寻他做啥?”
           刘玄子说道:“他打伤了我们和老板,我们是要取他脑袋的。”
           那人说道:“我倒知道一些无头鬼的眉目,不知你们想不想听?”
           刘真清问道:“你肯说吗?”
           那人说道:“我见你们光明磊落,不像是坏人,有啥不肯的。”
           四人大喜,约那人一起来在河神庙前石台坐了。相互通了姓名,原来那人叫王朝喜,山东人,与乡邻一起出来闯关东,住在辽源一带卖货,就在前段时间与日本人引起了冲突,死了十几个人,王朝喜与一个同乡关志洲留下立志要杀几个日本人为乡邻报仇。
           王朝喜说:“我和关大哥听说那个杀我们乡邻的鬼子军官何野,被调到了这西辽河修筑工事,我便前来打探消息。那一晚我也遇到了个无头鬼,乍一见面我也吓得不轻,但我不信鬼。便与他交上了手,那人武功怪异,刀法凛厉,我不是他对手,只好抽身便走,他也不追我。
           我回去与关大哥一说,关大哥也不信邪,我们一起来到这里。昨晚我们夜探何野军部,发现了一个秘密。”
           大家问:“什么秘密?”
           王朝喜接着说:“何野知道我们会找他报仇,便不知从什么地方请了一帮功夫高手,有日本人也有中国武术界的败类,那些日本高手论武功也不见得多么高明,可是他们会一种功夫是我们都没见过的。”
           刘真清问道:“什么功夫?”
           王朝喜说:“分身术和隐形术。”
           大家听了都是一愣,刘大年说道:“中国只听说过五行遁术里面有这门功夫,可谁也没见过,他们怎么会这门功夫?”
           王朝喜说:“我们也不知,听他们说叫做忍术,练那门功夫的叫做忍者。看到这些,我们不敢久待,只好出来另想办法。关大哥回山东请人去了,留我在这里随时探听消息,没想到今晚出来和你们遇见,起初我以为被日本人的探子发现追杀我的,没想到与你们稀里糊涂打了一场。”
           说完大家笑了,王朝喜指着徐二楞说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武功如此高超,我真服了你了。”
           刘真清问道:“不知王老弟住在哪儿?”
           王朝喜说道:“我就住在这河神庙里。”
           刘大年听了说:“不行,这里不安全,不如与我们回去住在一起,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王朝喜大喜:“那感情好啊,只是打扰你们了。”
           刘真清说:“都是中国人,何况咱们不打不相识,以后大家都是兄弟,不要客气。”
           王朝喜在河神庙留了暗语,与大家一起动身直奔码头走去。

           大家到了码头,远远的看见刘长青正在那里张望,徐二楞跑过去问:“你们几个遇到无头鬼没?”
           刘长青说:“遇见个屁。哪里有什么无头鬼!只看见了何野的军部,我们要去探探,史书魁那个老头子和我师父说啥也不叫去。”
           徐二楞笑着说道:“你们没遇见,我们倒遇见了。”
           刘长青一愣:“真的啊?”
           刘真清说道:“真个屁,你就听他胡咧咧吧。你师父他们呢?”
           刘长青说道:“我们走到这里原打算等你们一起回去,可是马二牛肚子疼犯了,师父叫我在这里等你们。”
           刘真清笑道:“这个马二牛估计又吃撑了,走了这一路犯了肚子疼。”
           刘长青一咧嘴:“就他那没出息样儿,哪顿见了好的不吃撑啊!”说着话看见了王朝喜,“这位是?”
           徐二楞说道:“我们不打不相识啊!咱们边走边说吧。”走着路他把经过说了一遍。
           大家进了木料场,看见夏德在院里端着一碗水正要进屋,刘真清问:“夏德兄弟,二牛咋样,肚子还疼吗?”
           夏德说:“大哥,你还是进去看看吧,没出息的人啊都这样,又吃撑了。”
           大家进了屋,只见马二牛在炕上半靠着墙,他见刘真清进来,说道:“真清叔回来啦,我肚子疼。”
           刘真清骂道:“你咋这么没出息。幸好今晚没事发生。要不然就你这样子怎么打仗?”
           史书魁说道:“真清啊,你就少说两句儿吧,我已说了他半天啦。”
           刘真清走上前一伸手,马二牛赶紧往炕里面挪。刘真清骂道:“瞧那没出息样,你躲什么?我又不是打你。过来躺下,把裤子解开。”
           马二牛过来躺下解开腰带,把裤腰子向下推了推,刘真清摸了摸他那大肚子:“这个地方都积住了,瞧你以后能长点出息不。”
           摸完了,刘真清说道:“小玄子,你家的医术学了多少?”
           刘玄子上前说道:“我小时候,爷爷和父亲都教过。”
           “那便好,你给他弄点打积食的药吃吃。”
           刘玄子应了一声,转过身问西库大叔:“老爷子,咱们这里有没做豆腐的啊?”
           西库大叔说道:“村里到有家做豆腐的。不知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做豆腐的还能治他这积食不成。”
           刘玄子笑了:“老爷子,麻烦您去讨碗卤水来,我有妙用。”
           西库大叔看了看刘玄子,转身去豆腐坊讨卤水不提。
           这时和枫林进来对刘真清说:“我见西库出去,说是要去豆腐坊讨卤水,不知要那有啥用啊?”
           刘长青说:“老爷子,这事儿你要问玄子了。”
           刘玄子笑了笑:“独家秘方,暂时保密。”
           不一会儿西库大叔端着一碗卤水回来:“我去叫了半天豆腐坊才开门,我看你拿这卤水怎么给二牛打积食。”
           刘玄子端过碗倒出一点,往里放了捏盐,来到马二牛身边:“张开嘴把它喝了。”
           马二牛见了不喝,刘玄子叫过刘长青、徐二楞一起按住灌了下去,马二牛张口便骂:“什么玩意儿啊,弄的嘴里涩了吧唧的不是个味儿。”不一会儿马二牛肚子咕噜一响,叫了声不好,下了炕穿起鞋便向外跑。
           大家见了哈哈大笑。
           不一会儿马二牛回来,指着刘玄子骂道:“你小子净整我了,喝了这玩意儿叫我拉肚子。”说完又转身去了厕所。
           刘真清说道:“这下好了,大家都去睡吧,明天还要干活儿呢。”
           刘玄子和徐二楞、刘长青分到一屋。
           徐二楞边脱衣服一边问道:“刘老弟,没想到你还会看病,可你这是啥法子啊?”
           刘长青笑着说:“你是不知道,他家看病已是第三代了,但是喝卤水治肚子疼还是第一次见到。”
           刘玄子边拽过被子一边说道:“这你们就不懂了,肚里食物积住下不去,只有拉肚子才能打开。可这大半夜的我哪里去找药物啊?只能用这法子了。今晚他马二牛估计是上不去炕喽。”
           刘长青躺下拽了拽被子角:“我看只有这样才能制住他,看他下次见了好东西还贪嘴不。”
           三个说着笑着,不一会儿便进入梦乡。
           欲知后文如何,请看下文分解。

    第六回
    西码头小野劫货船    刘真清巧使拖刀计

           第二日天明,大家早早起床,和枫林与刘真清交代好了客户木料规格。刘真清吩咐大家挖好了锯末坑,搭起了望天架,吩咐史书魁带领刘玄子和赵驼子、刘长青、徐二楞破三分板。史书魁取出墨斗把一段落叶松打好了线,刘长青、徐二楞抬起竖好了,刘玄子打好了杓绳。徐二楞搭好坡板,刘玄子取出顺锯装上锯拐子,上了望天架拉上锯,赵驼子拉下锯。徐二楞、刘长青也一上一下破起了三分板。
           刘真清吩咐刘大年带领夏德、马二牛破方子。刘大年取出墨斗在一棵松干上打好了线,夏德叫马二牛抬木头,马二牛撅着嘴:“拉了一夜肚子,还叫抬木头。”
           刘真清见了骂道:“吃饭的时候你咋不说能少吃一点。”
           刘长青听了说道:“就是,你平时吃了那么多,拉点怕啥。你一身的力气害怕都拉完啊。”
           马二牛喊道:“抬木头就抬木头,谁怕谁啊!”说着话一只胳膊夹起那一丈二的松木便走,来到望天架前,一只手将松木竖起,说道:“夏叔,打杓子吧。”
           夏德说:“二牛就是厉害,拉了一夜肚子还这么大力气。”说着话打好了杓绳,铺好坡板,拿起顺锯装了锯拐,上了望天架,与马二牛破起了方子。

           到了下午,西库大叔急匆匆回来喊道:“不好了和老板,咱们的货在码头被人劫了。”
           大家听了,从望天架跳下来,和枫林也从屋里出来问道:“西库,怎么回事?”
           西库大叔急急地说道:“咱们的货刚一下船,就被日本人劫了。带头的是袁大麻子和一个日本军官,他们说修筑公事需要木料,我们和他理论,他们不由分说就打人,咱们的伙计好几个都受了伤,我只好回来报信。”
           和枫林问道:“咱们的人伤的怎么样?”
           西库大说道:“伤的不轻啊,有几个差点被日本人拿刀给劈了,幸好有康兴在,要不然更麻烦。”
           这康兴是和枫林的徒弟,为人和蔼,从不与人争长短。平时厂里大小事都是他替师父和枫林出头。今天正是他带人与西库大叔前去码头接货。
           史书魁、刘大年都说:“这小日本也太欺负人了。走,咱们去看看。”
           这帮小年轻人更是按耐不住心头的怒火,都要争着去打小日本。
           刘真清说道:“大家都不要急,今天我与和老板前去谈说,你们都不要轻举妄动,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手。如果真的非动手不可,我说打,你们便给我狠狠地打。可是有一点,别闹出人命来。”刘真清回过头叫过和枫林“你嘱咐一个伙计赶紧去一趟国军大营,与我那兄弟何副官报信。”
           和枫林叫过一个徒弟,正是西库大叔的小儿子:“小西库,你赶紧去,知道见了何副官怎么说吗?”
           小西库挤了挤眼睛:“放心吧师傅,我懂的。”然后撒丫子跑了去。
           刘真清、和枫林带人离开木料场直奔河码头。
           快到码头,远远的看见康兴正和四五个日本人交手,眼看康兴被打的一个跟头接一个跟头,几乎快爬不起来了。边儿上袁大麻子正和二十几个鬼子指指点点的说笑。
           刘真清等人见了无不气愤,徐二楞第一个窜出去,刘玄子和刘长青、夏德、马二牛随后也一起奔了过去。
           徐二楞到了近前,飞身一脚,一个日本人被踹出一溜跟头。徐二楞脚刚一落地,随即连环腿起,两个日本人应声倒地。徐二楞随即扶起康兴。这时刘玄子和刘长青四人赶到,护在身边。
           那日本军官见了,叽哩哇啦的乱吼乱叫。袁大麻子叽叽喳喳和他说了几句,随后过来用手一指,扯着公狼嗓子喊道:“你们干什么的?活的不耐烦了是吧?”
           这时和枫林与刘真清等人也到了近前,和枫林上前说道:“大家都住手。”随后来在袁大麻子近前,打了一个拱手:“呦!这不是袁兄吗?几日不见怎么到了这码头来了?”
           袁大麻子白眼一翻:“你少他娘的给爷装蒜。近日,皇军大爷在这地面修筑工事,需要你们木料场贡献木料,我是带领皇军过来接收木料的。可是你这不争气的徒弟是给脸不要脸啊,所以皇军替你教训了他。”
           和枫林听完,强压制住心头怒火,说道:“原来如此!只怪我那徒弟不认得袁老兄。回去后我必定好好的教训他。只是这批木料是有主家的,不好乱动。如若皇军修筑工事真的需要,我从厂里另运些过去,你看咋样?”
           袁大麻子把眼一瞪:“少他娘的废话。皇军能看上你的木料是你们这帮穷鬼的荣幸,你们应该好好谢谢皇军才是。还在这里说这些胡话。你们大家都过来给皇军老爷磕个头,也算是谢过皇军老爷对你们的照顾之情。”
           和枫林听了气的胡子抖动,恨不得一掌把袁大麻子打死。刘真清一见赶紧过来,指着袁大麻子骂道:“亏你娘生了你这么个东西,枉自披了一身人皮,真是丢尽了中国人的脸面。”
           袁大麻子听了,伸手从腰间抽出匣子枪。
           “袁萨!”那日本军官走过来制止,说道:“我的,听了你们多时,其中原委,我的明白。”日本军官冲和枫林伸出一只手:“和老板的大名,我的久仰。”
           和枫林见了,气呼呼地冲他一抱拳。
           日本军官又对刘真清说道:“你的,想必就是和老板的,得力助手,叫刘真清的,刘掌事吧?我的,听过你的名字,知道你的,木工手艺的高超。”
           刘真清也冲他一抱拳。
           日本军官说道:“我的,名叫小野太郎,是何野将军的副官。我们大日本帝国,来到这里,是为了,中亚共荣,是为了给你们贫穷的中国,寻一条富裕的出路。希望大家,不要伤了和气。”这小野太郎说完鞠了个躬。
           刘真清与和枫林相互看了看,刘真清说道:“小野太郎皇军,你们来中国的目的我不懂。但是我们这帮穷哥们儿还要吃饭,就像你说的,你们来中国是为了给中国穷人寻一条出路,那么请你把这些木料还给我们,我们全家老小可都要指望它吃饭呢。”
           小野太郎摇了摇头:“不。这个,我们修筑工事需要,你们的,可以另寻木头。我们的,不阻拦。”
           刘真清心里骂道:操你娘的,王八蛋。
           看了看小野太郎身后二十多个鬼子兵手里端着步枪,还有十几个伪军手里也拿着匣子枪。再看看身后自己这些人,心里说道:刘真清啊刘真清,无论如何也要忍耐住,一切等自己国军弟兄到了再说。
           小野太郎这时说道:“还请和老板、刘掌事的,都要三思。”
           和枫林刚要发作。刘真清伸手将他扯住:“和大哥,有事好商量。皇军不就是想用点木头吗?这事好说。”说完冲和枫林挤了挤眼。
           刘真清转过身冲小野太郎说道:“皇军修筑工事,不知需要多少木料?”
           袁大麻子说道:“需要的多呢,这两船不够,明天还要去你们厂里另选木料。”
           小野太郎说道:“袁萨!不要那么凶。刘掌事木工手艺的高超,我们修筑工事,还需要他的帮忙。”
           刘真清听了说道:“这事儿好说。到时候只要皇军一句话,我肯定到场。”
           小野太郎大拇指一竖:“呦西!你的良心,大大的好。”
           刘真清心说,到时候肯定取你项上脑袋。嘴上说道:“小野太郎太君,不如这两船木料,您拿去一船先用着。如果不够,以后在我们厂里随时来取,你说咋样?”
           小野太郎说道:“这个的不行,不要商量。这两船的木料,我的,统统的用,你的,也要带着人,一起统统的去。”
           刘真清与小野太郎在那里使起了拖刀计。
           刘玄子、徐二楞等人把康兴扶到一边,听着刘真清与日本军官小野太郎说话。刘长青眼睛四处看了看,突然捅了捅刘玄子与徐二楞:“你们看,北边又来了一支人马。”
           徐二楞见了说道:“那是咱们的人,你没见走在前头的是小西库吗?”
           等走的近了,大家看见走在前面的正是小西库。小西库身后一匹高头大马,马身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军官,那军官身后带领着大约二百多号国军兵,都肩上扛着步枪。

           史书魁等人见了赶紧迎上去:“何副官,你可到了。”
           何副官问道:“我哥哥真清在哪里?”
           史书魁右手一指,何副官跳下马,来到小野太郎面前一抱拳:“这不是小野君吗?几日不见,你调到此处,如何也不和兄弟说一声,兄弟也好于你接接风啊。”
           小野太郎见了呵呵一笑:“呦西!老同学何源君,你的,怎么也来到这里,莫非你的,也想用些木料?不过你的来晚了,这些木料,我的统统都要,你的,再等下一船。”
           何源说道:“我不和你抢。”
           小野太郎说道:“呦西!你的不抢就好。”
           何源说道:“不过这些木料是我哥哥的,如果小野君需要可以拿去一部分,但也得给我哥哥留下一部分,要不然他们可都指望着这些木料吃饭呢。不知小野君是否给在下这个面子?”
           小野摆摆手:“不可以。”
           小野太郎话音刚落,只见这些国民军齐刷刷围了上来。
           这些日本人也一起端起了枪。伪军见了吓得向后退了几步。
           小野太郎见了,赶紧说道:“何源君,久闻中国是个武术大国,向来是仁义,我们的不要这样。如果你们的,想要这些木头,我们双方可以派人比武,五局三胜,胜方可以得到,败方主动撤出。你的说,如何?”
           何源听小野太郎提出比武,看了看刘真清、和枫林。
           和枫林与刘真清、刘大年、史书魁、夏德等人商量了一下,最终决定接受比武。
           何源冲小野太郎说道:“既然小野君提出比武,和老板方面也无异义。那这比武就安排在这河码头如何?”
           小野太郎听了一摇头:“不。这河码头人员混杂。不适合比武。”
           何源问道:“小野君,这河码头不适合哪里合适啊?”
           小野太郎听了一笑:“比武最合适的地方,是我们的军部大院。除了那里,哪里的都不合适。”
           何源听了脸一沉:“照你这意思,这武不比也罢。”
           小野太郎说道:“不不不。你们中国人说的话,叫做一言九鼎,说过的不可以不算。但是,你们中国人太麻烦了,在这码头的,比较混乱,我的,不放心。”
           何源问道:“难道在你们的军部大院就能叫人放心吗?”
           小野太郎说道:“呦西!我们的大院高墙深垒,最是安全。”
           何源说道:“这样,比武就选在这河码头与你们军部中间地带的黑土岗,对于双方都比较公平。”
           袁大麻子钻到小野太郎身后吼道:“不行,皇军说了的话不能更改。”
           何源拔出德国造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有本事给爷站出来。”
           小野太郎见了。说道:“老同学何源君,你的息怒,这个事情好商量。就按你说的,比武就设在黑土岗。不过,这比武现场,要由我们设计,负责搭建。三天后,你们只管前来比武。”
           何源说道:“比武未分输赢之前,这木料,双方都不可擅自移动。”
           小野太郎说道:“三天后,我们的,黑土岗见面。”说完,带领人迅速离去。
           欲知如何比武,请看后文分解。

    第七回
    八兄弟夜探擂台地    木料场群斗黑衣人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9-10-20 12:20
  • 签到天数: 11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9-08-12 10: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预知”,好像是“欲知”……


    绝对的大部头,兄弟好才学,有笔头,有毅力,加油!发到各大平台去,争取签约,挣稿费,拉流量,一不小心成了大IP,哇也,成为高富帅,迎娶第二房,走上人生那啥峰……想想好激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15 08:25
  • 签到天数: 134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2 11: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信雅达 发表于 2019-8-12 10:44
    “预知”,好像是“欲知”……

    谢谢提正。预知后事如何,欲知后事如何,在传统小说里是常用的,两种。哪一种都可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9-10-20 12:20
  • 签到天数: 11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9-08-12 11: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铁拐残龙 发表于 2019-8-12 11:09
    谢谢提正。预知后事如何,欲知后事如何,在传统小说里是常用的,两种。哪一种都可以。

      哦,扫瑞,是我见识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15 08:25
  • 签到天数: 134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2 13:3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铁拐残龙 于 2019-8-12 14:08 编辑
    信雅达 发表于 2019-8-12 11:13
    哦,扫瑞,是我见识少了。。。

    你不能说是见识少了,是近来用预知后事如何的预知用的少了,一般现在都用欲知这个的多了。古代小说有用预知的。意思类似。预知后事如何其义是想提前知道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欲知后事如何,是打算知道后事如何,请看或者请听下回分解。在古代预和欲都有想的意思。现代文学中一般都用欲知。古代小说家以为预知比欲知更能调动听众或者观众心里的想看或想听的欲望,用句行话叫做“拴桩”。预知后事如何,想提前知道后事如何吗?想。那就继续看或者继续听。欲知后事如何,想知道后事如何吗?想。那就继续看或者继续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08-12 17:34:12 | 显示全部楼层
    环环相扣,,,,
    哥们写得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15 08:25
  • 签到天数: 134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2 17:5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19-8-12 17:34
    环环相扣,,,,
    哥们写得不错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08-12 19:3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多亏了我没去看你,要是去也让你整碗盐水捏住鼻子灌下去,可受大罪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15 08:25
  • 签到天数: 134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2 20: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鸟 发表于 2019-8-12 19:37
    多亏了我没去看你,要是去也让你整碗盐水捏住鼻子灌下去,可受大罪了……

    呵呵呵呵,那颗没准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08-13 07: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哥们,客气,实话实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9-12-15 23:26 , Processed in 0.28597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