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15|回复: 7

[小说] 长篇小说《大义梅花拳》5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19 00:10
  • 签到天数: 124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08-14 10: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铁拐残龙 于 2019-8-15 16:08 编辑

    《大义梅花拳》
    之一
    《黑土岗打擂》



    第九回
    战擂台智胜两阵   飞毛腿怒踢佐木

           前文说到浦世人登台,被刘长青打倒,这刘长青道了声:“得罪了!”转身跳下回转西看台。
           何源副官站起身对小野太郎说道:“第一场比武,你们输了。准备下一场吧。”
           小野太郎站起来摇了摇头:“不。我们的,没有输。这次的不算数。”
           何源说道:“小野君,你这就不对了。浦世人既然是代表你方,他输了这总是事实吧。”
           小野太郎呵呵一笑:“不不不,浦世人是个中国人,中国人怎么有资格代表日本人。”
           何源骂道:“无耻!那你们派一个日本人出来比武。”
           小野太郎一笑:“当然!”往身后一挥手,只见走出来一个日本武士,长得方方正正,身材魁梧。
           这日本武士上了擂台,冲西看台一躬身:“请你们派出代表比武。”
           徐二愣见了,刚要上擂,被刘真清一把扯住。   
           “夏德出擂。”
           夏德听到应了一声,脱下羊皮夹袄,飞身上了擂台。
           那日本武士见了,冲夏德一鞠躬:“我的,佐佐木,你的。什么名字?”
           夏德报了名,那佐佐木又一鞠躬:“请多多指教。”
           夏德一拱拳,刚道了个“请!”字,佐佐木突然一个大上步,飞起一脚直奔夏德脑袋便踢。
           夏德见佐佐木来得凶猛,不敢大意,急忙一个闪身躲过,两个人战在一处。
           夏德武功虽高,无奈年纪已大,这佐佐木正当力壮之时,拳脚勇猛。
           张旅长看了一时,问刘真清:“这夏德一把年纪,佐佐木年轻力壮武功也高,依你看……”
           刘真清说道:“现在谁输谁赢还不到时候,张旅长一会儿便知。”
           台下议论咱且不提,再说台上,两个人打斗了多时,佐佐木勇猛异常,一招连一招。这夏德,好像是被打的无有招架之力,慢慢的便被佐佐木逼到了台角。
           突然,夏德脚下一个踉跄翻身倒地,佐佐木一见心中大喜,只见他跳起来五尺多高,刷的一声,一脚向下冲夏德小腹用力蹬出。
           台下的人,包括张旅长眼睛一闭,心说完了,这一脚下去,别说是一个人,就是石头也能蹬下一块来。
           再说老夏德,见佐佐木这脚蹬下来,叫了声:“来得好!”
           好一个老夏德,使了个金龙盘柱,双腿一拧,盘旋而起。这一盘,正把佐佐木甩出一丈开外,只听扑通一声,佐佐木再也爬不起来了。
           台下人见了无不叫好。
           夏德冲台下抱了抱拳,飞身跳下擂台。
           张旅长睁开眼见了拍掌叫道:“好一个老夏德,原来你这是以智斗勇之法。”
           何源冲小野太郎说道:“这一阵可算数?”
           小野太郎与何野嘀咕了几句,说道:“自然算数。”说完冲身后一挥手,出来一个日本武士,走上擂台。
           刘真清看了看刘玄子,刘玄子点了点头,转过西看台,来到擂台前,打了个垫步飞身纵上。
           那日本武士话也不答,不等刘玄子站稳身形,抬起腿冲刘玄子劈头盖脸就是一记劈腿。
           刘玄子见了,知道躲闪不及,只得脚下一错,使了个小八方步,转到日本武士左侧。这日本武士见到,随机这下劈的脚一转顺势向左侧蹬去。
           刘玄子一见,急忙使了个老君推炉将他的脚格了出去。虽说格了出去,但是这脚上的力度很大,震得刘玄子手臂发麻。那日本武士顺势转过身,把脚在地上拧了拧,也不知嘴里叽哩哇啦说了句什么。
           刘玄子见这武士出腿迅速,爆发力很强,不敢贸然进攻。两个人便在擂台上转起了圈。
           台下百姓不懂,这个喊道:“打啊,怎么光转圈。”那个说:“你不懂了吧,这叫运气呢,等把气运足了就开打了。”还有的说日本人换一个吧,这个不敢跟拉锯的小孩儿打了。
           张旅长见了,问何源:“刘真清怎么搞的,派一个孩子上去。”
           何源回道:“听说这孩子不简单,那夜的无头鬼便是被他打倒的。”
           台下议论纷纷暂时不讲,单说台上,刘玄子心中琢磨道:这个武士出手迅速爆发力极强,一旦正面交手占不到他一点便宜,不如使用梅花捷手,静观其变,待我激他出手。
           想到这里,刘玄子冲他摆了摆手,伸出一个小指头向下一扣。
           这日本武士果然上了当,大吼一声,冲身上前,一拳直奔刘玄子肩膀。刘玄子脚下小八方步一错,右手使了个劫手,反掌正打在武士眉心。打得日本武士眼冒金星,当时便愣了一下。
           刘玄子右手击中,左手一个兜底锤兜在那武士下巴,将他兜了个仰面朝天。
           台下人见了,无不叫好。
           那日本武士爬起来,气的眼睛通红,喘着粗气扑了上来。
           刘玄子见了不敢正面应敌,一个斜八方闪到那武士后侧,抬脚正踹在他屁股上,将他踹了一个趔趄。
           老百姓见了又是叫好。
           刘玄子随后一个前进步,飞起一脚踢了出去。那日本武士急忙转身,伸手抱住,用力一掀,将刘玄子摔倒在地。随后进身一脚踩了下去。
           刘玄子一见,急忙侧身分腿,漏出空门,那武士一脚踩空,只见刘玄子一个剪刀腿,只听咔嚓一声,将他剪倒在地。
           何源副官问刘真清:“这难道就是落地金蛟剪?”
           刘真清回道:“正是,这便是梅花拳里面败中取胜的一招。”
           再说刘玄子下了擂台转回。何源副官冲小野太郎说道:“这第二阵可算数?”
           小野太郎眼睛瞪得大大的,说了声:“自然算数。”
           何野转过头冲后面那些武士交代了几句,只见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慢慢的走上擂台,冲西看台深鞠一躬:“中国武术,博大精深,我,佐木一郎,特来请教。”
           何源问刘真清:“这一阵你派谁出场?”
           背后王朝喜说道:“这阵我来。”说着话窜出来,飞身纵上擂台。
           刘真清喊道:“王老弟,务必多多留神。”随即冲后面关志洲和徐二愣说道“朝喜一旦危险,你们可速速解救。”
           单说王朝喜上了擂台,佐木一郎说道:“你的,不是我对手,换一个厉害的来。”
           王朝喜听了大怒:“不曾交手,别说大话。王朝喜不领情。”
           佐木一郎嘿嘿一声冷笑:“不知死活。”说完伸手便抓。
           王朝喜见到,急忙出手招架,那知佐木一郎一手是假,二手是真,随后一手直奔王朝喜肋下便掏。王朝喜躲避不及,被他掏了个正着。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想来救护,时间上来不及。只见徐二愣一个箭步蹿上擂台抱住王朝喜,关志洲随后上台,话也不答,伸手便和佐木一郎战在一处。
           徐二愣抱着王朝喜跳下转回西看台,再看王朝喜左肋鲜血淋漓,人都迷糊了。和枫林急忙解开他衣服一看,只见王朝喜左肋下被佐木一郎掏了一个洞。
           和枫林冲刘真清摇了摇头。张旅长吩咐身后国军兵,赶紧抬过一个担架,将王朝喜放上,送回军营医治不提。
           单说擂台之上,关志洲与佐木一郎打斗了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这佐木一郎出手迅速,招式老辣;关志洲迎来招架,稳健有余。打斗到四十多个回合,佐木一郎突然跳出圈外,关志洲随后便跟,只见那佐木一郎突然回身,右手一抬,一道金光直奔关志洲面门而来。
           关志洲见了,急忙闪身躲过,哪知佐木一郎二手暗器随后便到,关志洲躲闪不及,正中肩头。
           佐木一郎见二手暗器打中,随即三手暗器打出,直奔关志洲咽喉而来。
           再说西看台,刘真清见那佐木一郎无辜败走,便知有诈,急忙吩咐徐二愣上台,这徐二愣急忙抬腿飞身窜出。
           这些动作说起来慢,可均是一眨眼的功夫。
           这徐二愣到了擂台之上,只见佐木一郎三手暗器已出。好个飞毛腿,说时迟那时快,打个垫步飞身而起,一脚将暗器踢出。
           佐木一郎见了转身便走,徐二愣哪肯放过,脚一点地纵起身直奔佐木一郎而来,一脚正蹬在佐木一郎后背,将他蹬出一丈多远摔倒在地,口吐鲜血,昏迷不醒。
           何野见了,吩咐小野太郎带人来抓徐二愣。
           张旅长一声令下,何源副官带人便往前闯。
           双方人马一霎时便要火并。老百姓见了吓得四处钻动。
           何源副官大喊一声:“比武有输赢,规矩早已讲明不得使用暗器,是你方人员不尊守规矩首先犯规,再说规矩早已讲明,擂台之上生死不究。我方早有王朝喜被你方打伤,为何还要抓我方人员?”
           何野明知理屈,说道:“今日天色已晚,明日继续比擂。”
           何源说道:“那这场输赢如何定论?”
           何野支吾了半天,小野太郎说道:“这场的,双方互有伤亡,算是打和局。明日还有两场定输赢。”
           欲知何源如何处理,请看后文分解。


    第十回
    真清临时巧安排   桥本蔑视刘大年

           上文说到,佐木一郎暗器伤了关志洲,被飞毛腿徐二愣一脚踢倒大口吐血,昏迷不醒。这日本军官何野要抓徐二愣,双方几乎火并。何源据理怒斥何野,小野太郎一见事情不妙,打算以和局圆场脱身。
           何源说道:“小野君,自古擂台比武,违反规矩者算输。你方违反规矩,却要以和局收场。这恐怕说不过去吧。”
           小野太郎说道:“不不不,你何源君的,不懂我大日本武士精神。我大日本武士比武,向来是打倒为输,暗器兵器是都可以用的。要不然,比武何用?”
           何源说道:“既然如此,那为何还在打擂之前宣布不得使用暗器?”
           小野脑袋一晃:“那是袁大麻子说的,我们的,没有说。你们的,也可以使用。”
           何源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那咱们明天擂台上见。”
           何野说了声“呦西!”,挥手带领日本人离去。
           何源和张旅长与和枫林、刘真清交代了第二日比武安排事项后,也带人离开回了军营。
           再说刘真清等人回到木料场,吃过了饭,大家来在关志洲房间看了看。关志洲受的是外伤,敷上刀伤药后已无大碍。
           到了第二日清晨,大家早早起来正在洗漱,只见老西库带着一人急忙忙走了进来。那人见了刘真清说道:“刘掌事的,我是何副官的警卫。”
           刘真清问道:“怎么回事?我兄弟呢?”
           那人说道:“我们今早接到军部命令,部队紧急调离。何副官要我通知你们,比武全靠你们自己了。”
           刘真清一把抓住那人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那人说道:“刘掌事的你别急,听我慢慢说。”
           刘真清松开手,那人说道:“大家都不是外人,何副官也不要我隐瞒大家。这日本鬼子自从九一八事变以后,强行占领了东北。今年初又率兵占领了山海关,你们来时能顺利出关已经不错了。如今听说又要攻打喜峰口。只要喜峰口一打开,加上山海关,他们就会有两处关口直接进兵中原。”
           刘大年近前一步问道:“那咱们这里怎么办?”
           那人说道:“我们接到紧急调令,要赶到日本人前头到达喜峰口,要不然日本人一到,我们整个就会被困在关外,集体被他们消灭。何副官叫我通知你们,说这擂台你们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赶紧向关内撤吧。”说完,急忙忙转身走了。
           刘真清、和枫林等人听了,都愣在原地。
           好半天,史书魁说道:“真清啊,你快拿个主意吧。”
           刘真清急忙喊道:“小西库,小西库呢?”
           和枫林急忙派人四处寻找,找遍了整个木料场也没能找到,不但没找到小西库,连徐二楞也不见了。
           夏德说道:“暂时顾不得那么多了。真清啊,你赶紧说大家该怎么办吧。”
           刘真清扶了扶额头,张口说道:“关志洲留下带领老西库收拾家当,记得越简单越好,沉重的东西不要。收拾完赶紧去温家堡子等我们。刘长青你带个人去军营走一趟,王朝喜无论死活都要给我带回来,剩下的跟我去打擂。”
           和枫林说道:“这擂还能打吗?”
           刘真清说道:“不能打也得打。总不能咱们跑了叫日本鬼子看了咱们的笑话。”
           “好!”和枫林沉声说道:“这次可是关系个人生死的事,不愿去的可在家里帮志洲收拾东西,然后温家堡子见面。”
           大家听了,你看我我看你,全都没有退缩的意思。
           刘真清见了,点点头,如此这般安排了一番。
           安排妥当,大家正在吃饭时,只见刘长青、徐二楞、小西库四人回来。
           原来那警卫来说时,小西库听完便撒腿跑了出去,徐二楞也跟了去。
           一个撒开飞毛腿,一个施展陆地飞腾法,一前一后赶到军营。到了军营一看,早已人去营空了。
           两个人一跺脚,赶紧寻找王朝喜,寻遍了整个军营,也没寻见。两人一商量,莫非王朝喜死了被扔在了军营外面。又分头军营外面寻找,结果寻遍了军营以外一里地的地方还是没有找到。
           两人只好向回走,半路上遇到刘长青,一起回来向刘真清等人说了一遍。
           关志洲一听落下了眼泪。
           刘真清说道:“志洲老弟也不要难过,这么说来朝喜生死尚难料定,也许日后还能见着。目前咱们要紧的是打擂,无论输赢都要赶紧离开此地。”
           大家都点头应是。
           用过了早饭,留下老夏德和赵驼子帮助关志洲、康兴和老西库带人收拾家当不提。单说刘真清带领大家收拾停当一起来到黑土岗。
           今天的黑土岗可不比昨天了,只见附近来看热闹的老百姓黑压压一片。
           日本军官何野率人早已坐在东看台,挨着何野的除了小野太郎,还有一个穿黑衣服的日本男人和一个穿大团花的日本女人。昨天那几个军官全部站在身后。
           刘真清见了,低声对和枫林说道:“老哥哥可看到了?”
           和枫林应了声:“看到了,想必这两个人不简单,咱们今天务必要小心为上。”说着话,大家来到西看台坐下。
           小野太郎叫过袁大麻子说了几句话,袁大麻子听了连连点头,然后袁大麻子走上擂台,冲西看台扯开野狼嗓子喊道:“我说和枫林、刘真清,今天你们的国军兄弟怎么没来,是不是叫我们皇军老爷给吓跑了啊?”
           刘真清听了哈哈一笑:“我说老袁,你懂啥啊,我那帮兄弟今天要做一件大事,岂能和我们一样在这里陪你们啊。”
           袁大麻子回头看了看小野太郎,小野点了点头。
           袁大麻子将手中折扇一挥:“今天比武规矩不变,现在比武开始。”说完走下擂台。
           何野与小野交头说了几句话,旁边那个穿黑衣服的日本人站起身,慢慢的走上擂台,冲西看台深鞠一躬:“请贵方派出比武代表。”
           刘真清、和枫林刚要商量派哪个合适,只见刘大年和史书魁齐声说道:“这阵我来打。”
           刘大年见史书魁也要登台,拍了拍他肩膀:“书魁啊,我来吧,我不行了你再上。”
           只见刘大年嘴里叼着大烟袋,一步步走上擂台。
           这日本人见了,说道:“老先生,莫非你要打擂?”
           刘大年微微一笑:“你的中国话说的不错,不像他们叽哩哇啦的听不明白。”
           这日本人一笑:“不瞒老先生,我在中国生活了近二十年,也打过不少中国高手。”
           刘大年吸了一口烟,向外一吐:“嗯,行啊!这么说你的功夫不错了。你叫什么名字?”
           这日本人说道:“我叫桥本三郎。不知老先生怎么称呼,贵庚多少?”
           刘大年笑了笑:“我叫刘大年。都叫我刘大烟袋。六十多了。我说桥本三郎,看你说话文绉绉的,中国文化你学了不少啊。”
           桥本三郎鞠了一躬:“哪里哪里,中国文化与中国武术一样博大精深,哪里能学的多少。我学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刘大年抬起脚将大烟袋锅子在鞋底子上磕净了,重新装上,边装烟叶子边说:“知道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就好。”
           桥本三郎一笑:“是啊。可是我遇到的中国功夫高手都败在了我的手下。没有一个能活着离开我视线的,我看你这么大年纪,还是回去吧。换一个年轻的来,免得交起手,我一个不留神将你打死,那你岂不是白活了六十多岁了吗?”
           刘大年听了这话,心里骂道:你个小东西,真他娘的不是玩意儿,擂台上拉家常,原来是为了激怒我,好叫你占便宜。你他娘的打错了算盘,也不看看老子是学什么的出身。
           刘大年想到这儿,故意把眼一瞪,胡子翘起,用手一点桥本三郎:“好你个桥本三郎,你算个什么东西。”老爷子说到这里挥手抡起大烟袋照着桥本脑袋便砸。
           这桥本三郎心中暗喜,一侧身闪过,伸手两个人便打在一处。
           刘大年虽然年龄大,但是功夫扎实,伸手抬脚自有独到之处;这桥本三郎年纪盛,武功贯通中日,确实难以对付。
           这桥本三郎在中国生活了近二十年,化名王三郎,以中国人的身份拜访过不少的中国武术高手,一旦遇到武功比他高的,便拜师学艺,学成了功夫,便将师傅打伤或者打死,手段及其残忍。
           如今他遇到刘大年,通过身法手眼步,第一眼便判断出这老头不一般。武功不在自己之下。所以便有了那段开场白,目的就是先把老头激怒了。
           两军对阵也好,比武论输赢也好,最怕的就是发怒,人一旦发了怒最易乱了方寸。
           这桥本三郎的把戏早就被刘大年视穿了。刘大年不但武功好,周易八卦、兵法布阵都精通,岂能看不出他这点把戏。
           刘大年故意生气,是为了麻痹这桥本三郎。但是桥本三郎的武功也不是白给的,两个人斗了百十个回合不分胜负。
           这桥本越打心里越没底:这老头儿怎么这么难应对,斗了这么长时间也不见落势,再打下去自己可要吃亏。
           他心头一转,生出一条毒计。
           欲知桥本三郎如何设计,且看下文交代。

    第十一回
    莽英雄力举千斤   刘真清刀劈何野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9-8-19 11:34
  • 签到天数: 9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9-08-14 12: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拜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19 00:10
  • 签到天数: 124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4 13:26:2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朋友支持!!!!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08-14 16: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继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19 00:10
  • 签到天数: 124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4 17:53: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08-15 07:2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铁拐残龙 发表于 2019-8-14 17:53
    谢谢,!!!!!!!!!

    好东东,当然要看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08-15 10: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章回体小说的结尾悬念,在末尾与起头中很重要,刘大夫运用得非常熟巧,非常亮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19 00:10
  • 签到天数: 124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5 11: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鸟 发表于 2019-8-15 10:57
    章回体小说的结尾悬念,在末尾与起头中很重要,刘大夫运用得非常熟巧,非常亮眼……

    功夫不到位,还望多指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9-8-19 22:12 , Processed in 0.19642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