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80|回复: 8

[小说] 长篇小说《大义梅花拳》6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19 00:10
  • 签到天数: 124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08-15 10:4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铁拐残龙 于 2019-8-15 16:06 编辑

    《大义梅花拳》
    之一
    《黑土岗打擂》


    第十一回
    莽英雄力举千斤   刘真清刀劈何野

           上文说到,桥本三郎在擂台上遇到刘大年,两个人展开一场生死搏斗。两个人打斗了一百多回合不分输赢
           这桥本三郎眉头一拧计上心来,他大喊一声:“停!”迅速跳出圈外。
           刘大年一听,也停住手站在一旁。
           桥本三郎眼珠一转,嘿嘿一乐:“老人家果然好功夫,好耐力。”
           刘大年一拱手:“客气!你也不错,年纪轻轻,难得有这么好的功夫修为。”
           桥本三郎说道:“老人家,咱们功夫不差上下,照这么打下去难分输赢。不如咱们武斗改为文斗如何?”
           刘大年心说这小子肚里肯定没憋什么好屁。嘴上问道:“你说说怎么个文斗法。”
           桥本三郎说道:“论武功咱们在伯仲之间。我看你年纪虽大,力气挺足,咱们比比力气如何?”
           刘大年听了点点头,把大烟袋顺过来,从腰间摸出荷叶包,满满拧了一烟锅子碎烟叶子,拿出洋火点着了吸着。
           这事真叫刘大烟袋料着了,桥本三郎肚里真没憋好屁,他叫人抬上来三块大方石头,一块比一块大。小的能有三百多斤,大的至少也有八百斤。
           台下的人看了无不嘘唏。
           桥本三郎说道:“老人家,咱从小的逐渐往大的来,谁能举起来算赢,举不起来算输,你敢比吗?”
           刘大年点点头,桥本三郎又说道:“那老先生你先来吧。”
           刘大年笑了笑,心说小鳖崽子,你这是给我下绊子呢。刘大年向西看台看了看,刘真清点了点头,刘大年会意。只见刘大年紧了紧腰带,把大烟袋地上磕了磕,向脖领子里一插,伸出大手摸了摸那块小石头,咱前面说过,这小石头也有三百多斤,一般人也举不动。
           只见刘大年马步一蹲,两膀子一叫力,说了声:“起!”稳稳当当举过头顶,举了三举,稳稳的放到擂台之上。
           台下的人见了无不叫好。
           桥本三郎见了,也是骑马蹲裆步一站,伸出手把石头搬起来也举了三举。
           桥本把石头放下:“老先生,该你举这块了,这块石头有五百斤,你敢举吗?”
           这时台下有人喊了一声:“我说师傅,杀鸡不能用您这宰牛刀,这点小事儿叫徒弟替您效劳吧。”
           这人说着话走上擂台,大家一看正是马二牛。
           原来刘真清见刘大年看了看自己,心里就明白了,叫过马二牛,叫他冒充刘大年徒弟前来解围。
           马二牛走上擂台:“师傅啊,这小事一桩,哪能您老人家亲自出手,交给我吧。”
           桥本三郎见了问道:“你是什么人?”
           马二牛咧开大嘴哈哈一笑:“我是谁,你不知道吧?告诉你,这老头儿是我师傅,我是他老人家最不成器的徒弟。我说桥本什么狼,你不就摆了几块破石头吗,你以为这能难住我师傅啊。你错了,我师父号称大力神,双手能举几千斤,就你这几块破石头要斤两没斤两的,要我师父给你举这玩意儿,这是大材小用。我是我师父最没能耐的徒弟,就让我给你比比力气吧。”
           桥本三郎问刘大年:“这真是你徒弟?”
           刘大年知道,这是刘真清叫马二牛来给自己解围的,马二牛力气没的说,堪称力大无穷,虽说武功底子不错,可是在桥本三郎面前那可是小巫见大巫了,万一这小鬼子给二牛耍起花枪,这孩子立时小命儿就可能没了。
           刘大年转念又一想,刘真清做事向来是滴水不漏,既然派马二牛上台,那他必然还有二手安排,想到这里张口说道:“是啊,这是我徒弟,我这个徒弟,力气不咋的,可是思想与众不同啊。”
           桥本三郎问道:“叫我看你这徒弟混不愣登,除了呆傻,还能有啥与众不同?”
           刘大年呵呵一笑:“桥本,你就看着吧。我这徒弟表面看起来浑不楞登,傻乎乎的,可是脑袋时而精明,时而糊涂。精明的时候无人能敌,糊涂的时候出人意料。我善意提醒你,可别给他耍心眼子,小心到时候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刘大年说完,走到台边,双腿一飘跳下擂台。
           走上西看台,刘真清拉住刘大年说道:“老哥哥,您这是怕二牛吃亏啊。”
           刘大年担心的说道:“是啊,这小鬼子不但武功高超,奸计也多。我也不知道这些话能不能稳住他。”
            刘真清用眼神儿向台前人群中一瞟:“老哥哥您看。”
           刘大年顺着刘真清瞟的方向一看,顿时放下心来。
           再说擂台之上,马二牛用手一指桥本三郎:“我说桥本什么狼,你这一个一个的举多费事儿,不如这样,咱们先把这八百斤的举起来,要是分不出输赢,那咱就把八百斤的和五百斤的一起举起来,要是还分不出来输赢,那咱们就把这三块石头摞一块儿举起来,你敢吗?”
           桥本三郎听马二牛这一说,倒吸一口凉气,心说:“这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如果是真傻,他不可能提出这条件。如果是假傻,那我今天还真要多加小心。”
           想到这里,桥本三郎说道:“好,那你先来吧,你举完了我再举,怎么样?”
           马二牛应声好嘞!只见他紧了紧鞋,把腰带勒了勒,来到那块大石头前,两膀子一叫力说了声:“起来吧。”
           只见这块大石头被马二牛举到了空中。
           马二牛举起了大石头,嘴里还白话:“我说桥本什么狼,举起石头不算啥,我再来个单手举,你敢学吗?”
           桥本三郎吓一跳,举起这么重的石头还能开口说话,这人可是了不得。心中想到:如不把这人除了我必会丢丑,想到这里开口说道:“嗯,你力气不错,但不如我。像这样的石头我能举起来围着这擂台走三圈,你能吗?”
           马二牛应声说道:“不就是三圈吗,我给你走十圈。”这傻小子单手举着石头围着擂台真的转起了圈。
           桥本三郎心中暗想:待我往擂台上撒上一颗铁蒺藜,一旦你踩上了,必然摔跟头,这么重的石头,不把你砸成肉酱也得压死你。
           这桥本三郎暗地里摸出一颗铁蒺藜撒到了擂台上。
           这马二牛看着呆傻,其实桥本三郎的话他也听出了个大概,知道这小子要使坏,因为在上台的时候刘真清就嘱咐过,说这小子心眼儿多,叫防着点。
           马二牛眼睛一直偷偷的看着桥本三郎,只见他扔出一颗铁蒺藜,马二牛也没理会,举着这石头迈开大步在擂台上转起了圈,等转到第九圈的时候,马二牛心里有了主意,只见他转到铁蒺藜跟前,故意脚下一绊:“哎呦!”一声,身子向前一扑,手中的大石头奔着桥本三郎飞了过去。
           桥本三郎眼见马二牛踩上了铁蒺藜,心中正在得意,猛然间这大石头冲他飞过来,吓得赶紧躲避,无奈这石头太重了,八百斤啊,那速度何其快,何况距离又近,如何能躲得开?
           只听“噗通!咔嚓!咕咚!”
           咋回事?噗通一声,砸上了桥本三郎,咔嚓一声擂台被砸出了一个大洞,咕咚一声,把地砸出了一个坑。可怜桥本三郎阴谋诡计没能得逞,被马二牛活生生给砸成了肉饼。
           这下人群中一阵大乱,只见东看台那女日本人一按桌子,飞身而出,直奔马二牛。
           这马二牛刚爬起来,那日本女人就到了,奔着马二牛背后就是一掌。这马二牛可没防备,要是这一掌被打上,马二牛小命可就交代了。
           正在这时,只见擂台下一道人影飞奔而出,挡在了马二牛身后,与那日本女人交上了手。
           这人正是飞毛腿徐二楞。
           原来徐二楞早就被刘真清派到擂台下面防着了。
           刘真清一见砸死了桥本三郎,知道这擂无法再打了。
           这何野与小野太郎一见桥本死了,一声令下,日本兵一起冲向擂台。
           和枫林、刘大年、史书魁等人各拉兵器也冲了上去。
           一时间擂台上下展开了一场打斗。
           这时候只见擂台北面芦苇丛中起了一团火,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在第八回的章节,八兄弟夜探擂台地时,擂台四面八方都探的清楚。汇报给刘真清,刘真清这几天就琢磨这事儿了,哪个地方日本人会安排什么人,心里早就有了数。如今各个地方都安排了人手,一旦擂台上有变故,各个地方人员要一起行动。
           擂台北面芦苇丛中,被安排了不少日本武士隐藏,南面彩棚沟里安排了两挺机关枪,擂台西面那几间小屋里也安排了不少人手。这何野阴险毒辣,为了日本人的战争利益,根本就没打算叫这些中国人活着回去。
           王的小带着几个伙计被派到了北面点火,这芦苇丛一起火,烧的里面的这些日本武士哭爹叫娘,满地打滚。哪里还能出来?
           南面彩棚机关枪刚一架出,只见李四海带人过来,手中暗器齐出,几个日本兵还没反应过来就报销了。李四海带人破坏了机关枪,也加入战团。
           西面那几间小屋一直也没见有动静。张合利、小西库听到擂台那里打的热闹,可也不敢私自离开,带着几个伙计一直趴在旁边草丛中着急。

           刘真清带着刘长青、西门出、刘玄子,眼见何野与小野太郎要溜。
           刘真清大刀一挥,带领人直奔何野等人追了过去。
           何野见了,赶紧指挥几个日本武士过来抵挡。
           刘长青、西门初、刘玄子见了各晃兵器前去迎住。刘真清手提大刀直奔何野而去。
           小野太郎与几个日本军官掏出手枪,还没等开枪,只见空中一片金光闪动,几个日本军官应声倒地。
           小野太郎急忙躲避,但胳膊上也中了一镖。他顾不得捡手枪,抱着胳膊与何野向西面奔了去。
           这漫天飞镖正是和枫林打出来的。和枫林见何野要跑,刘真清等人追过去,自己随后也跟了来。
           刘真清、和枫林两个后面紧追,只见何野与小野太郎直奔西面那几间小土屋。
           小西库与张合利带着人在草丛中正埋伏着,眼见何野两个人急忙忙跑过来,张合利刚要带人出去迎战,被小西库拦住:“再等等,后面好像还有人。”
           离得近了,看到后面是刘真清与和枫林。
           小西库告诉张合利:“我先带人出去帮我师父,你带两个人继续埋伏,千万要注意好这两个小土屋,预防里面出来人攻其不备。”
           交代好了,小西库带人冲出来拦住道路,抽出单刀直奔何野。
           小野太郎见了,抽出倭刀迎住。
           这时候只见小土屋里冲出一帮日本武士,各拿倭刀把小西库等人围住。
           张合利一见,也带人杀了出来。
           刘真清两人赶上前冲开日本武士,只见何野慌忙忙就要进了小土屋。刘真清脚下一点地,丹田一叫气,纵身跳过来,大刀一挥:“何野,我看你往哪里逃?”
           刘真清要刀劈何野。
           欲知这一刀能否要了何野的命,大家又如何逃出黑土岗,请看后文分解。


    《大义梅花拳》
    之二
    《血溅乌头岭》

    第十二回
    飞毛腿初遇花茹子   老西库借道云海沟

           上文说到何野要钻进小土屋逃跑,刘真清见了,纵身过来,举起大刀照准何野脖子狠狠劈了下去,只一刀,便把人头劈落在地。
           小野太郎一见吓得手一软,倭刀被和枫林一剑挑飞,小西库进身一刀,将他捅了个透天儿凉。
           剩下的武士,死的死,伤的伤,还有两个乘机逃了。
           刘真清叫张合利带人把他们都捆起来,然后擂台会和。
           咱们再说擂台这里。            
           飞毛腿徐二楞与那个日本女人缠斗了几十个回合不分输赢。徐二楞一把铁尺棍舞动的上下翻飞,那日本女人两手各持一把倭刀,舞的风雨不透。
           刘大年、史书魁见日本人死的死跑的跑,剩下的已不足为患,两个人纵上擂台来帮徐二楞。
           刘长青、刘玄子和西门初,各自打死了对手转回擂台,刘长青一捅刘玄子:“玄子,你看那边那人是谁?”
           刘玄子一看,乐了:“这不是袁大麻子吗?”
           西门初眼睛都红了:“我去把他杀了。”
           刘长青一把扯住他:“这个咱们要活的。”
           这袁大麻子见砸死了桥本,双方一片混乱,周围早先设置好的埋伏全被端了,何野等人也跑了,他看时机不好,不敢与何野一起逃跑,直接钻到了擂台底下。
           这袁大麻子眼看这些日本兵和武士一个个的倒下,心里早就惊得不知如何是好。
           他想找个机会乘乱逃出去,慢慢的从擂台底下钻出来四处看了看,发现东面人少,老百姓都正向那里慌忙忙的移动。
           他慢慢的爬出来,只见史书魁、刘大年也上了擂台去帮助徐二楞。
           袁大麻子心想:这可不行,擂台上还有一个重要人物,我就这么跑了将来如何给日本人交代?
           想到这里他冲擂台喊道:“花茹子太君快走,要不就走不了啦,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袁大麻子喊完,心中想道:我已经叫过你,生死是你的事儿了,将来见了何野我也好交代,我先逃命去吧。
           袁大麻子刚跑出没多远,后面被人一脚踹过来,把他踹了一个大马趴。
           正是刘长青、刘玄子和西门初赶了过来。
           三个人把他架起来直奔擂台。
           这时候刘真清等人也转回来,却看见了擂台上离奇的一幕。
           这日本女人名叫花茹子,是个大特务,号称日本军界一朵花。是日本忍者中的佼佼者。心狠手辣。
           死的那个桥本三郎正是她丈夫,她们原本是何野请来帮忙的。没想到擂台之上丈夫死在了一个傻子手里。她想杀了马二牛替丈夫报仇,哪曾想到被徐二楞把她缠住了。
           她报仇心切,不惜一切代价的向徐二楞频频攻击。哪曾想到徐二楞年纪虽小,可功夫高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战胜。
           斗了几十个回合,只见又来两个老头,她如何还能斗得过?
           袁大麻子的话给她提了个醒,今天报不了仇,来日方长。想到这里,只见她猛攻几招儿,向后一撤身,突然一跺脚,一团黑烟升起。
           大家再看,这女人不见了。
           各位记住,今日在辽东逃走了花茹子,日后在山西暗算了刘真清。这才导致飞毛腿大闹太原鬼子宪兵队,杀的鬼子不敢独自出门,最后引起鬼子调动两个联队炮轰山神庙。这些情节都在第二部详细介绍。
           闲言少叙,单说刘真清赶到这里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一惊,心说这日本忍术好高明。
           再看大家,虽说身上都沾了血,但是没有大的伤亡。
           刘真清叫手下帮忙的伙计们混在老百姓里面回家,剩下大家赶紧向西边撤,和枫林、刘大年、史书魁、徐二楞、刘长青、刘玄子、马二牛、西门初、王的小、小西库、李四海、张合利、等一行十三人来到西边小土屋。
           刘真清说道:“把袁大麻子带过来。”
           刘长青和刘玄子把袁大麻子押过来。
           刘真清问道:“袁大麻子,你想死还是想活?”
           袁大麻子早吓的裤裆湿了一大片,连连说道:“大侠,我想活。我当然想活了。”
           刘真清问道:“这何野的下场你也看到了。”
           袁大麻子看了看何野的脑袋,连连点头。
           刘真清说道:“那我问你,这何野想从这里逃跑,这小土屋里已经挖通了地道,是也不是?”
           袁大麻子回道:“是是是,可您咋知道啊?”
           刘真清呵呵一笑:“我不但知道这个,我还知道日军要攻打喜峰口,你们这里留下的日伪军也不多。所以何野无论输赢都准备从地道逃走。而前面军部的兵要是来救援,也只能从河沿过来。”
           袁大麻子哭丧着脸说道:“大侠老爷,你真料事如神啊。皇军军部,啊呸呸!是日本人军部,他本来人就不多,都抽调去攻打喜峰口了。何野这小东西,本来计划的不错,想把你们各位大侠一网打尽。可是没想到都被你们料到了,所有的埋伏都白搭了。这个地道多少年来就有,也不知怎么的被何野知道了。只是没通到这小屋里,前几天夜里何野才叫挖通的。”
           刘真清点点头:“说吧,这地道通往何处?你说的要是和我了解的不一样,我立时杀了你。”
           袁大麻子噗通一声跪下:“大侠老爷,我说。”这袁大麻子还真的说出了这地道的来历。
           传说这个地道是宋朝末期,成吉思汗挖的,成吉思汗为了远征朝鲜,从开鲁兵分两路。一路是陆地上的,还有一路是暗地里的,也就是通过这条地道过来,向东一直通到朝鲜地清源。本地人都听老人传说这条地道经过这里,可究竟通不通这里一直是个谜,谁也没找到过。
           也不知何野怎么在这两个小土屋地下找到的,还把它挖通到军部外面了。
           刘真清听了,吩咐把袁大麻子绑了。
           袁大麻子大喊救命。
           刘真清说道:“我不杀你,但是你从今以后不许再给日本人当狗祸害中国百姓,要不然,我这里的人肯定不会饶了你。”
           把袁大麻子绑了带进地道,把那几个日本人一起扔到小土屋后面。
           刘真清叫人进入地道,然后叫马二牛把小土屋推倒,马二牛挤进地道,伸手把傍边的一大块土坯搬过来盖住地道口。
           向里走了一段,扔下袁大麻子,一行人向地道里面钻了去。

           再说刘真清留下夏德和赵驼子帮关志洲、康兴和老西库收拾完家当,发钱遣散了木料场的伙计们。套了三辆大车,带着随身的三个伙计赶着一直向南奔温家堡子走去。
           温家堡子在阿拉花子库正南偏西一点,相距三百多里。夏德押着头一辆大车,赵驼子押着第二辆大车,康兴跟着第三辆大车,这是个大篷车,里面坐着关志洲和老西库,还有那个老女人。
           走到天黑,来到一处地方,只见这里草原一望无际,老西库叫往前走,说前面二十里有一处店,晚上到那里休息。
           三辆大车吱吱扭扭又走了二十多里地,果然前面远远地出现一座土包头,周围一片密树林。
           到了土包头前只见有一家小店,西库老人叫康兴前去叫开了门。店家将他们领进一处小院,卸了马车,把马饮了水,拴到西边牲口棚里喂了。
           店家说道:“各位,今晚店里住的人多,你们就委屈住到这小院吧。”
           康兴说道:“店家,我们都还没吃饭,不知灶上还有吃的吗?”
           店家笑了:“别的没了,只剩半只烤羊,不知你们喝酒不?”
           关志洲说道:“天晚了就不喝酒了,有吃的就行。”
           店家应了声出去,不一会儿打来开水,大家洗手净脸。
           随后店家搬来半只烤羊,提了三罐开水,在桌上摆了一摞碗,收拾好了说道:“各位,你们吃完了早点休息,这里地荒人稀,马匪猖獗,无事千万不可随意走动。”说完退了出去。
           吃过了饭,西库老人叫夏德几人轮流守夜。
           到了天明早起,三个伙计把马牵出来溜饮了,套上大车。关志洲又从店里买了只烤羊带到车上。
           行到晌午时分,前面出现一处地方,只见密密麻麻一片松林,只有中间一条路通过。
           西库老人说道:“大家注意,此处不比别处,叫做云海沟,马匪最易在此处聚集打劫过往车辆。”
           夏德说道:“但愿他们不出现,如若他们来劫咱们,志洲和康兴护住车辆,我和驼子打头阵。”
           大家说着,来到树林前。
           西库老人下了车,走到树林前喊道:“太阳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我们是一群南飞的雁,不会在此落脚。不知哪个当家的在此发财,一点薄礼不解饥渴,还望笑纳。将来回头之时,背华腰子三二码头,杯杯酒碗碗茶,俱是敬意。”说完,摸出几张票儿向前走几步,放到地上,拿块小石子儿压上。
           然后回来,大家步行,赶着马车缓缓驶进松林小道。
           欲知大家能否顺利走出云海沟,请看后文分解。


    第十三回
    老夏德智取红毛鬼   云海沟脚踹王德亮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08-15 11: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马二牛果然牛,下回鸟大侠也和他比比举八百斤大石,赢媳妇,看刘真清敢上阵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19 00:10
  • 签到天数: 124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5 11:4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鸟 发表于 2019-8-15 11:21
    这马二牛果然牛,下回鸟大侠也和他比比举八百斤大石,赢媳妇,看刘真清敢上阵不?

    各有千秋,谁也代替不了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08-16 10:5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铁拐残龙 发表于 2019-8-15 11:45
    各有千秋,谁也代替不了谁。

    你为啥不多写几个美女少妇寡妇,这叫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对女同志有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19 00:10
  • 签到天数: 124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6 11: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鸟 发表于 2019-8-16 10:58
    你为啥不多写几个美女少妇寡妇,这叫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对女同志有偏见……

    有女的,还没出场呢。出场早了怕你胡思乱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08-16 11: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铁拐残龙 发表于 2019-8-16 11:04
    有女的,还没出场呢。出场早了怕你胡思乱想。

      我眼睛有那么色?这是建议你一出场就来一俊俏大娘,走过路过渲染气氛,美化情节,当然你写了我也做不了主,也叼不走,怕啥子嘛,好汉也得鲜花陪不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9-8-19 11:34
  • 签到天数: 9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9-08-16 11:5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坐好坐好,好汉们要上场了,开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19 00:10
  • 签到天数: 124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6 12:4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鸟 发表于 2019-8-16 11:16
    我眼睛有那么色?这是建议你一出场就来一俊俏大娘,走过路过渲染气氛,美化情节,当然你写了我也做 ...

    哈哈哈哈,但愿女角出来,你别直了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19 00:10
  • 签到天数: 124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6 12: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信雅达 发表于 2019-8-16 11:55
    坐好坐好,好汉们要上场了,开打——

    稳稳台下坐,专注台上功,精彩处喝喊一声,失意处表现各不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9-8-19 22:58 , Processed in 0.20600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