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57|回复: 6

[小说] 长篇小说《大义梅花拳》7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19 00:10
  • 签到天数: 124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08-16 08:4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铁拐残龙 于 2019-8-16 08:59 编辑

    《大义梅花拳》
    之二
    《血溅乌头岭》

    第十三回
    老夏德智取红毛鬼   云海沟脚踹王德亮

           上文说到关志洲、老西库、夏德等人路过云海沟,这云海沟可是马匪最易出现的地方。
           按本地人的说法,这一带马匪无处不在,更别说是云海沟了。这一带的马匪头目叫做朱叶郎,手下有一百多号儿弟兄,其中有两个得力帮手,一个叫红头鬼耶律多多,还有一个叫做大头鬼王德亮。
           这朱叶郎并不是随便打劫的,他也有目标:贫苦的不劫,老弱病残孕妇不劫,救命钱不劫,别的一概通吃。
           这云海沟正在朱叶郎的地盘,老西库这一切都清楚,所以在进云海沟之前就叫起江湖话借道。
           老西库边走边介绍这里的情况。介绍完了,夏德说道:“但愿顺顺利利的,万一遇到马匪,有我和赵驼子应敌。关志洲和康兴护住车辆。”
           说着话,进入到云海沟深处。
           俗话说得好:怕什么来什么。
           前面不远有一处土岗,前面有一处开阔地,旁边还有一个小亭子,亭子里面坐着一人,走近了一看,这人长得还算端正,浓眉大眼,四方海口,一部长长的红胡子垂在胸前,一头红发披在肩上。
           这人靠在庭柱上闭着眼睛,像是在休息。
           西库老人低声说道:“这人可能就是红头鬼耶律多多。我们不要惊动他,慢慢的过去。”大家放轻了脚步慢慢的赶着车。
           正在这时那红头鬼说话了:“朋友,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想过去吗?”
           大家心里一惊,知道要坏事儿。西库老人赶紧迎过去:“不知耶律当家的在此,多有失礼,莫要见怪。”
           红头鬼耶律多多,瞪大眼睛把西库老人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又看看了夏德、赵驼子、关志洲等人。
           只见他在身边拿出一把弯刀,慢慢的站起身,来到马车前,拍了拍车上的东西。懒洋洋的说道:“掌事的出来搭话。”
           关志洲、夏德看了看西库老人,西库老人心说:管事的都没在,就咱三个还能做主,不管是谁说个话吧。
           这时只见夏德说道:“耶律当家的,那是我们老掌柜的。”说完用手一指西库老人。
           关志洲随着也说:“是啊,老掌柜的,当家的找您呢。”
           西库老人明白了,总得有个出头的,这俩人把自己推出来,那自己就做一回主吧。
           西库老人赶忙上前打躬:“当家的您有何吩咐?”
           红头鬼撇了撇嘴:“你带着这么些红货,甩了一滴水就想过我这云海沟?”说完,把手伸到嘴里,一声唿哨过后,只见道路前后两旁钻出几十号儿人,手里都拿着弯刀长叉。
           耶律多多说了声把货留下,走到路旁一块石头上坐了,拿着弯刀在地上玩起了土。这些匪徒往上便闯。
           夏德大喊一声:“我看你们哪个敢。”
           说完走到红头鬼面前:“大家都是道上混饭吃的,都是九宗十八枝通气连枝的朋友,当家的在此发财,我们借路也不曾失了礼节。如若当家的真要和我们架梁子,叫我说这可犯不着。”说着话,一脚踩上路旁一块大石头,只见那石头咔嚓一声,被踩成了数十小块儿。
           耶律多多一看,站起身来冲匪徒们一声招呼:“大家后退。”这些匪徒都退了回来。
           这红头鬼上下把夏德打量了几遍:“没想到你脚上的功夫不错啊。敢不敢和我比比?”
           夏德一声冷笑:“有何不敢。但你要是输了怎么说?”
           红头鬼哈哈一笑:“我要是输了,你们过去,要是我赢了呢。你们可得把货给我留下。”
           夏德看了看西库老人和关志洲等人。西库老人和关志洲相互看了看,最后一点头。夏德心里有了数,不由得暗道:老夏德啊老夏德,事关成败可都在自己身上了,打赢了还好,万一输了,这两车货可都是和枫林和刘真清一生的家底儿啊,我只有一死谢罪了。
           想到这儿,夏德紧了紧鞋,跳到当场用手一点耶律多多:“耶律当家的来吧。”
           红头鬼把弯刀插在地上,往前一纵身,伸出两只手来抓夏德肩膀。老夏德两手向外一硌,使了个道士开门。这红头鬼将手向回一收,随即又出,又奔夏德肩膀。
           老夏德知道,这是遇到蒙古摔跤了,这跤摔好了可不得了啊,一旦被贴住非被摔倒不可。
           夏德已经被贴住,想抽身出去可做不到了。这红头鬼手法很快,进攻速度不容小觑。一步跟一步,一招紧一招。夏德一个没注意被红头鬼抓住肩膀,只见一拉一拽一推,夏德被红头鬼甩出去扔了个跟头。
           夏德爬起来还没站稳,只见红头鬼一个箭步窜过来伸手冲夏德当胸便抓。
           夏德只好放开中门,引他手进来,等红头鬼这手似抓住还未抓住之时,只见老夏德回手把他这只手按在自己胸前,肘部向前一绞,红头鬼这手可就抽不回去了。
           只见老夏德另只手冲红头鬼当门便劈。红头鬼用另只手刚一招架,老夏德底下用了招偷腿,正踹在耶律多多当胸,把他踹了一跟头。
           耶律多多爬起来看了看夏德:“你这个老头不地道啊。没见过你这么打架的。明明我能赢,为什么就输给了你。这次不算,接着来。”
           说完进身上步伸手冲夏德便抓。
           这时候有人喊道:“红毛鬼住手。”
           只见树林中走出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看上去二十四五岁,文质彬彬。二一个为头的三十来岁,个儿不大,长得粗估伦敦,挺短的脖子顶着一个特大的脑袋,肩上扛着一把锯齿长刀。
           不用说,正是朱叶郎和大头鬼王德亮。
           朱叶郎到了近前说道:“人家入林之前已然按江湖规矩行事,为何还要难为人家?放人家过去。”
           红头鬼耶律多多说道:“大当家的,这不行啊,我们还没比出输赢呢,怎么也得有个趴下了才能算数啊。
           朱叶郎脸一沉:“难道你想坏了江湖规矩。”
           红头鬼把头一低:“不敢。只是我被他摔得坐实,还没扳回来那一局呢。”
           朱叶郎向夏德和大家拱了拱手:“对不住了各位朋友。既然大家都是懂规矩的。今日之事怪我手下弟兄莽撞,得罪了各位。”说完冲前面人喊道:“让路,送各位英雄。”
           这些马匪两边一闪,分别向林中隐了去。
           西库老人、夏德等人谢过朱叶郎,继续向前赶路。
           朱叶郎转身也向林中走去。
           俗话说: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这大头鬼走到红头鬼跟前:“我说红毛儿,你心里憋屈吗?”
           红头鬼大嘴一咧:“妈的,你去叫人家摔个跟头试试。”
           大头鬼一乐:“我去给你出这口气。”
           说完拎起锯齿刀,一阵风似的直奔老夏德背后冲了过去。
           咱们说过,夏德押的是第一辆车,赵驼子是第二辆车,康兴是第三辆车,关志洲因为镖伤还没痊愈,和西库老人坐在了车内。
           这大头鬼别看身材矮小体胖多肉,可是脚下速度那是极快。等康兴发现已经晚了,根本就拦不住。只好大喊一声:“小心偷袭!”
           夏德、赵驼子两人一回头,这大头鬼已经到了赵驼子身旁,只见赵驼子脚下一错步,刷的一腿直奔大头鬼。
           别看赵驼子个儿不太高,瘦了吧唧,还是个驼背。要是论功夫,那绝对不在夏德之下。
           赵驼子这一脚相当厉害,正好蹬在大头鬼前胸,踹了个坐坐实实,只听“啪!”的一声。再看大头鬼,双脚离地,像断了线的风筝被踹出去两丈多远,躺在地上蹬了蹬腿儿,再也不动了,锯齿刀也扔在了一边。
           红头鬼吓了一跳,大喊一声冲过去,只见大头鬼七窍流血死于非命。
           有几个马匪没有离开,见了这情形高声喊道:“不好了,三当家的被打死了。”喊着一起围了上来。
           朱叶郎听到喊声急忙转回来一看,大头鬼死了,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耶律多多不敢隐瞒,把大头鬼要给他出气的事说了一遍。
           朱叶郎眼看赵驼子,狠狠的说道:“我好心放你们过去,为何还要杀了我的人?”
           这时西库老人下车走过来说道:“朱叶郎,都说你号称义侠,在江湖素以仁义著称,向来是义薄云天。从来是不劫老弱病残孕妇和救命钱。今日一见,你表面称兄道弟,却背后里捅刀子,我不知道是你的吩咐还是你手下兄弟故意所为,这还是你朱叶郎的作风吗?”
           朱叶郎被问了个大红脸,明知大头鬼是自己寻死,转念又一想,如果就这样罢休,怎么向手下弟兄交代,在这大草原还怎么混。朱叶郎想到这里,用手一指赵驼子:“别人可以走,你得留下来为我兄弟偿命。”
           夏德听了上前一步:“这事因我而起,我留下偿命。”
           朱叶郎哈哈一笑,“好好好,那你们两个都留下来吧。”说着身后有人递过一口青龙宝剑。
           关志洲和西库老人听了,一起走过来:“既然如此,我们就都留下来。”
           西库老人说道:“朱大当家的,听我说一句行不?”
           朱叶郎手拿青龙剑说道:“你说。”
           西库老人说道:“朱大当家的,虽说二当家的和我们的人发生了点摩擦,但冲你还能借给我们一条道,我们感激你。可是这三当家的突然发动袭击,我们如何能判断得出其用意何在?”
           朱叶郎听了心说:不管你们怎么说,我不可能不护着我这帮兄弟,今天这人的命我要定了。
           想到这里,挥动掌中宝剑就要动手。
           西库老人见了喊道:“朱大当家的等等,听我把话说完再动手不迟。”
           朱叶郎已经没了耐性:“有话快说。”
           欲知西库老人说出什么话来,大家如何过得了这云海沟,请看后文分解。


    第十四回
    赵驼子勇斗朱叶郎   老乞丐神指分双剑

           上文说到大头鬼偷袭老夏德,被赵驼子一脚踹死,朱叶郎明知理屈,可为了给手下兄弟们一个交代,不得不大开杀戒要赵驼子抵命。
           西库老人说道:“朱大当家的你不想想,我们这些人那个也不是白给的,你想想你手下这些人,有哪个武功能抵上你们三位当家的。何况你们还折了一位。就剩你们两人如何能战胜我们这边四位高手?就算是你们人多,我们这方人少,但是就拿我这老不中用的来说,也能抵你十来个手下。朱大当家的三思啊。若不是你们三当家的偷袭他也不会死。说好听点这是一场误会,说不好听的这是你们三当家的自取的。就是你发动你这些手下一起拼命,我们也不是死人等着你们来打不还手的,真要那样,咱们双方谁也好不了啊。”
           朱叶郎刚一犹豫。西库老人又说:“江湖上谁不知道朱大当家的是个明白人,你是不会叫手下兄弟们白白送死的。咱们还是合了吧。”
           朱叶郎说道:“如果我没记错,你应该是和枫林的管家叫西库吧。三年前我在哈擦尔汗与你们有过一面之缘,我久闻和枫林、刘真清是真英雄。看在和枫林、刘真清的面儿上,我可以放你们过去,但是那个驼子必须要留下来与我一决生死。”
           赵驼子喊道:“比就比,那个还怕你不成。”
           朱叶郎吩咐:“手下兄弟们听着,今日我与这驼子一决生死,如果我赢了,也算是对得起手下兄弟。如果我不幸被这驼子打死,那是我学艺不到,怪不得人家,你们必须放人家过去,不得与我报仇。”
           匪徒们听了,自红头鬼所有人都应声,一起向后退出。
           赵驼子听了,暗暗称赞这朱叶郎恩怨分明。
           赵驼子走到西库老人跟前与夏德和关志洲等人说道:“今日造成的误会,除了比武决生死之外是无法善了了。我今日与朱叶郎比武,无论生死,都不关大家的事。万一我死在这朱叶郎手里。”
           说到这里拉住夏德的手说道:“你们可不能为我报仇。只许把我的尸首埋了即可。回到老家以后,麻烦你多去我家替我看看我那老娘亲,叫我兄弟在家好好伺候,为了避免他替我报仇,你可千万不能告诉他我是怎么死的。就说是在山里伐木头被砸死了。”
           交代完了,转过身直奔朱叶郎。
           这朱叶郎听了赵驼子最后的交代,待他走近了,问道:“我说驼子,你为何不要你弟弟替你报仇?”
           赵驼子坦然一笑:“因为你是个君子,如不是这世道不公,我想你决不会当了马匪。”
           赵驼子的话果然勾起朱叶郎心中的隐痛。这朱叶郎原本不是马匪,他出生在一个非常不错的书香门第,爷爷和父亲都是清朝的秀才。自从清朝末年开始这几十年战乱不断,他父亲劝导他弃文从武,拜关外奇人乔丐为师,学习内外双修。这乔丐的功夫堪称关外一绝,尤其是一把青龙剑打遍关东无敌手。
           这乔丐见这朱叶郎聪明伶俐,一教就会,还能融会贯通,非常高兴,尽倾一身绝学,临了还把青龙剑传给了他。
           朱叶郎回到家中,他父亲叫他投绒,他在军队中屡建奇功,却得不到升任。在九一八以后,很多官员或明或暗的投靠了日本人。这令朱叶郎十分气愤,聚集了一些有反日倾向的兵友,秘密约定准备刺杀那些大汉奸。不料被人告了密,二百多人只有朱叶郎一人负伤逃出。他跑了一天,晕倒在了一个小土丘。正好大头鬼和红头鬼路过这里,把他救了。
           两鬼见朱叶郎武功文采超群,就请他做了大当家的。这朱叶郎定下了一套规矩,不劫老弱病残和孕妇,不劫救命钱,不劫贫苦人。自从订了这套规矩后,朱叶郎与两鬼的名气在江湖上越来越大。
           如今大头鬼被赵驼子一脚踹死。先不论他的对与错,单单就是救过朱叶郎的命,他能善罢甘休吗?
           这朱叶郎听赵驼子这么一说,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什么味儿都有啊!
           朱叶郎把手中青龙剑一挥:“驼子,你两手空空算是我占你便宜。”说完把宝剑向地上一戳。赤手空拳与赵驼子战在一处。
           赵驼子虽然是驼背,身子却灵活无比,晃开双臂犹如车轮,脚下步法变化多端。朱叶郎身材看似瘦弱,抬脚伸拳迅速无比,招式变化出人意料。两人这一交起手,只见四臂齐摇,带动的风把附近的树叶催的到处飘动。
           周围的人都看傻了,很少见过这么精彩的打斗。
           老夏德早就听师父说过,这赵驼子得了梅花真传,武功不在自己师傅之下。想当年赵驼子出师的时候,夏德的师傅就和他切磋过武艺,两人打了个平手。
           夏德和赵驼子一起拉大锯呆了五六年,大小阵仗也一起经历过不少,从没见过他真正显露过高超的功夫。为什么?就因为他是个残疾人,平时有事都是刘真清、刘大年、史书魁出头照着,显不着他动手。今年来关外又添了一个飞毛腿徐二楞,就更显不着他了。
           但今天这事不行,这四个武功高的都没在。只有靠他自己拼死一搏。
           赵驼子与朱叶郎两人打斗了一百多回合不分输赢,朱叶郎心中佩服赵驼子,赵驼子心里也为朱叶郎叫好。
           打斗到一百五十多个回合时,赵驼子见朱叶郎一招黑虎掏心直奔自己心窝,赵驼子随身一转,朱叶郎一拳打空。只见赵驼子使了一招神仙幻影,只一掌,朱叶郎栽倒在地。
           朱叶郎见赵驼子站在那里没有再进招,知道这是给自己留了情。朱叶郎爬起来向赵驼子一拱拳:“我输了,你废了我吧。”
           赵驼子伸手把他拉住:“朱大当家的你这说的什么话,论拳脚你我不相上下,我赢了,这是你让了我了。”
           朱叶郎眼中含泪说道:“多谢手下留情,你不杀了我,我无法向兄弟们交代啊。”
           赵驼子微微一笑:“听说朱大当家的拿手功夫是青龙剑,你如果使剑,这输的就该是我了。”
           这红头鬼在一旁说道:“是啊,我说驼子,拳脚不是我们大当家的拿手戏,你敢和我们大当家的对剑吗?”这帮匪徒也跟着喊道:“就是,大当家的不使剑如何能与三当家的报仇啊。请大当家的使剑。”
           朱叶郎听了,说道:“你刚才为何不杀了我?”
           赵驼子一笑:“你是个英雄,我不忍杀你。”
           朱叶郎拎起宝剑说道:“你不忍杀我,如今我只能与你比剑。”
           赵驼子说道:“那我就与你比剑。”
           夏德听了,从大车里取出一把白龙剑递给赵驼子。
           赵驼子拎过白龙剑,剑诀一指:“朱大当家的,请吧。”
           朱叶郎这时的心情十分复杂,只见他青龙剑一挥一道白光直奔赵驼子撩去。赵驼子手提白龙剑施展起梅花剑法迎来招架,又是一场生死搏斗。
           这场搏斗可比原来惊险百倍。只见两股剑光团团转动,宝剑带动风声发出“嗖嗖”的声音。两人身形转动忽东忽西,忽远忽近,时而缠斗在一起,时而片刻分离。
           两人身形转动,衣服挂的风把树叶带的空中飞舞,脚下的风催动树叶沙沙作响。剑气凛厉,空中的树叶未曾沾到宝剑早已被剑气劈的裂离。
           这两个人两口宝剑挥动,周围的人纷纷后退,只怕被剑气所伤。
           斗到一百多回合,只见两个人越斗越勇,一时间很那分出输赢。
           双方的人都为他们捏了一把汗。俗话说: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何况两个人这一斗,大家都看出来了,这两人都是内外双修,剑法路数有很多相似之处。
           赵驼子和朱叶郎也发现对方的剑术与自己有很多相同之处,可是想停,谁也停不下来了,任何一方先退出必会被对方的剑气所伤。
           这时候树林中缓缓走出一个人,这人轻轻的绕过人群,突然向赵驼子和朱叶郎中间一冲,喊了声:“别打了,给我开!”
           只见这人右手一抬,拨开了两口宝剑。
           朱叶郎和赵驼子只觉得一股无形的真气冲过来,都迅速跳出圈外。赵驼子定睛一看,原来是个披头散发、胡子拉碴的老乞丐。
           大家见了都是一愣,关志洲、夏德正准备冲上前去,只见朱叶郎见了这老乞丐扑通跪倒在地,叫了声师傅,失声痛哭。
           老乞丐看了看朱叶郎,用手一点:“我说叶郎,你咋这么没出息啊。都这么大了,你做事咋就不能叫我放心呢。”
           红头鬼跑上前说道:“老爷子,你来的正好啊。咱们老三被那驼子一脚踢死了,如今大当家的久战不下,你来了可就好了,你可要替老三报仇啊。
           只见这老乞丐听了,把眼一瞪。
           欲知后事,请看后文分解。

    第十五回
    拜关公两心相交   景旺镇兄弟相会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08-16 21:5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得这么欢畅,享受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19 00:10
  • 签到天数: 124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6 23: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鸟 发表于 2019-8-16 21:55
    打得这么欢畅,享受哪……

    后面美女打的更欢畅,更是享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08-17 11: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铁拐残龙 发表于 2019-8-16 23:32
    后面美女打的更欢畅,更是享受。

        都等急眼了,咋不见露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6-21 23:57
  • 签到天数: 77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08-17 11:5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弟厉害啊,写得活灵活现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19 00:10
  • 签到天数: 124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7 12:4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鸟 发表于 2019-8-17 11:53
    都等急眼了,咋不见露面……

    慢慢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19 00:10
  • 签到天数: 124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7 12: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君的梦想 发表于 2019-8-17 11:57
    小弟厉害啊,写得活灵活现的!

    谢谢文君姐,还需努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9-8-19 21:48 , Processed in 0.21478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