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生命之歌公益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62|回复: 4

[其它] 她已走远3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9-20 00:01
  • 签到天数: 89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09-11 14:2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ize=14.1176px]
        有些事,总是可以出尔反尔地去做。
        而,去了的时光,终究是无法逆转。
        在世俗人还都在计较计较的时候,我只想沉默。
        在我的世界里,我不知道,我是否,还有多少凡事,可以去计较。
        1
        殡仪馆,女生是不能守夜的。
        即使,我们已经折腾到后夜几点了。
        男生们在守夜。
        一些女生,便坐着车,回家入住。
        回到家,我们自然还是有些交流。而我,真的有些困了。
        即使睡去,只有3、2个点,期间,还是接了2次电话。

        后夜,天亮得早,而我们必须5点多起来,6点之前再到殡仪馆。
        也是后夜,雨,再次下起,很大很大,很大很大。
        即使我们在路上,望向车外,整个雨雾,大得看不出去多远。
        天,因了下雨,昏昏暗暗。
        不管哪条路,我们走过去,还能走回来。
        然而,真正走到那边的人,便真的,再也无法回来。也许,只有灵魂,可以驻足。

        殡仪馆,何时,都是熙熙攘攘。
        即使是这样大的雨,依然阻挡不了谁去了。
        路上,总会看到车辆时不时来来往往。
        楼上,有休息的地方,有吃饭的地方。楼下,祭奠守灵。
        生与死,来与去。似乎都是那么匆匆又匆匆。

        守夜,我是让宝贝也在这里守着的。
        生说,孩儿很久,很久,就坐在奶奶的冰棺旁,不言不语,只是看着安睡的奶奶。
        孩儿不相信,老人已去了。
        他一直感觉,老人应该还是还在。
        前一日,他回来,不是还在老人的床前,与老人面对面,就那么安静地交流了吗?
        那时,奶奶的手臂还是暖暖的,他还用唇,轻轻地,一遍,一遍的轻抚。
        那一晚,他在医院,陪了一晚。
        尽管,他也知道,老人,是真的去了。
        晚上,他去了他三叔家,前夜,他说他要睡去了。却是刚刚入眠,便被叫醒,便坐车,到医院,到殡仪馆。

       
    都说,宝贝有些发烧。我用唇量了一下,感觉还可以。
        一定是宝贝两夜基本没有睡多少觉,折腾的有些疲乏了。
        他很想休息,想睡一觉,但是,二楼休息间,各种声音,还是有些杂乱的。
        吃饭的时候,宝贝吃得也不多。
        我也是有些疲劳的,在休息间浅睡了一些时候。
        最后的这六天,我中间休息两天,两边的两天,一直在。

        2
        宝贝有些蔫,我觉得,是不是奶奶惦念大孙子,才会这样。
        我让生在老人的面前念叨念叨,生说不知道说什么。
        还是我,在冰棺前,看着这一个半月,绝大多数我都陪在身边的老人。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怎么说。
        我只是唠叨着,想走就放心走吧,不必太惦念大孙子,他长大了,可以自食其力了。放心吧。
        晚上,宝贝没有守夜,而是和我回家了,吃了一袋感冒药,再次醒来,人便精神很多。
        她一手拉扯大的大孙子,她怎么会不惦念呢?

        转过天来,三小天,老人,火化,入殓。
        还是从后夜开始,雨,便一直下一直下,应该天亮了,依然不停在下,瓢泼大雨。
        告别大厅,上午,老人的遗体,在正中间。
        我们慢慢走过,最后一次,最后一次,瞻仰遗容,转一周,站定。
        大屏幕上,有老人的照片,回放老人生前的留影。随着悼念词缓缓播放。
       
    女生们,无论年纪大小,泪眼婆娑,也有人泣不成声。
        男生们还是要好一些。多亏,我带着手纸。时不时分发着。
        一生中,我们又会有多少次这样的送别,这样的挥泪?

        之后,回走,临近中午了,雨,开始渐渐停了,太阳,出来了。
        上山的人,都是准备了大靴子。
        山上,雨水导致的道路很泥泞。
        还好,老人被护送上山的时候,雨便开始停了。
        女眷们这个时候是不能上山的,和一些男客,是留在家里的,直接上了饭店。
        上山的,是儿子们,还有一些必须去的人员。
        上山,和她21年前已经入土的丈夫,并骨。
        他们,都走完了他们的一生。

       
    回到自己的家,十多年前的家,一切依旧那么陈旧。
        很多地方都是原来的样子。
        这些年,老人,一直在入住。
        她,也真的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
        而我也正是希望她这么想。
        多少次,我告诉她,你儿子的家,就是你的家,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钱,缺了的时候,就管儿子要,养儿养儿,这都是应该的。

        我们,不管多么执着,终究会在一些年,去改变一些什么,或是我们自己。
        也会偶尔回到某一个原点,回首那段过去的时光。
        有生之年,依稀的一切,回首间,却,并不遥远。
        人生在世,任何任性的肤浅与宣泄,终究临走时,还是一无所有。
        活着,除了有形的躯壳,之后,便是那一捧尘埃重新的落定。
        生命是极其短暂的,只想用自己的方式,让今生无悔。

        也很想对自己说,我们彼此善待过,此心,足矣。

        3
        还是会想起,那个夜晚,11点,她最后一口痰,自己流出,我轻轻擦完。
        她,也便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最后,她喊着快点快点快点,晚上开始,一直喊着。她也一直喊着妈。
        最后的时光,应该是一种煎熬。
        她在这边与那边的隧道间穿行。
        她不喜欢这样的煎熬,她希望妈妈马上带她走。
        最后的最后,当她安静下来,我多么希望,那个时候,她只是睡着。
        是的,她睡着了。然而,睡着了。便,永远地,睡着了,不再醒来。

        生,收拾了家里,老人的遗物。
        她很喜欢穿戴。衣服裤子裙子鞋子,很多。
        手上戴的,脖子上挂的,还有各种围巾。
        当然,很多都是廉价的,她舍不得花很多的钱去买。
        阳台,还有一大箱的抽纸没有用,那是我去年网购的。
        她说过,她舍不得用。一张纸,啥时候擦硬了,才会换新的一张。
        她的穿戴里,偶尔也有些贵的,那些,便是小辈们买的。
        当然,那些穿戴挂的,我不会买,我不懂。对于只会用透明皂洗脸的我,只知道抽纸手纸是有用的。

        生也翻出来很多很多照片。那些,他们小时候的长大后的,这二三四十年的。
        其中不少我带她参加活动的照片,她在各大景区的留影。
        墙上,还有几张我和她的留影。那也是我带着她出行留下的。
        那一年,在呼市我家,我说带她出去玩,忧郁的她怎么都不肯,她什么都有些怀疑,感觉自己年岁大了,被嫌弃了,多余了。
        而我们的无障碍活动中,她发现,与我们那些残障人相比,心脏病高血压年岁又大的她,还是很好的。        回来之后,她便孩子一般地兴奋,又兴奋。不再是那么低沉的情绪。
        很长时间,她情绪高涨地,一遍一遍和儿子唠叨着所见所闻,讲述着自己很短时间的变化。
        后来回到家,也是一遍一遍,和那些一起玩的老人们显示着她的所得。

        那日,还在医院,四媳妇说,她找不到我的电话,便翻看老人的手机去查找。
        联系人里,找到我,老人标注的是荣荣。没有想到,是那么亲昵的标记。
        那一刻,听得我的心,狠狠的暖了一下。老人实际从来没有那样叫过我。
        我与老人的交流,多半是慢一些暖一些的,至于老人,有时候脾气不好,很容易喊。
        其实,不管脾气怎么样的人,心下,必然有其柔软的地方。
        大家的评论,比比皆是的,就是老人的脾气不好。
        即使我也会说上一下,但是,回首中,多少次,都是她用行动善待着我。

        她走了,大家都或多或少留下一些她的什么物件。
        而我,最想的拥有的,便是她的日记本。是的,日记本。
        想当初,一直记日记的我,也被她和很多人藐视过,但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她竟然也开始记日记。
        她的日记,真就是那种小学生日记一样,那种,初期的简单的记事。
        日记里,是她最真实的声音。
        偶尔她也会在静夜回看,觉得比看书看多了,那种滋味,那种自己与自己的对话,只有自己懂。
        而那册薄薄的日记本的扉页上,那一行生涩小字,还是让我怦然心动:这是荣荣送给我的。
        那一行字,我一遍,一遍地看着,看着。

        4
        是的,不管她脾气曾经多么不好,一些时候,她还是很安静很温柔的。
        谁不喜欢温柔呢?她一定是在我这里,得到了一些暖意,才会在众人不自觉的地方,晾晒自己的真心。
        我没有想到她要如何回报我的微笑,只想她开心快乐就好。
        而她的有生之年,与我相识相遇的这临近三十年里,尽管很多时候,她说话的语气会不好,当然,她对很多人说话的语气,都不算太好。更多更多时候,我只会笑笑。
        凡事,笑笑就好。没有啥可以斤斤计较的。
        所谓的斤斤计较,那些尖酸刻薄的话,很多时候,那都是来自于,与朋友间的调侃而已。

        也许,她真的很不温柔。
        年轻的时候,总是被丈夫打,狠狠的打。
        她的手背还有两个疤痕,那便是剪子穿透留下的。
        我也曾看到他们,狠狠地骂战的样子。
        那个时候,我心底,是万分庆幸的,我的父母一直不会这样。
        在我的生命中,我可以狠狠去玩笑,去大喊大叫的闹着玩。但是,我很不想那样的生活。

        是的,总结下来,儿子们也说,她是喜欢骂人的。
        而听闻她年轻的时候,却是经常挨打的。
        被挨打,让人,不禁有些心疼。尽管是在那个时代。
        毕竟,做一回女人,真的很不容易,缺吃短穿的日子,四个儿子,还有老人。
        即使她再不温柔,需要顾家,也不至于也不应该受打。
        偶尔,说道孩子们小时候,她会说,哪个病了,她便会抱着往医院跑,如何担心着去看病。
        她如何弄吃的,让孩子们吃得饱。

        我会静静听着,听着。
        与我,何时都不会去嘲笑她。
        丈夫喝酒抽烟,自己的收入几乎够不上自己的花销。
        而她,需要做怎么全力的挣扎,才会维护这个家的周全。
        这些,等同于,一个来自农村的女子,用自己的心,捧着这一切,孑孓独行。
        尽管,她的家,在别人的眼里,是完整的。
        有着丈夫,有着老人,有着十个儿子。

        二十一年前,那个深秋初冬的时节,那个早上,那个一直吸烟喝酒,喜欢拿她做出气桶的男人,脑出血。当天后夜,人,便走了。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的情绪便很不好。尽管他们相差八岁,尽管她一直是出气筒的存在。
        尤其是儿子们成双成对的回家,她便会深深哀伤,哀伤得不能自已。
        家,再怎么不完整,还是一个家,尽管打打骂骂,却还是有那么一个人在的。
        她痴痴的呐呐自语,哪怕他是瘫了也好,还有一个人在,只要她还在身边。
        也许,关乎于情,总得有诸多唯美读不懂的。
        简单的规劝,她也只会说,你们没有到那个时候,你们自然不懂。
        而她,只不过是一个曾经来自农村的女子,举目无亲,战战栗栗地,在这个小镇,和她的丈夫,拥有了这些孩子们,拥有了,所谓的家。

        5
        她去了。
        二十多年前,那个昏暗低矮的小屋里。
        锅里,她曾经给我温着清汤寡水的吃食。无言,却是爱。足够果腹之饥。
        那个年代,她的家,也只能那样。虽然比起我家差得很多。
        那时候,我还在建筑工地出苦力。起得很早,几乎夜半回家。
        都说婆媳应该远离,我,却是三进宫一般,三次,住在她那里。
        我们完全不同的性子,竟然相处的还可以,这让很多人不解。

        别人的不解,是记住了她人的计较。
        而我,记取的,是她对我的好,也便心下,唯有感恩。
        后来,一无所有的我们,住上了楼房。
        听说住上楼房的人,心,也会跟着变的,我不知道我是否会变。
        来家里洗澡洗衣服的人不少。当然,她也便会来,那段路,她成多次走过。
        多少次,给她洗澡,搓澡。从头到脚。

        结婚,她一直不能给我们什么物资的填充,我没有抱怨。确切地说,不会。
        住楼,我以为我会象很多人很多人说的那样,心性会变,却没有。
        一个人,一生中,生命里所求的,便会一生无法更改。
        也许,很多时候,我做得还不算好。但,却不会让自己的心性有所更坏。
        这些,不是人之本性,而是我骨子里的本性之一。
        毕竟,我的身边,大家更自然会记住那些计较,抱怨不休。

        几年前,年前,她病后出院,坐飞机,来到呼市,我家。
        她的脾气,明显好多了,尽管有时候她还是很想喊。
        那日,她安静,却是底气不足,问,人老了,是不是就没有用了。
        那一刻,心,便随着她的话,酸了一下。
        曾经养育了孩子们,也看护了孙子们,虽然儿子大了,孙子也都长大成人。这是很平常的事儿,这何尝不是很伟大的事儿呢?
        也许有人觉得,我的话,是在捧人,而我知道,我实实在在的内心。
        尤其是她,一个女人,一个母亲。一个底层的平凡女人。

        终有那么一天,我们,正在步入中年的我们,也会到她那个年岁,我们,又该如何自处?
        看到她,看到诸多老人,或是那些残障人,我常常会想,若我是他们,我会怎么去想他们所面临的的问题和境遇。
       国情是,养儿防老。
       我的眼里,儿女与我们在今生相遇,也是缘,和那么多与我们今生相遇的人一样,每一份陪伴,都不会多么的长久。
        她所纠结的,是我此生不会有的。我们的心性,我们的灵魂所探求的,完全不一样。
        尽管世俗中,我们还是有些一样的地方,都是女人,都有儿子。有家。


        6
        一个照顾家的女人的一生,很多时候,会比男人累的多。
        多少日夜,同样需要在外工作的女人,回家,还需要操劳家里的一应事务。
        女人,这其间付出的心血,男人们,有多少可以读得懂?
        不管怎么样,同样作为女人,我,只会心疼她。
        我,基本,一直都是站在女人的角度,读她。
        而世俗人的眼里,只有婆媳位置,婆媳关系。认为我们婆媳相处得,真好。
        而我,不管因为什么原因,爱屋及乌也好,今生,有缘与她,便想着,去用心珍惜她的存在。

        记得,我们结婚没有多久,那次,她对着儿子们喊着,娶了媳妇忘了娘。
        我只默默看着,好像那一切与我无关。
        一个得不到丈夫宠爱的女人,一生的隐忍,一生的赌注,便只有,也只能放在儿子们的身上。
        孩子们,也在她的羽翼下,日渐丰满,并一个一个独立。她自然是高兴的。
        然而,那种困惑茫然,搅扰了她几尽半生的心神,看着儿子们一个个独立,她便心慌,心慌得不得了。
        也许别人会对着她说些什么,而我,只想让她发泄,用她那一刻焦躁不安的心,用她能够使用的所有言语。只要她能够安心。

        也许,都怕失去,失去自己现在已经拥有的一切。
        而我,似乎不怕。我更觉得的,是惜缘。
        那些世俗的事儿,不只是现在,回回头之迹,年轻的我,便少了那些世俗琐事的计较。
        我读她,一花一世界,一人呢?一人,何尝不是整个天地间的,独立的一个世界?
        我与她,与众多人的世界都不相同。
        哪怕,我们如此面对面。
        尽管,我和众人一样,吃喝拉撒睡地,活着。
        活在同一个世俗,同一个空间。

        我们的不同,是心态,更是灵魂深处,极目远眺的极致。
        诸如,是不是被读,是否被读得懂。这些与我,不重要。
        我的生命,已然有些人懂得,我所站的地方,是很多人站不到的。
        辽远,而并不孤独。
        世间的百态与沧桑,那些,都是别人感叹而叹息不已的。
        而我,更喜欢缘分。
        缘来,彼此珍惜,缘去,彼此珍重。

        放手,心,便自由。
        我也有心,但不会,一直捧着世俗的琐事不放。
        我是喜欢快乐的人,便没有多少时候,去哀伤。
        即使现在,回首着几十年的时光,关于她的,那并不遥远的跨越。
        在这边与那边之间的鸿沟,终究我们都要去趟过。
        哪怕只有那种菜根谭里,嚼得菜根香的境遇,那与我,也不会是一种哀愁。

       7
        她说过,自己的东西,自己都准备了,也便急用的时候,儿子们不懂,不知道怎么办。
        我们都知道她的穿戴,应该是都有了的。
        铺盖,是我们办理完一切,安静下来,生倒腾出家里的所有,才发现的。
        是的,她全力给自己准备好了所有。
        去的路上的所需,她都准备好了。
        她所准备的,必然应该给她带走。

        这铺盖,便拿了老三家去。
        这些,是在上山的时候,一起捎给她的。
        那日,我们都要上山的,早上便去。
        庆云说,她倒是梦到老人了。问她在那边可好?
        她说,那边还行还可以。怎么人家就是说,床是人家的而不是她的呢?
        是的,她亲手自己给自己准备的铺盖没有带走。
        那日上山,便随着给他们送钱,也送走了她的铺盖。

        即使她走了,我还是有一点点心结。
        在她病间,我说过,可以带她去看海,她也便真的想去了。
        那个时候,她已经不能走太远的路。也便耽搁下来。
        而她,到了一定的日子,终究走了,不再回来。
        一些话,我能说,便会去做。心口如一的去做。
        她走了,也刚好有朋友的邀请,我便定下行程。

        无论坐着车出发,还是海边,我都会念及她,走了,便再也回不来的她。
        就如当年,我说带着她参与活动一样,也让照相的那几位,多给她拍几张照,也为了让她的回忆,多那么不经意的几个瞬间。
        看着浪涛天的海,看着欢呼的人群。
        看不到她的影子,听不到她的声音。今生,不再有。
        而我,那些日子,多少次,想起她,有如何不是在与她对话,隔着中空,那不为人知的空间,她是否听到我的心声?
       
        都说,走后的多少次悼念,都不及在的时候,哪怕一日的陪伴。
        与她陪伴的日子,那些最后的日子,哪怕最后的最后,我陪到了。
        那之前,我不知道我能够陪到她哪一天,却不想,是最后的最后。
        与她相伴的日子,有多少不眠之夜,不曾记得。
        我是赶在五七之前到家的。
        他们的坟前,我不知道,今生,我还会来到几次。
        五七,我再次随着他们来到山上。
        海,可以让人心潮澎湃尽情欢呼的海,我带着别人去的,如何不是带着她走之前的一份念性呢?
        我觉得,她若泉下有知,自会感知到。

        8
        妈说,今年的年头,便是多雨的。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但是,我知道,自打老人有病,我回东北,老家的雨,便是一天天,或多或少,都在下着。几乎没有一天全晴。
        妈,也用她的梦境,预知老人必然的走。
        别人,用中国的古文化,更准确地预知了她的走。
        外面,时常刮起一股股劲风儿,尘土也便飞扬。
        缈若尘埃的我们,生命不也是如此吗?
        看似生命多么长久,在漫无边际的浩瀚天宇间,不就是尘埃一样的飞扬吗?
        飞着飞着,慢慢飘落,或者一下便坠落了。
        所落之地,便是暂时的归宿。
        再一阵风起,或是飘起,或依旧沉落,那便都是缘。

         她,当真走了。
         这些年住在我们的楼房里,最终在我们面前走了,这就是缘分,此缘尽了,便走了。
        与我近在咫尺的距离。就那么,走了。
        这段日子里所有的苦楚,也便什么都没有了。
        珍惜了,便不悔。每个人,都有走到尽头的一天。
        如何走每一天,如何让每一天都开心一下,再开心一些,这对我来讲,很重要。
        不想预计生命可以走多远,只想把有限的每一天,活出自己的精彩。

        她走后没有几日,那个夜半,月亮圆圆高挂在夜空,似乎一直不曾偷窥人间。
        而我,站在窗前,望月。
        它安静,我也保持着安静,无语,无言。
        没有想着让谁懂得,也不曾苛求谁来懂得。
        随缘,在那些无数的时光里。
        生命,在行走的过程中,更加淡然。

       

        不是无动于衷,一些事,身在其中,经历了,看惯了,便淡了。
        我们,每个人自己的路,终究要自己走。
        不管结果怎么样,都要自己,一步一步,慢慢走。
        这样的过程,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仰或跨越。
        珍爱自己,真爱每一有缘人。

        如她,已走,渐行渐远。
        此生,不会再交集。
        缘走了,便放手;缘来了,便拥抱。
        岁月,在我们眼前,依旧静好。
        每日,依旧,收拾起自己的心情,揣在怀里,捧在手中,行在路上。
        在生命之河里,随心随性,不断,不断,跋涉。

              洁儿, 2019.9.11,14:25;周三,阴天,东风;零上13℃/零上22℃,乌拉特前旗家中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9-20 06:24
  • 签到天数: 125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09-12 13:5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姐姐,你的文字,让我读得痴了。想到了很多很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9-20 00:01
  • 签到天数: 89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9-12 15: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紫玉玲珑 发表于 2019-9-12 13:53
    姐姐,你的文字,让我读得痴了。想到了很多很多。

    即使完全落笔了,还是感觉没有更好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9-21 00:02
  • 签到天数: 570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9-09-12 16: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自己母亲的死,父亲的死,我都在身边。他们弥留的时间都很短,母亲几分钟,父亲几小时,我没有一天天陪伴他们慢慢走向死亡的经验。你详细的深沉的描述深深地震撼了我:人可能最痛苦地活,也可能最痛苦地死,无法选择。敬畏生命敬畏自然,真的不是轻飘飘的一句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9-20 00:01
  • 签到天数: 89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09-14 10: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怡 发表于 2019-9-12 16:20
    想起自己母亲的死,父亲的死,我都在身边。他们弥留的时间都很短,母亲几分钟,父亲几小时,我没有一天天陪 ...

    她走的还可以,没有受很多苦。有更多人,比她受罪得多。最后的这段时间,也一直有人陪着。等到我们的时候,只怕不会有任何一个人陪在身边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QQ|手机版|Archiver|生命之歌公益网 ( 辽ICP备14001418号-1  

    GMT+8, 2019-9-21 02:28 , Processed in 0.17378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生命之歌公益网 Licensed

    © 2005-2014 Song of lif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